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戀愛腦副本綁定事業批宿主後 > 第1章 她從樓上跳了下來

第1章 她從樓上跳了下來

-

她從地上狼狽爬起來時,恰巧江言澈的車從彆墅區的林蔭道駛過。

”停車!倒回去。”

清寂的夜色裡,聲音帶著雨後的薄涼微風,格外冷。

房車的車燈閃爍,司機踩了刹車,卻冇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跟助理愣怔地對望一眼。

深冬,接近午夜一點鐘,城市半山坡的彆墅區外圍,夜燈下披頭散髮依靠著樹乾,勉強站立的女子,滿身傷痕。

不是女鬼,也是位攤上事的、巨大麻煩……

房車裡,娛樂圈一向以潔身自好為座右銘,八卦絕緣體的影帝,突然轉性了?!

坐在他身側的小助理,下意識的搖了搖頭,以為自己冇睡醒。

好半晌,車冇個動靜。

“倒回去,接人上車。”

於是,江言澈命令的語氣,又說了一遍。

意識到他家影帝是認真的,助理小於為難地蹙眉。壓著嗓子,試探性地勸慰:

”大大……咱們冇撞到人,那地上躺著的,我剛剛瞧見了,她是從樓上掉下來的……”

”退——回——去——”

第三次了。

耐心耗儘,語氣已經不甚好。臉色倦意微醺,眉心蹙緊。

倒車鏡裡,後方不遠處,花希鈺自冰冷潮濕的馬路上,緩慢地爬起。

前一刻,自己還拿著滿貫的積分,手捧影後獎項出了晚宴的門,給該位麵的天選女主好好添了一回堵;火上澆油順便撩了一下白月光男主……

春風得意,正準備迎接係統給她安排的意外死亡,怎麼撞個車,就給撞得從三層樓上摔下來了?!

摔得懵圈了的花希鈺,隻覺得全部神經都充斥著瀕臨死亡的痛苦,絕望流竄過四肢百骸。

骨頭似要散了架子一般,下腹與胸側肋骨處,疼得連呼吸都困難。

身體當中承載著巨大的傷痛情緒,持續性地摧殘著她的神經。

憤怒、悲傷、抑鬱、怯懦,以及自我否定到,想要輕生的絕望……自殺?

等等……花希鈺,這是她自己的、原身記憶。

現在是個什麼狀況,她這是重生了?!

經曆了多個穿越位麵,突然跳回到自己的身體,竟然有些許不適應。

努力回憶著,自己脫離原身,踏入旅程,不停被綁定係統,經曆不同的角色人生。

太多位麵的記憶此刻繳在起,反而原身一片虛無,似蒙上了一層紗,看不清。

頭疼欲裂,要炸開了一般,她是怎麼死的……

隱約記得自己一直被渣男友雪藏封殺了三年。最後因為輸了一場商戰,協議婚姻,將她送給死對頭江氏集團的掌權人;助力兩家集團開發新項目。

她反抗無效,在婚禮路上,超速駕駛,墜崖身亡。

所以,她重生回到了被雪藏封殺的三年前:與渣男吵架,被暴力毆打後,自己跳陽台逃生。

默默歎了口氣。

穿回來也不挑個好一點的時間節點,好歹她現在也算是穿越管理所的高積分“玩家”。

睜開眼,就把身體搞得這麼慘烈,冇必要這麼整她吧!

而且,管理所這麼好心,讓她有機會重生?

不好的預感爬上眉梢:這太反常了。

花希鈺凝了凝神,下意識地召喚場外幫助:「係統,出來解釋一下,怎麼回事?」

係統:「宿主晚上好呀!001很高興再次為您服務。」

奶聲奶氣的男娃娃音在腦海裡響起,聲音陌生又有些熟悉。

花希鈺:「初始001,你不是派發萌新任務的麼?」

扶著樹乾喘口氣的功夫,神情意外地怔愣了一下。

係統001:「嗚嗚嗚……宿主你總共跨越了299個位麵,綁定過17個係統……」

「其中最高記錄與係統034號黑蓮花反派綁定了91次,與係統866號綠茶炮灰女配綁定了56次……終於迴歸本體。」

嗬!彆人穿越位麵都是男女主角氣運昇天,到她手裡反派炮灰的任務占據了80以上;這運氣是有多差,它怎麼好意思拿來跟她炫耀。

花希鈺:「所以,你們良心發現,將我送回來,重新書寫人生?」

係統001:「呃……是也不是。」

花希鈺眯起眼:「好好說話。彆跟我玩狼人殺,讓我猜答案。」

係統001打起精神:「恭喜宿主差最後1分,即可修滿分數。穿越管理局為了表彰您的努力,提前讓您迴歸,開不開心?」

身體破破爛爛,瘦得皮包骨頭,精神極度抑鬱,原身的記憶係統也是亂七八糟……

麻蛋!這是什麼抽中頭彩的獎勵。

如此狼狽不堪,好意思問她開心與否?!她可真會謝!

伴隨穿越衝擊,震盪造成的暈眩耳鳴,一時間反應遲緩,四肢發軟,雙腿打顫,勉強倚靠著背後的主乾支撐站立。

還想問個明白,眼前卻被明晃晃地倒車燈,刺痛了眼。

黑夜中驟然的光亮,帶來視野的盲區。畫麵有些熟悉,但她卻想不起來……

太亮了!

佈滿了碎玻璃的手臂泛著透明的白,勉強遮住晃眼的車燈。

半分鐘前,從自己身旁毫不留情地駛過去的黑色房車,慢悠悠地倒了回來。

小心翼翼地停靠在了她身側位置,靜止不動。

雙方陷入詭異地僵持。

依照以往經驗,身體與記憶融合,一般需要持續幾分鐘的時間,過程難免有些許的不適,花希鈺暫且按兵不動。

另外,這身體的創傷實在是太重了……

彆說邁步,此刻連呼吸都需要放緩,疼得根本不想動彈。

當年有這麼難受麼……她冇太大印象了。

此刻要不是倚靠背後樹乾支撐,她壓根站不住。

雙腿顫抖著,血液流失,身體失溫的同時,傷口針紮似的痛。

而她這副在深冬午夜,穿著極薄的白色紗裙,滿身汙漬,靠著樹站立不動的模樣,對車上的人來說,可解讀地意味就不同了……

方纔車速快,冇看清。

此刻停在近前,車燈打照在慘白消瘦的瓜子臉上,幾乎透明。身影單薄如秋葉蕭索,風一吹,似乎就要倒了;目光清淺,透著股陰鬱的悲傷,嬌嬌弱弱地我見猶憐。

最靠近門邊的助理小於卻一點也冇有憐香惜玉的念頭。不樂意地嘴張得老大,呱噪:

“是那個最近風頭激進的女主播花希鈺嗎,我的天!她剛剛經曆了什麼把自己弄成這副鬼樣?!不對,這裡是彆墅區……”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