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不好!小師妹她有諸界紅包群 > 第57章 男主光環

第57章 男主光環

-

男主歐陽珩自幼父母雙亡,隻能寄人籬下,依靠大伯一家生活。

大伯一家是歐陽家族的嫡支,加之堂兄歐陽旻自幼資質出眾,因此在歐陽家族地位不凡。

但與天之驕子歐陽旻相比,歐陽珩隻是最廢柴的五靈根!

本就被人看不起的他,自從測出資質後便被各種奚落,被同族的某些人打壓。

歐陽珩自然不服氣,雖然成了青雲宗的雜役,卻修行不綴,加上機緣逆天,直接逆襲成混沌靈根,從此修行順風順水。

劇情也非常的狗血,他遇到了各種各樣的美人兒……

然後……小孩子才做選擇,成年人都要!

歐陽珩來者不拒,甚至連反派美女也收,最後還用愛“感化”反派,替其成功洗白。

她的好師姐許夕顏隻是歐陽珩桃花運中算早期的一個……

後麵還有各種各樣的美女!

而更讓江柚抓狂的是,裡麵還提到了一個人,正是他的大師兄孟昱!

小說中,孟昱與歐陽珩因緣際會結識,非常欣賞歐陽珩的真性情,與之成為了鐵兄弟。

他為了歐陽珩可謂是鞍前馬後,“死而後已”。

男主泡妞,他在為救男主奔波。

男主尋寶,他在為男主抵禦仇家。

男主扶搖直上,他卻因男主身陷囹圄,九死一生之際被魔物附體,最後成了似妖似魔的怪物。

喪失理智的他也成為了小說中的終極大反派,最後還要送歐陽珩踏上飛昇的青雲梯,淪為豐滿歐陽珩人設的炮灰。

“……”

江柚看完小說簡介後腦子就嗡嗡直響。

大師兄、三師姐,這麼好的兩個人,竟然是襯托男主的炮灰!

什麼女主角,說得好聽,不就是用來襯托男主魅力大的NPC?

江柚氣得牙癢癢,她啪的一聲把識海裡的書關上,神識回到現實世界裡時,歐陽珩正在給許夕顏介紹台上弟子的比試。

他們所在的比武台乃是築基期弟子的爭鬥場,許夕顏要想看得清楚每一步,並不容易。

歐陽珩這廝就化作瞭解說員,一點一點詳細的講解著每一步。

歐陽珩生得出眾,對待女人又無比耐心,不管是經濟,還是情緒價值都直接拉滿。

加上男主光環,能把這些女人迷得死死的也不奇怪。

可江柚不能允許驕傲的師姐最後淪為與女人爭寵的一朵嬌花。

最起碼,不應該被劇情控製,從而做出違背內心的選擇。

江柚瞪歐陽珩!

她原本以為自己隻需要打臉假千金與江家,擺脫江家的影響,就能過上想要的生活。

現在卻被這小說世界雷得外焦裡嫩。

保不齊天道哪天就會為了這狗逼男主而犧牲她們這些炮灰!

尤其是她這種在文中都不配擁有姓名的炮灰!

不行,她必須得想辦法把男主的主角光環解決掉。

江柚眸光半眯,開始思索起了方法。

然而還冇等她想出對策,煩人精又出現了。

“歐陽師兄!”

江婉寧匆匆趕來就目睹了歐陽珩與許夕顏並肩而立的畫麵,男才女貌登對的模樣,刺激得她心中一痛,當即大喊一聲,小跑著奔了過來。

她甚至都冇看到一旁讓她厭惡至極的江柚。

“喲。”

江柚挑了挑眉,這架勢,就跟“抓姦”似的。

許夕顏和歐陽珩同時回頭,江婉寧已經大步靠近,用身體將許夕顏擠到了一旁。

許夕顏眉頭一蹙,不發一言拉著江柚往一邊走開。

歐陽珩見狀眼神沉了沉,冷硬著臉將江婉寧的手撥開。

在許夕顏麵前,他不想與江婉寧表現得太親近。

對比起主動的江婉寧,他自然是更在意許夕顏的想法。

“歐陽師兄……”

江婉寧頓時委屈的紅了眼,她的擔憂果然冇錯,許夕顏竟然勾引歐陽師兄。

她轉而怒瞪許夕顏。

“瞪什麼瞪?”

江柚可不慣著她,直接擋在了許夕顏身前,對著江婉寧瞪了回去。

這傢夥被美色衝昏了頭,連自己“美好善良”的人設都忘記維持了?

江婉寧這時也終於注意到了江柚,她神色一怔,明顯有瞬間的怔忡之色。

“你怎麼也在這裡?”

她最不想看到的便是江柚,最怕見到的也是江柚。

隻要江柚存在,她就隨時擔心真假千金的真相被外人得知。

尤其在歐陽珩麵前,她更是害怕。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江柚嗤笑,“倒是你,不是灰溜溜的跑了嗎?”

“哦~這是找到了道侶,準備回來見家長了?”

她觀察著許夕顏的神情。

果然,聽到“道侶”二字,許夕顏的神色驀地一沉,看向歐陽珩的眼神瞬間疏離了。

bingo!

這個方法有效!

隻要她不斷的破壞歐陽珩的形象,打破他的光環,師姐肯定能走上不同的路。

“你胡說什麼?”

江婉寧忽的臉色一紅,心中的隱秘心思被戳破,讓她有些侷促。

但同時更多的是竊喜。

“……”

江柚無語望天。

她真的想撬開江婉寧的戀愛腦,看看裡麵乾癟的核桃仁。

大姐,你才14歲啊!14歲!!!!

在後世14歲結婚都是犯法的,更何況在修真界,14歲充其量算個幼童……

“江師妹,你誤會了,我和江師妹隻是朋友。”

歐陽珩急著出來澄清,話是對江柚說的,視線卻一直盯著許夕顏。

許夕顏麵無表情,心中對歐陽珩升起的好感已經歸於沉寂。

但不知為何,她還是忍不住觀察歐陽珩的一舉一動……

自己這是怎麼了?

她默默地攥緊拳頭,將頭扭到了一邊。

江柚見有戲,頓時冷哼一聲。

“歐陽師兄,你們是什麼關係不用告訴我們,但是請你管好她,不要來給我們添堵。”

“恐怕你還不知道,我在問天宗最討厭的人就是江婉寧,我們之間的恩怨你也可以好好打聽一下。”

“哼,師姐我們走!”

江柚一把拉住許夕顏的手,又瞪了江婉寧一眼,才拖著許夕顏離開。

“你——”

江婉寧冇想到江柚竟然把她們的恩怨放到了檯麵上,氣得紅了眼眶。

之前發生的那些事,絕對不可以讓歐陽珩知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