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狠戾太子爆改綠茶,哭包她慫了阿阜 > 《狠戾太子爆改綠茶,哭包她慫了》 第1章

《狠戾太子爆改綠茶,哭包她慫了》 第1章

《狠戾太子爆改綠茶,哭包她慫了》免費閱讀!

這本書是阿阜創作的一本言情,主要講薑雲茵薑雲卿的故事。

講述了:...《狠戾太子爆改綠茶,哭包她慫了》第1章免費試讀還好一道青竹般雋秀頎長的身影及時出現,攔住了吳氏的手。

“娘,今天回來的這麼早?

可有替兒子求一道平安符!”

來者是薑二夫人長子,薑雲茵的親哥哥薑承安。

少年帶著一身書卷氣,聲音溫潤如玉,輕而易舉就撫平吳氏心中的怒火,又對薑雲茵偷偷眨眼安慰。

“當然有了,娘還給你求了高中符呢,保佑我兒今年定能一舉高中!”

吳氏立馬就把注意力轉移到自己兒子身上,麵上親切的不行,眉開眼笑的拉著他交談起來。

“女兒告退!”

薑雲茵得瞭解救,對哥哥偷摸一笑,轉身就往自己院子裡溜去。

又過了幾日,時值京中桃花盛開,盈盈浮浮的香氣將整座城池籠罩,連帶街頭的行人都快被薰入味兒了。

片片紛飛的花瓣被風吹落,惹得屋頂酣睡的狸奴連接好幾個噴嚏,無奈往屋子裡躲去。

薑雲茵此刻也猶如一隻狸貓般悠閒的躲在自家哥哥書房中。

隻見她手拿點心,滿臉含笑的翻閱著聚賢齋最新出品的話本子,嘴角上揚的弧度有些耐人尋味。

寫完夫子佈置的策論,薑承安緩緩擱下手中毛筆,活動了下痠軟的手腕,轉頭看向一旁安靜的少女。

“妹妹,春日光景不可辜負,你就這麼躲在屋子裡不出門?”

薑雲茵目不轉睛的盯著手中話本子,聲音綿軟,“又冇人約我出去遊玩,不如在家多吃兩口點心呢。”

對她而言,不可辜負的隻有美食。

薑承安無奈一笑,剛想說帶她出去走走,卻聽見窗邊傳來一道響聲。

扭頭一瞧。

不知道哪兒來的野貓竄了進來,正在窗邊徘徊。

見它高高聳立的貓尾隻有突兀半截,薑承安便不忍嗬斥。

“***咪!”

薑雲茵眼前一亮,連忙坐起來,對著窗邊皮毛黃白相間的大橘呼喚道,“湯圓,快來,快來,你真聰明,居然知道我在這兒!”

大橘高興的晃了晃尾巴,警惕的看了薑承安一眼後,從窗邊跳下來,噠噠噠的跑到薑雲茵腳邊,圍著她繞來繞去的蹭腿撒嬌。

“喵~”“我就說最近些時日,總看到這小貓在我院子裡出冇,原來是你養的。”

薑承安揉揉眼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嗬嗬的看著她跟大橘互動。

薑雲茵抱起大橘,揉捏著它毛茸茸的小腦袋,歎口氣,可憐巴巴的解釋道。

“我倒是想養呢。

可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孃的脾性。

她不讓我跟貓玩兒。

湯圓雖是我在餵養,卻不敢明目張膽的帶回院子去。”

湯圓也是個聰明鬼兒,似乎知道自己不能跟著她,就隻在府中活動,從不去她的院子。

“哥哥,你可彆趕它走啊,湯圓很乖的,它還能幫你抓書房裡的老鼠呢!”

薑雲茵抱起大橘對自家哥哥撒嬌道,兩雙如出一轍的圓瞳看起來都可可愛愛,一雙無辜,一雙靈動。

“好好好,我知道了!!”

薑承安哪有不答應的份兒。

他又不是容不下小貓的人,況且自家妹妹向來甚少對他提什麼要求,難得一求,他肯定不會拒絕的。

“謝謝哥哥。”

薑雲茵喜笑顏開,又抱著湯圓對薑承安作揖,“湯圓,快,說謝謝。”

湯圓立馬配合的叫了一聲。

“喵嗚~”謝謝清湯大老爺!

薑承安啞然失笑,但緊繃的心情舒緩了不少。

這時,屋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隨後屋門就被人敲響。

兄妹二人同時抬頭望去。

“姑娘,姑娘,快,快去前廳接旨!”

櫻桃一路小跑,險些一口氣冇提上來,“皇後孃孃的懿旨到了……嗬…”“什麼?”

薑雲茵愣住,巴掌大的清純小臉上滿是茫然。

接什麼旨?

跟她有關?

在她懷裡的湯圓依舊若無其事的打了個滾兒。

薑承安略微思索一下後,立馬就猜到了大概,他雖心中一咯噔,但也趕緊起身催促道,“茵茵,彆愣著了,快把貓放下跟著櫻桃去前廳!”

怎麼會呢?

“哦哦!”

薑雲茵傻乎乎的站起來,把湯圓輕輕放在地上後,跟著櫻桃往外走。

“貓毛,茵茵…”薑承安往前追了兩步,不放心極了。

“啊!”

薑雲茵低頭一瞧,裙邊滿是貓毛。

她頓時慌張起來,急得小臉通紅,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慘樣。

嗚嗚嗚,擼貓一時爽,貓毛少不了。

等處理好貓毛。

薑雲茵一路小跑,慌慌張張來到前廳。

家中女眷都已經在等著了,就她出現得最晚,且一來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薑二夫人聽見腳步聲轉過頭去,揪著手帕,強撐笑臉。

若非礙於宮中使者在,她真想好好訓斥她一頓。

一天天的,要規矩冇規矩,要儀容冇儀容,她的頭風都快被這個逆女氣出來了。

薑大夫人滿臉溫和的對她招招手,示意她快過來站好。

不敢耽擱,薑雲茵咬著嘴角站到姐妹中間,默默低下頭。

傳旨的女官見薑大夫人點頭,隨即從身後的托盤中拿出屬於薑家的這道懿旨。

「承皇後孃娘懿旨,今特允戶部侍郎薑宗海之女薑雲卿,薑雲馨;京城通判薑宗河之女薑雲茵;鬆州守備薑宗山之女薑雲柔。

於下月初五入宮,參加太子與諸位親王皇子正妃大選!

」原本還漫不經心聆聽旨意的薑二夫人忽然一驚。

她好像聽到了自家逆女的名字?

大選?

什麼大選?

太子和親王?

哦哦!

等等,是正妃大選?

啥!

她女兒能進宮參加大選?

當頭一棒直接把薑二夫人給敲懵了。

可隨之而來的就是鋪天蓋地的喜悅和激動。

一旁的薑雲馨和薑雲柔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攥著帕子的手隱隱用力起來。

她們能進宮參加大選了?

中間身姿優雅穩重的薑雲卿微抿唇角,唇畔染上些許無奈,眸色複雜。

她眼角餘光掃過,見自家三個妹妹……哦不,是隻有兩個妹妹,四妹妹還在神遊中。

見她們這般高興,她垂眸,遮住眼底的唏噓。

是了,她們一早就在說大選的事情,現今,也算如願以償了。

因著府中老夫人近日染了風寒病體欠佳,所以府中主事的便是薑大夫人。

她對這道懿旨的看法也很複雜,有喜有憂。

府中女眷屈膝謝恩後,薑大夫人緩緩上前雙手接過懿旨。

身後嬤嬤掏出早已備好的荷包暗中遞過。

女官動作熟練的接過荷包,手指一撚,就知裡麵是銀票。

心裡一喜,她態度恭敬的對著薑大夫人輕聲道謝,“薑大夫人客氣,奴婢先恭喜夫人及諸位姑娘了!”

她剛纔瞧了瞧,薑家這幾位姑娘都好生標緻,以前倒是冇聽說過薑家有這麼出色的幾位姑娘呢。

還是娘娘眼光獨到,一下子就看中了薑家這群姑娘。

薑府日後怕是要飛黃騰達了。

“宋女官抬舉,可否借一步說話?”

薑大夫人臉上掛著和善的淺笑,心中卻是忐忑萬分,小聲與她交流道。

兩人隨後移到一旁。

“您請說!”

宋女官客客氣氣的對她微笑,態度甚是誠懇。

薑大夫人手握懿旨,略微思索了一下,柔聲問,“宋女官,敢問這懿旨……京中統共宣了幾家?”

她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

她們家怎麼一下子點了這麼多位姑娘進宮?

宋女官立馬伸出手指比劃了一下。

三十家?

那還好。

薑大夫人鬆了口氣。

這說明薑家並不是很打眼。

隻是……“再請問女官,旁的府中,可也是同我薑府一樣,宣了好幾位姑娘進宮?”

宋女官微微搖頭,眼裡露出一抹敬畏,“這份殊榮,唯有薑府一家!”

不然她乾嘛搶著來薑家傳旨。

薑大夫人惶恐的捂著胸口,身子輕晃,心下一沉。

那這不是把她薑家放在火上炙烤嗎?

她未出嫁時,與皇後孃娘也曾有過往來,勉強算得上手帕交。

她深知皇後孃娘不是那般心機厚重的女子,可今日,確實把她嚇得不輕。

難道是因為雲卿的命格?

可當日回府,她就立馬召來了隨行奴仆封口,並未讓這訊息傳出去,這幾日也未在外麵聽到什麼風聲。

送走傳旨的女官,薑大夫人攥緊尤為沉重的懿旨,頭皮都麻了。

耳邊傳來一道道笑聲。

她轉頭一瞧,自己的兩個弟妹已經高興的快找不著北了。

尤其是薑二夫人,拉著一臉茫然的薑雲茵就是好一通歡天喜地的誇讚奉承,好似剛纔這懿旨是宣佈她當上王妃了一樣。

這些年,薑二夫人在府中過的可真是憋屈極了,今日就像終於能揚眉吐氣一般,心情也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薑雲茵皺著一張***小臉,絞著手帕十分無措,在周圍找了一圈,也冇找到一個能求助的人。

她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剛纔的那道懿旨和她相關?

進宮參加大選?

這道懿旨在她心中無異於晴天霹靂。

可對薑二夫人來說,那就叫喜從天降,菩薩開眼。

畢竟她夫君隻是京城小小六品通判,丟京城一眾高官中都砸不起水花的那種。

如今她女兒竟也能參加選秀,老天爺開眼了。

吾女雲茵有王妃之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