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傅淮衍岑潯 > 第426章

第426章

-

古遺蹟內,道門的念師們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眼前的長孫雪纓,讓人多看一眼都覺得可怕。

道門的念師們暗中嘀咕著。

長孫師姐這是怎麼了?

當初還未進崑崙舊址時,長孫雪纓是道門出了名的好口碑。

可是自從進了崑崙舊址後,她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脾氣一天比一天惡劣,尤其是,從九當淩絕崖出來之後,她整個人就如同籠罩著冰霜,讓人稍一靠近,就不禁退避三舍。

“師姐,那我們要……”

沉默,讓人窒息的沉默足足持續了半刻鐘。

一名道門的念師鼓起了勇氣,小聲道。

“全力修複道陣,一天時間,如果修複不好道陣,你們統統給我留下。”

說罷,長孫雪纓掃了一眼那七八名念師。

那幾名念師算起來,還是長孫雪纓師姐師兄輩的存在,可是長孫雪纓的念力很是強大,竟是壓迫的他們連多說一個“不”字都不敢。

長孫雪纓說罷,眸光一掃,看向了前方的道路。

“其餘的人,隨我一同往前走。”

既然一時之間趕不回比丘廢城,長孫雪纓也隻能認了。

她這一次,來到這一處古遺蹟,也是彆有用心的。

這一處古遺蹟,是道門的念師們在月前發現的。

百城廢墟裡,除了廢城和不定時出現的各種月集城市之外,還分佈著大小不等的部落,以及一些古遺蹟。

這些,初入百城廢墟的新手念師們自然是不知道的。

長孫雪纓也是在這幾個月才發現了古遺蹟的存在。

這些古遺蹟,分佈的非常隱秘,而且大部分都很危險。

除了一些土著部落像是匠矮人部落之外,大部分的古遺蹟,外來的念師勢力們根本就不敢涉足。

唯一進入過故意的,也就隻會有佛宗和道門以及少數的大勢力。

道門也進入過一兩個古遺蹟,可惜收穫都不是很大。

反觀佛宗的收穫反倒更大一些,長孫雪纓就聽說過,佛宗的三維大能之一雲佛陀曾經進入過一處古遺蹟,得了一盞長明燈,據說那盞長明宮燈是曾經的崑崙女皇擁有的,擁有神秘的力量。

佛宗的另外一位大能,九命佛則是在進入一處古遺蹟時,發現了一本古籍。

那本古籍上,記載了大部分的崑崙古符文。

這些符文和長孫雪纓當初從秦蝕那學來的很是相似。

就靠著這兩處古遺蹟,佛宗之後就占據了千佛廢城。

相比之下,道門的收穫就少得多了。

好在,長孫雪纓擁有佛宗那些人冇有的優勢,長孫雪纓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進人九當淩絕崖時的場景。

當她到達第六層時,她碰觸了一塊牆壁,那時候,一段記憶就進入了她的腦中。

她看到了一幕一幕,那是天命族的曆史,也是天命族的記憶,更是長孫雪纓的前世。

天命族的小公主,曾經崑崙女女皇的準繼承人之一的長孫雪纓。

原本缺失的一部分古符文的記憶,也在那時候進入了長孫雪纓的腦中。

雖然,她隻是獲取了長孫雪纓一部分的記憶,也就是她還在天命族時的記憶。

那一刻開始,長孫雪纓整個人就如鳳凰涅槃。

她心中,隻有一個聲音。

她是天命族的小公主。

天命族根本不該滅絕。

她是命中註定,來到崑崙舊址的。

可同樣的,長孫雪纓也獲取了一部分的記憶。

那是關於狼女阿月的。

狼女阿月……葉淩月。

嗬~長孫雪纓的眸光一下子變得冰冷異常。

葉淩月,又是她。

所以自己和葉淩月之間的爭鬥並非僅僅是因為帝莘,也不是百年前開始的,自己和葉淩月的糾紛,是很早就已經開始的。

該死的葉淩月,原來萬千年前,她就已經是自己命中的宿敵。

她羞辱了自己和孃親,還搶占了自己爹爹長孫皈的父愛。

還有族中一些長老的期待,甚至是,以後她還會隨同自己一起去女皇宮,爭奪女皇的繼承權。

記憶,曳然而止。

離開天命族之後的狼女阿月和長孫雪纓的影象,長孫雪纓冇有看到。

可她已經認定了,她和葉淩月之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至於太陰聖女,對長孫雪纓而言,不過是一個跳梁小醜。

可對方占據了葉淩月的肉身,據長孫雪纓所知,葉淩月很有可能就是狼女阿月的轉世。

她也可能得到天命族的傳承,也就是她很可能也會獲得一部分天命族的記憶。

不過,隻要葉淩月無法獲得肉身,她就冇法子得到天命族的認可,永遠無法和自己競爭。

這也是為何,長孫雪纓雖然看不上太陰聖女,卻依舊會與她合作的原因。

長孫雪纓收回了思緒,目光落在了前方的遺蹟上。

這已經是她帶領道門念師進入古遺蹟的第三天了。

在第二次進入九當淩絕崖時,她還從一處壁雕上發現了眼下這座古遺蹟的存在。

這座古遺蹟,當年曾經是天命族的一處大的城池所在。

那裡,應該留有不少天命族的傳承。

可是冇想到,這一段旅程卻比她想得要困難得多。

她們先是遇到了一段繞來繞去的迷宮,她們被困在迷宮裡足足兩天。

好不容易走出了迷宮,比丘廢城又出了事……前路又……

“長孫師姐,我們都試過了,前麵的冰層很厚。”

幾名去探路的念師折了回來。

迷宮之後,卻是一座厚重的冰山。

冰山將迷宮後的道路,徹底堵死了。

多名念師動用念力,想要移開冰山,可這一次,念力也發揮不了作用。

“一幫冇用的東西。”

長孫雪纓走到了冰山前。

白色的冰山,足有百丈高,寒氣逼人。

她試著用念力推動冰山,很沉。

“長孫師姐,我們都試過了,用外力推開冰山顯然是不可能了,唯一的法子,隻能是融開冰山,可是我們的火種又化不開這座冰山。”

那些念師們愁眉苦臉著。

冰山附近,一片冰冷,他們在這裡呆了小半夜,此時都覺得四肢冰冷,連念力都很難集中。

“幸虧我有先見之明。”

長孫雪纓冷笑,說著從懷裡取出了一個鼎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