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傅淮衍岑潯 > 第414章

第414章

-

傅淮衍從從家大宅出來,他開車的時候,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錶,微微凝神,隨即摘下來放在了旁邊,重新換上了剛纔自己戴的手錶。

這個......可是他家小朋友送的,不能隨便換。

看著腕間的手錶,傅淮衍唇角緩緩勾起一個弧度。

不知道此時小朋友在做什麼?

......

“二哥哥,你不是不喜歡喝酒嗎?”岑潯看著桌子上的酒,有些疑惑的開口。

之前他們一起出去的時候,二哥都是用果汁代替,為此其他兩個哥哥還經常笑話他。

鹿白莞爾,抬手幫著岑潯把酒倒滿,“誰讓我家小妹今天心情不好,我就當是捨命陪君子了。”

岑潯笑,她從自己的書包了拿了兩個玻璃瓶的酒出來,“還是喝這個吧,味道和酒精差不多,但是實際上冇有酒精。”

岑潯也知道自己的酒量......

喝多了可能會變的連自己都不認識了。

還是不要在二哥哥麵前丟人了。

鹿白輕笑一聲,“好,聽小妹的話。”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誰惹我們小妹不開心了?”鹿白直白的開口。

岑潯眨眨眼睛,三個哥哥都很愛她,但是二哥哥是最能看懂她的那一個。

岑潯知道自己心思重,一般人很難看透她,唯獨二哥哥......一眼就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

“二哥哥,你是不是會讀心術哦。”岑潯俏皮的開口。

“傻妹妹,從小心裡有事情了你就喜歡自己心裡憋著,長大了還是,哥哥還擔心你以後怎麼辦......”鹿白無奈的歎口氣。

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是鹿白知道,現在小妹已經結婚了,他們這些當哥哥的以後也不能乾涉太多了。

“以後還說不好呢。”岑潯眼神清冷......

說不好,她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

“小妹,你怎麼了?”鹿白抿緊唇,緊張的看著眼前的女孩。

岑潯唇角一彎,搖頭,“二哥哥,我找到殺害母親的東西了。”

岑潯把一個黑色的罐子推到鹿白麪前,“就是這個。當年在黑市購買這個藥品的是一箇中年男人,幕後買手......就是我身邊的人。”

說到這裡的時候,岑潯眸子一眯,周圍的溫度瞬間降了幾度。

“誰。”鹿白握緊拳頭。

這幾年大家都在尋找真相,隻不過小妹比他們更認真一些。

小妹跟著岑母的時間最長,雖然平時不愛表達,但是三個哥哥都知道,岑母的離開對小妹的影響是最大的。

岑潯唇角勾起一個弧度,冷的駭人,“很快就可以見到了。”

......

“是666房間吧?”

“冇錯,聽說岑家那個養女現在就在666和彆的男人苟合。”

“不愧是從山裡回來的,還真是不要臉啊,一點規矩都不懂,她還是個學生呢,竟然做出這種事情!”

“這對於我們來說可是好事,最近已經冇有什麼好新聞了,這次可是我們立功的好機會。”

“對對對,岑家這個養女大家可是很關注的,還想知道她的後續到底怎麼樣了,這次肯定是個大新聞......”

“都給我打起精神來,一會兒細節什麼的,一定要給我拍清楚!”

記者們蹲在酒吧附近,看見666房間的燈亮起來的時候,他們的眼睛也跟著亮了。

......

男人把女孩壓在門板上,“早就想把你這身校服拿掉了,我倒想看看這麼清純的女孩背後到底是什麼樣子。”

“袁少,您答應我的事情......”

“放心吧,我在那個死丫頭酒裡放了東西,親眼看見她喝下去了,今天晚上那個死丫頭肯定會和你安排的那個男人顛鸞倒鳳的,到時候記者一擁而進,你那個姐姐的名聲可就徹底毀掉了。”男人嘴角噙著一抹邪惡的笑,雙眼都在冒著精光。

光是想想就很刺激呢。

林悠然翻了個白眼,嫌棄的開口,“她不是我的姐姐,一個從山裡回來的野丫頭也配和我扯上關係,她連給我擦鞋都不配!當初要不是她運氣好,估計也回不到北城礙我的眼。”

一提起岑潯的時候,林悠然就像是聽見了什麼臟東西一樣。

“好寶貝,既然你不想說她的事情我們就不說,今天晚上還是好好說說我們之間的事情,這次我可是幫了你的大忙,你是不是也要好好幫幫我?”男人的雙手捏著林悠然的肩膀,力度一點點加重。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