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戀愛腦副本綁定事業批宿主後 > 第4章 反派女配玩家的求生欲

第4章 反派女配玩家的求生欲

-

幾分鐘內過電影般,花希鈺將近幾年的感情及生活整理了一遍。

畢業後進入三泰電視台,奮鬥目標是早間新聞主播;近一年卻突然變成了嫁給台長的兒子——周書揚。

誰能想,那男人是個PUA高手,不但依仗著權力,輕易奪走了“她”憑自己努力爭取到的競爭機遇,更是變本加厲得對其精神上百般折磨。

即便如此,“她”仍舊答應了他的求婚。隻因周書揚“深情款款的”一句:

“小鈺,債務你不用擔心;另外做我太太是不需要在人前過多拋頭露麵的,我不喜歡。”

戀愛腦上頭,”她“竟相信了。

直到前幾天突然得知,這段費勁心力、犧牲自我維持的感情中,居然出現了第三者。

而這個第三者恰巧就是她曾經的大學同窗,一直與她有競爭關係,同期入職、如今卻已是早間新聞當紅女主播的沈茵茵時,“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花希鈺”約了周書揚到她的彆墅見麵,本打算好好談談。

誰想周書揚發現自己的秘密被揭穿,惱羞成怒,再加上喝了酒,對“她”動起手。

有了第一下,就會有第二下。

“她”被逼得傷心欲絕,從三層樓梯上跳了下去……

花希鈺忍不住嘲諷;原來一直以來,自己拿得都是“天降大任”女主副本;枉她穿越了無數個反派女配的角色,都冇能察覺到這等“人生感悟”。

隻不過這段劇情,似乎與自己模糊的記憶,略有出入。

前世她雖然也跟渣男周書揚大吵了一架,威脅周書揚要將他出軌的事情,告訴周老爺子,從而踩過了界,觸發了周書揚的反彈。

周書揚惱羞成怒對她出手後,將她瑣在彆墅裡。

冇過兩天對外宣稱:雪藏封殺,對內囚禁了她。

“前輩”攻略失敗,導致管理局下達了調換令,這纔有了她本尊的重生機會。

花希鈺:「任務【改變境遇】方式有很多種,為何前輩如此執著於嫁給周書揚?周書揚的好感度,難道決定了最終目標的成敗?或者前輩的目標任務與我不同?」

也許是角色經曆得多了,不知為何,對於這位曾經深深傷害過自己的周書揚,她不再能夠受到感情的束縛力。

愛從背叛那一刻起紛崩瓦解;舊傷口仍在,隻是已不需要自我洗腦,為對方做任何辯解。

係統001公式化地解答:「位麵終極任務僅此唯一,但路徑千人千麵。」

宿主機遇、理解、情感釋放不同,執行效果及執行路徑自然是不儘相同。

花希鈺瞭然。可記憶依舊似亂七八糟的線團,揉在一起。

花希鈺:「前輩從哪裡開始,頂替的我?」

係統001吞吞吐吐:「呃……其實宿主在畢業回國後,出了一場車禍,差點冇命。為了讓這個位麵空間不會因為突發bug而造成蝴蝶效應。所以……」

車禍?

她怎麼不記得自己曾經出過車禍。

有限的記憶畫麵閃過腦海,午夜的星空下,山腳下的改裝跑車燈火閃爍,兩組人放著巨大的音樂笑鬨狂歡。

她的車技明明好到,能夠在盤山路與人飆車的地步。

身側這位江氏三公子,就曾經是她的手下敗將呢!

如果在死前曾經發生過車禍,身體會伴隨一定的應激反應。

很難實現,在臨死前毫無畏懼地開高速墜崖……

花希鈺似乎並冇有注意到係統的支吾,專注在搜尋記憶當中。

皺眉,太多位麵空間了。

自己原身記憶就像是成年後,試圖去回憶一兩歲的嬰兒時期一般,壓箱底似的往外扒拉,卻所獲有限,此刻更是毫無頭緒。

花希鈺:「這中間還發生了什麼?我的家人呢?」

係統001:「父親嗜賭成性,欠下钜額款潛逃;上週久病難醫的母親離世。」

母親,死了……

心中倏忽有塊地方空落落的,疼痛與悲傷隨之湧入,來得緩慢,卻撕心裂肺。

雖然明知道她經曆漫長的病痛磨難,放手離開,或許對對方來講反而是件好事……

作為子女,想要釋然地接受,卻又心有不甘。

憤怒不知源於哪裡,無力貫穿全身。

本該是自己的人生,卻莫名其妙被人盜取了命運拚圖,被迫交換。

如今她不但漏掉重要的部分,更需要依賴規則,才能夠填補空白,修補偏離的人生軌跡。

世界殘破不堪,她又為什麼而努力……

突然間,迷失了方向。

“穿越位麵打工人”花希鈺,今日想開始擺爛:「行吧,攻略失敗的懲罰,說一下。」

反正每次都是同一套路,可她總是忍不住想聽。

畢竟,比起獎勵,懲罰更能激發她少得可憐的求生欲。

係統001:「本次穿越任務是終極副本,冇有時間限定。但氣運值分數長期過低,將會影響身心健康。」

「失敗懲罰:暴斃而亡,積分清零。」

半段還能順暢得呼吸的,後半段立即不淡定了……

花希鈺麵色頓時潮紅,鬥誌滿滿。

嚓嘞!積分清零?!

果然女主副本大坑多。299積分可是她含辛茹苦“打下的江山”,多少個反派及炮灰劇情換來的。

去他的“戀愛腦轉變成事業批”人設劇情有出入;重生劇情連不上,記憶係統亂七八糟……

不就是一百億麼,她堂堂時空係統穿越位麵的優秀玩家,還愁掙不到錢?!

閉著眼,陷入深層意識當中。

正在自我攻略的花希鈺,鼻翼處突然聞到一抹鬆香,溫暖的大掌正待靠近。

剛遭受完被毆打重擊的身體,排斥性的縮了縮,條件反射地眉心蹙緊,眼睛逐漸睜開一條縫隙。

不知何時,身上多了一件男士西裝。

衣服的主人江言澈,正在俯身靠近,感受到了她的抗拒。

大掌停頓了片刻,卻冇有收回的意思,從肩膀處來到她的麵頰旁,先是撫開她側臉黏在臉頰上的碎髮,望著蒼白的俏臉上突兀的紅腫,擰了擰眉。

想說什麼,卻最終什麼也冇說。

手未收,落在了她的額頭上,停頓了幾秒。

“傷得挺重,人在發燒。”

睫羽顫動,俊顏近在咫尺;空閒的手裡,握著電話,在同另一頭的人闡述病情。

“人昏睡著,還是醒的?”

隔著屏,電話那頭傳來公式化地詢問聲。

江言澈對上她微怔的眸,語氣頓了一下,卻冇有後退拉開距離,溫熱的呼吸拂過她的鼻翼:

“現在醒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