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薑理薑念葉叉叉 > 《穿成惡毒女配,我靠嘴炮懟垮了三個豪門》 第3章

《穿成惡毒女配,我靠嘴炮懟垮了三個豪門》 第3章

《穿成惡毒女配,我靠嘴炮懟垮了三個豪門》免費閱讀!

這本書是葉叉叉創作的一本言情,主要講薑理薑唸的故事。

講述了:...《穿成惡毒女配,我靠嘴炮懟垮了三個豪門》第3章免費試讀此時搬到了明麵上,薑念是無論如何都留不下來的。

再加上薑理之前的話,她在薑家的東西,也冇辦法帶走。

謝征不想看著薑念留下來受欺負。

帶著人往外走。

“這些東西不要就不要,我會為你補全的。”

薑念被帶著往外走。

走了幾步回頭。

看著眾人。

“保重!”

薑理很有禮貌的揮手,“戶籍彆忘記處理一下。”

**等兩人離開。

薑家掌權人薑銘鋒,麵色嚴肅的看向薑理。

“真是胡鬨。”

多年上位者的氣場,讓他此時顯得很是威嚴。

縱然浪蕩如薑昭,也是很怕這位父親的。

此時難免變作鵪鶉的模樣,不敢開口說話。

薑理卻不在乎。

“哪裡胡鬨?”

她微微歪頭,笑容帶著俏皮,“是她主動提出要離開的。”

薑銘鋒哼了一聲,“這種事,本就不該你開口。”

是啊,不該她開口的。

“我不開口,你們誰捨得讓她離開?”

薑理笑的有些嘲諷,“薑家財力雄厚,多養一個人是冇問題,可她留下,礙我眼了,就必須走。”

“氣不過?”

很明顯,她故意的。

“身份已經挑明瞭,氣不過也不能留,不然薑家會被趙家纏上的。”

“她的身份是女明星,要臉麵,將來註定要贍養趙家夫婦。”

“她的父母或許會有點道德,可是那個弟弟,早晚是個禍害。”

“有些不確定因素,需要提早提防,彆最後惹來一身騷。”

“薑家發展到今日的體量,口碑有多重要,不用我多嘴。”

薑銘鋒不懂嗎?

不見得吧。

無非就是心裡捨不得薑念,人走了,心中煩悶便想著在薑理身上找點平衡。

她纔不慣著呢。

“咱們就正常相處,我在你們麵前能這麼說話,自然有我的底氣。”

“不是仗著這層血緣關係,誰在乎這些有的冇的。”

薑銘鋒和薑淮斂眉沉思。

倒是薑昭,笑吟吟的道:“帶你出去玩?”

這個妹妹,真是有趣。

他突然覺得有些喜歡。

哦,就是正常的哥哥對妹妹的那種喜歡,絕對冇有歪一點。

“玩可以,有些事需要先處理一下。”

她看向唐雯,道:“薑念是當紅女明星,她的衣服首飾之類的,直接賣掉,拿到的錢都捐出去。”

薑淮聞言,徹底的忍不住了。

他聲音帶著怒意,“你到底想做什麼?”

“……”薑理見狀,看向他的眼神,好似在看一個智障。

這真的是薑家的繼承人?

薑淮如何看不懂,此時不免有些羞惱,“你這是什麼眼神?”

他何時被人用這種眼神羞辱過。

“哎——”薑理微微歎息,“我都說了,她是當紅女明星,隻要在公開場合隨便說兩句,就有可能損害到薑家的形象和利益。”

“人走了,東西留了下來,不處理你們要留著睹物思人?

那也要看人家給不給你們這個機會。”

“及時止損,這個道理還用我教?”

書中的豪門,就這就這?

太讓人失望了吧。

薑銘鋒冇說話,薑淮卻有些坐不住。

“念念和我們生活了二十年,她是什麼樣的人,我們比你更清楚。”

意思很明顯,他相信薑念不是那種人。

“……”薑理表示不想搭理這個笨蛋。

看向薑銘鋒道:“您選的這繼承人,有點感情用事,我建議換個人吧。”

她冇有開玩笑。

原著中,就因為薑念和顧尋結婚,他就心如死灰的自我了斷。

這已經不僅僅是普通的戀愛腦了。

“公司的員工都是用愛發電,不需要支付薪水的嗎?”

“身為家族企業繼承人,目光隻能看到眼前的一畝三分地?

長遠點啊大哥,你這樣我很難辦啊。”

薑昭在一邊,默默地衝著她豎起大拇指。

這個剛回來的妹妹,不是一般的囂張啊。

最奇怪的是,父母居然忍得住?

正想著把這個妹妹帶走,以免徹底把老頭的怒火給點著了。

薑理那邊卻接到了電話。

看了一眼來電人,薑理接通電話。

那邊頓時傳來一陣殺豬般的慘叫聲。

“姐,救命救命,有人來咱這裡鬨事兒,姐,啊……”她用的手機,不開外放,聲音也有些大。

唐雯就在旁邊,聽得更加清楚。

那邊聲音嘈雜,一聽就不是什麼正經地方。

擰眉道:“理理,這是什麼情況?”

薑理也不怎麼清楚。

她壓壓手,道:“現在可是大白天,誰青天白日的逛酒吧。”

另一邊的高宇都快哭出鼻涕泡了。

哭聲可謂震天響。

“姐呀,我的親姐,您快來吧,咱的店都被砸毀了一半了,您再不來,咱的店就被人給趟平了。”

聽到這麼嚴重,薑理是坐不住了。

小盪漾酒吧可是她現在的主要收入來源。

掃視眾人一圈,道:“我出去一趟,不意外下半夜才能回來,晚飯不用等我。”

薑銘鋒自然也聽到了,滿心的不讚同。

張開嘴剛要說什麼,卻見薑昭站起身。

“我陪你。”

薑理靜靜的看了他幾秒鐘,點頭,“走吧。”

客廳裡剩下三人。

唐雯的臉色始終有些憂慮。

她不知道把親生女兒找回來對不對。

這孩子說話是半分都不客氣,絲毫不懂得委婉以及迂迴。

念念那孩子算是徹底被她給得罪了。

日後,能否再登薑家的門都不好說。

薑銘鋒始終那副嚴肅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真實的想法,隻有他自己清楚。

至於薑淮,是真的後悔了。

冇想到薑理居然是個這麼有心計的人。

回來之前,表現的一副乖巧謹慎地模樣。

這纔剛踏入薑家,頓時原形畢露,絲毫不偽裝一下。

再想不認這個妹妹也晚了,謝征已經知道,就代表整個南城的上流圈子,都知曉了。

謝征本不是個多嘴多舌的人,奈何剛纔已經被薑理挑起了怒火。

以謝征的性子,不會和薑家鬨翻,卻終究不會嚥下這口氣。

薑家真千金的名聲,很快就會傳開。

真不知道是福是禍。

他語氣冷硬道:“大概率是個禍害。”

說罷,起身和父母說了聲,去了公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