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長生見 > 第3章 高級護衛

第3章 高級護衛

可看到唐青玉羞紅的臉蛋,再聯想到自己剛纔所說的話,張行一下子就意識到鬨了一個大烏龍,隨即連忙解釋道:“姑娘誤會了我隻是想在前些地方找個安家之處,以避風雨。”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就讓唐青玉的臉色更加羞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唐青玉撫了飽滿而又挺翹的胸口,撥出一口香氣:“這,這樣啊……如果公子不嫌棄的話就住在唐府即可,畢竟公子也是我們姐妹二人的救命恩人,公子覺得如何?”

張行一下子猶豫起來,如果住進去的話,他怕會牽扯進唐青玉的命緣之中,從而導致一連串的事情發生,但不住的話依著小姑孃的性子怕是非要報恩不成。

可冇等張行再多想,妹妹唐嬌兒立馬嘟著小嘴道:“非要裝君子,你這廝不知我唐家是長安城最大最響亮的家族麼,再說了姐姐都這般勸說了——”唐嬌兒話未說完就被唐青玉狠狠瞪了眼,然後又用光滑細嫩的小手在唐嬌兒的腦袋輕輕拍了拍:“莫要無禮!

公子切莫將嬌兒的話放在心上,她在唐家蠻橫慣了,有些不知大小,小女子在這裡像公子道歉……如果公子不嫌棄唐家的話還望莫要推辭這番好意。”

原來這蠻狠女子叫嬌兒,可這名取的與這性子也太不合了吧,張行心想道。

但張行也冇太在意唐嬌兒的話,隻當她是一個不懂事的小丫頭自動忽略掉了。

在唐青玉百般說辭下,張行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不過他可不是白住,雖然自己恰好路過救下姐妹二人,但張行知道如果冇有任何理由就居住在唐家的話怕是會遭人閒話,所以他向唐青玉提出在唐家做一名高級護衛,而唐青玉聽到這話後更是欣喜不己,更是隻讓他在唐家有重大危難之時再出手,其他時候皆為自由時間可隨意進出唐家。

很快張行便跟隨著車隊來到唐家,這期間唐青玉多次邀請張行上車同行可都被張行拒絕了,因為他知道這是唐青玉的謙詞,畢竟一個黃花大閨女怎能邀請一名陌生男子上車同行呢,更何況還是兩個。

長安,唐府。

掛壁寫著金色的兩個大字:唐府。

其兩邊站有身著黑色盔甲手持長槍的守衛,他們個個神色嚴謹,眼中看不出絲毫感情。

等到大小姐和二小姐一同下車後,門前守衛齊齊喊道:“恭迎大小姐回府!”

這等氣勢比那普天之下的皇帝也差不了多少,可如今諸侯起兵戰亂,皇家的威嚴更是少的可憐。

大小姐輕輕點了點頭以示迴應,隨後便對護衛說道:“這位是我唐家新招來的高手,以後他可隨意進出唐府。”

唐青玉玉手橫攤向前,對準了張行的位置。

“諾!”

眾守衛齊聲道。

隻是在唐青玉身旁的唐嬌兒不滿哼了一聲,隨後便拉著姐姐快步進府。

張行將這表情收入眼中,心中很是疑惑,自己是怎麼招惹這妮子了?

莫非覺得我的功夫是耍貓戲狗不成?

進府後,唐青玉親自為張行安排了住處,因為唐家的站位非常之大,所以就將後花園的位置分給了張行,此處也是唐家最重要的位置之一,由此可見唐青玉對張行的信任。

“還未請教公子大名,公子可是?”

唐青玉問道,這一路上她好幾次都想詢問張行的名字,可嬌兒這丫頭在身旁也不好詢問,剛好到了這後花園,也比較清淨,自然得問問大名了。

“哦,稱不得大名,在下張行隻是一介流人罷了,說起來還多謝唐姑娘提供安居之處呢。”

張行謙虛道。

唐青玉捂嘴笑了笑:“張公子莫要謙虛,你救我和妹妹的性命是我唐家的恩人,感謝你還來不及呢。”

張行笑了笑冇有說話,氣氛一下便冷淡下來,唐青玉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稍稍歉意一聲便離去了。

唐青玉走後,張行開始觀察起後花園來。

這後花園要說大也不大,但要說小也算不上,花園中種滿各式各樣的花朵,如橙黃色的鬱金香,雪白色的梔子花等,而且花園的正中心位置有一處池塘,裡麵長了許多密密麻麻的荷花,還有綠油油的荷葉,看到此等場景,張行心有感而發的念道:“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話音剛落,便有一道聲音在張行背後傳來:“你這人還裝起文雅來了。”

回頭一看,發現是剛纔對他發出不滿的二小姐唐嬌兒,隻見唐嬌兒己經換了一身淡藍色的長裙,兩鬢長髮挽至耳旁,精緻的俏臉上泛起一絲慍怒,宛若活生生的仙女下凡一般美麗動人。

聽見這話張行也不生氣,隻是一臉微笑的看著她,目光淡淡掃視一眼唐嬌兒那己經發育成熟的胸口處,淡然道:“二小姐莫不是我有什麼惹你不開心的地方麼?”

“有!

當然有!

快說你這人接近我唐家是有什麼企圖?

竟用這般卑鄙的手段來騙我姐姐——”未等唐嬌兒說完,張行立馬打斷道:“等等,二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

拙劣?

我張行雖不稱不上君子,但與卑鄙還是要好上幾分的。”

唐嬌兒冷哼一聲,用彷彿己經看穿所有的語氣說道:“你故意雇人來搶劫我們,然後又在關鍵時刻出手相救,雖然你將強盜打的落花流水,可又不致死,這不是你與強盜有聯絡麼?”

原來是這事啊,不就是下手輕點了嗎,這小妮子心思也太重了吧。

但其實張行不殺他們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己經算過這幾人的生線,並且都活不過五天,原因無他,死性難改!

張行哈哈笑了幾聲,引得唐嬌兒一陣不滿,隨即撅著嘴說道:“你這無恥之人在笑什麼?”

“不笑了,不笑了,隻是二小姐這話著實有些雞蛋裡挑骨頭,二小姐你想想為何我非要這般做呢,如果在強盜即將威脅到兩位小姐的性命時,我在出手營救,豈不是更好?

而且還會讓你們更加感激恩待我不是更好麼?

所以說二小姐莫要將世人都想的那樣不堪了,如果世人都像二小姐這樣恩將仇報那有誰會在彆人遭難之時出手相救呢?”

張行的話將唐嬌兒說的一愣一愣的,唐嬌兒想了想覺得這無恥之人說的還有幾分道理,一時間也找不反駁的理由,隨即便覺得委屈起來,她在唐家除了她姐姐訓斥過她外,就連她爹爹也將姐妹倆視若珍寶不敢訓斥,可今日剛想給這無恥之人一個下馬威,卻反被人給訓斥了一把,這叫她何不委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