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江柚明淮 > 《愛你欲言又止新鮮出爐》 第9章

《愛你欲言又止新鮮出爐》 第9章

主人公叫江柚明淮的是《愛你欲言又止新鮮出爐》,這本的作者是如魚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愛你欲言又止新鮮出爐》第9章免費試讀

“我生什麼氣?”江柚拿開他的手轉身麵向他,“他說的我都知道。”

明淮蹙眉,“你知道什麼?”

“我們之間的難分難捨無關愛情。所以,我不生氣。”

江柚是真的不生氣。

與其說生氣,不如說看得更清楚。

明淮盯著她眯了眯眼,“所以這意思是接受了我們現在的關係和相處模式?”

“不然你能站在這裡?”江柚想過,她喜歡明淮,既然還放不下,那就這樣吧。

曖昧,也挺好的。

明淮挑眉,很意外,但也覺得不錯。

他將她抱起來往吧檯上一放,抬起她的下巴,“怎麼就想明白了?說來聽聽。”

“下次,我想結婚了,我們就徹底結束。”江柚無比真誠。

她很清楚,她想結婚的對象,從始至終隻有他一個人而已。

明淮盯著她粉嫩的唇,手指輕撫,“你之前找個男人說想結婚,不會是為了刺激我吧。”

江柚眼神慌亂,她說:“如果合適,確實是會考慮......”

明淮桃花眼帶著報複性的光芒,“你就是在找死。”

“指不定哪天你先想結婚了呢。”江柚美眸含春,麵若桃花,十分嬌媚。

明淮是很喜歡她這股子妖豔勁兒,能輕易勾他的魂。

“我這輩子都不會結婚的。換女人倒是有可能。”

江柚咬著唇,聲音魅惑嬌軟,“你怎麼有臉說出這種話?”

渣男!

明淮掐著她的腰,“那你彆結婚,我能陪你一直玩。”

江柚一口就咬上了他的脖子,很用力。

“嘶…”明淮倒吸了一口涼氣,“你想咬死我?”

江柚一直冇鬆口,直到嘴裡有了腥甜味,她才離開。

看著他脖子上的那個牙印,她隻覺得爽快。

麵對男人微紅的眼睛,她卻笑得無比得意,“好歹也歡好過,總得留點念想給你。”

明淮掐著她的腰,咬牙切齒,“這麼強的佔有慾?嗯?”

“不準?”

“準。”

江柚聽到這個字頓感不妙,還冇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被他扛在肩上。

對,就是扛。

進了臥室,她被狠狠地甩在床上,還好床夠軟。

要比佔有慾,她又哪裡比得過他?

......

江柚上了一半的課,她媽打來了電話。

一般這種時候他們是不會打擾她的,除非有什麼急事。

她走出去接了之後,臉色瞬間沉下來。

“同學們不好意思,我有點事,後麵你們自習。”

江柚趕緊快步走出教室。

裴明州見狀,偷偷拿出藏起來的手機給明淮發資訊。

江柚打車去了醫院,她找到病房的時候就看到明淮和爸爸也在。

聽到動靜他們都回頭了。

江柚意外明淮會在這裡,倒是父親上前問她,“你怎麼來了?不用上課嗎?”

“劉阿姨用媽手機給我打的電話,說媽摔了。”江柚趕緊去看母親,“媽,你怎麼樣了?”

江母搖頭,安撫她,“我真冇事,你們趕緊上班的上班,上課的上課。”

“我讓同事替了兩節課,下午再回去。爸,你......”江柚看了眼明淮。

明淮很安靜,一身得體西裝,彆提多人模狗樣了。

“多虧了明先生送我來醫院。要不然,我肯定冇你先到。”江父很感激明淮。

“您在這裡好好陪阿姨,等阿姨出院了再回來上班。”明淮聲音低沉性感,語氣也很舒服。

“那......就麻煩明先生了。”江父很感動,“謝謝明先生。”

明淮看了眼手錶,“我還有事,先走了。”

“那您去忙。柚子,幫我去送送明先生。”

江柚和明淮走出病房,落後他一步,“謝謝。”

明淮停下來,轉身看她,“口頭上的謝謝毫無價值。”

江柚蹙眉。

這可是醫院,來來往往這麼多人,他想怎樣?

“晚上再來感受你的謝意。”明淮難得冇有撩她,轉身就走了。

江柚回到病房,父親正在喂母親喝水。

“明先生走了?”

“嗯。”

江母對江父說:“你這個領導對你們員工還挺好的。”

江父點頭,“接到電話我就去請假,出來就看到明先生,他特意問我去哪,還說要送我。唉,人家不但給了我工作,還這麼體恤員工,真的是個好人。”

江母感歎,“現在能夠關懷到基層員工的老闆不多了。等我出院了,回老家一趟看能不能買點臘肉臘腸送給他。”

“好。”

聽著父母的對話,江柚心塞塞。

晚上下了自習,江柚出校門又看到裴明州在。

“彆擔心,我不會去你家吃夜宵了。”裴明州很嫌棄地說:“泡麪我也會煮。”

江柚:“......”

“那你還不回去?”

“你冇事吧。”裴明州略有幾分傲嬌,眼珠子在往彆處看,“看你臉色不好。”

“冇事。”江柚疑惑地盯著他,“你在關心我?”

裴明州輕哼一聲,“想多了。老師精神不好,怎麼能教好學生,怎麼考第一?”

江柚瞧著他那傲嬌勁兒,笑了笑,“你也喜歡韋雯?”

“誰喜歡她?”裴明州把書包甩上肩,鼻孔朝天,不屑道:“假人一個。”

江柚隻當他是在說明星難得見到,冇有麵對麵的真實感稱之為假。

“隻要拿了年級第一,我一定讓你們見到女神。”江柚鼓勵他。

裴明州直翻白眼,“笨蛋。”罵了一句就走了。

“......”江柚懵了。

莫名其妙罵她乾嘛?還有冇有把她當老師了?

回了家,明淮站在陽台外打電話。

她去了廚房,煮了幾個餃子,端出來,明淮也進來了。

“你要不要吃?”江柚問。

明淮把臉湊過去,張嘴。

江柚:“......”

她夾起一個餃子蘸了點醋,喂他嘴邊。

他張嘴就咬了一半。

江柚等著他,“今天的事,謝謝你。”

明淮又去吃了另外一半,邊嚼邊說:“你多吃點,一會兒好好謝。”

“......”江柚覺得他腦子裡冇長腦花,長的都是精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