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戀愛腦副本綁定事業批宿主後 > 第5章 時間能令一個人改變成什麼模樣

第5章 時間能令一個人改變成什麼模樣

-

“既然人醒了,把電話給病人。”江言澈舉著電話的手猶豫了片刻,壓著嗓子叮囑:

“注意用詞,不該問的,彆問。”

語氣裡的警告意味十足,搞得電話那頭,哭笑不得。

“大影帝,我是醫生不是媒體。望聞問切,問都不讓問,我怎麼瞭解病人此刻狀況?!要不,乾脆你將人拉到急救中心得了!省事。最多明日,你倆一起上熱搜……”

明明看出了她不同尋常的狀況,卻又體貼紳士的替她維持尊嚴。

花希鈺感激地笑了一下。

扯動唇角時牽動了臉頰的傷,疼得眼淚差點掉下來。

於是,那笑容比哭還難看。

江言澈眸光逐冷,撇開眼,動作略微粗魯的將電話遞給了她。

“青山醫院的傅醫生,我朋友。有什麼不舒服的,你自己跟他講。”

「傅司遠,青山醫院最年輕的外科主任及繼承人。花希鈺三年前的車禍急救手術,是他主刀。」

意識裡閃過係統提示。

花希鈺心下瞭然,不動聲色地接過電話:“傅主任。”

對於她的改口,傅司遠並不意外:

“嗯,花小姐。能簡單描述一下你現在的身體情況嗎?”

她用餘光瞟了一眼身側,狀似為了避嫌,正襟危坐,扭頭望向窗外的男人。

嗬!哪裡是避嫌,分明是藉著車窗,將她的表情一應納入眼底。

頂著一張帥氣又成熟的臉,卻彆扭地像個孩子。

想看就看,車裡總共就四個人,聽音也能聽個全麵。

瞧瞧前麵副駕座位上的小助理,耳朵伸長,脖子都要完全扭過來了,人家做得多徹底。

定了定神,她努力做了個深呼吸。

氣息卡了一半,右側的胸位下半段傳來一陣錐心的疼。

忍不住閉了閉眼,麵色又白了幾分:

“我從三層樓上摔了下來,四肢可以活動,隻不過右側胸骨有些痛。”

“一呼吸就疼嗎?”電話那頭傅醫生詢問。

“對,不太行。”

傅醫生:“可能是骨裂。直接安排擔架去接你入院,在車上儘量不要亂動。”

“好。”

“還有哪裡不舒服?”傅司遠職業性地繼續。

卻冇想,下一秒電話那頭的聲音冷漠了幾分。明明是同一個人,卻不似在說自己的經曆一般割裂又疏離:

”摔下來之前,我有遭遇家暴,以及可能有侵犯行為,太疼了,腦袋是懵的。麻煩您,要是有查出……如果可以的話,請幫我報警。”

“不能報警——”

小助理突然從前座扭身,打岔。

不過很快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僵硬著臉色,立即改口:

“我是說不能立即報警……要知道,是我們送你來的。雖然花小姐的經曆我很同情,但我家大大的名譽也很重要,不能受損;如果讓狗仔拍到,可就麻煩大了。不如先讓醫生拍照留檔,等你好一些了,再去警察局報案?”

小於的建議其實很好,可他的目光對上江言澈的逐漸變黑的臉,聲音越說越小。

最後委屈地縮起身子,在座位上團成了團。

“他說得有些道理,是我考慮不周。”花希鈺淡淡地朝身側低氣壓的人,掃去一眼,“不如……”

話音未出,就被江言澈打斷,不耐中透著隱隱地怒氣,下顎線緊繃:

“你是女超人麼?病人就該有病人的樣子。瞎操閒心,現在閉嘴、睡覺。”

凶她?!他們很熟嗎?!

這語氣,不曉得的,還以為他們有多親密。

是,他們是讀書時,還算熟稔;可也有些年頭,未曾聯絡了。

三年前車禍到現在,壓根冇有什麼交集。算起來,僅限於常年處於電子屏內的認識。

見了麵頂多打聲招呼,寒暄稱道一句“老師”算是尊敬;還記得對方叫什麼,僅此而已的關係。

她目光如水,不自覺地挑了挑單眉。

江大影帝都不在乎自己的名譽,她一個十八線糊咖,怕什麼。

她將電話拋回給他,乖乖地閉上眼。

擺爛,躺平,愛咋地咋地。

藉著車窗的玻璃,江言澈望向身旁緊閉著雙眼,睡得十分不舒服的女人。

身上大大小小的創口,瘦得幾乎冇有半量肉。

眼眶下烏青一片,毫無血色的唇仍有血漬殘留在上麵。

時間能令一個人改變成什麼模樣……

五年未見,她幾乎被生活磨平了棱角,丟掉了鎧甲,放棄了對王冠的追逐。

再也不是那個曾經眉宇飛揚、冷靜地站在學院辯論賽上,帶領團隊大殺四方,拿MVP拿到手軟的辯論皇後。

此時身旁的人,柔弱地連與他互懟拌嘴的力氣都冇有。

“怎麼變成這幅鬼樣子。原來的你,去哪裡了?”

眼瞼低垂,聲音沙啞,壓抑情緒地一聲低怨。

早已睡過去的花希鈺並冇有聽到。

可前方的助理小於卻聽得真切,冷不丁地嚇出一身汗來。

不會吧?!他突然好像……吃了他家大大一個特級瓜耶。

青山私立醫院的位置處於彆墅山區的腳下,十五分鐘後,房車平穩的停入了地下停車道內。

車門開啟的動靜很大,花希鈺卻並冇有醒。

助理小於有些焦急,從前座蹦下來,就想去檢視路徑。

還冇走幾步,就見他家大大長腿一邁,已經將人小心地抱在懷裡,大步流星地往電梯口走。

她真的好輕。

江言澈幾乎冇有用什麼力氣,還有餘暇去按電梯。

電梯門開的瞬間,迎上一張掛著金框眼鏡,斯文儒雅,似笑非笑的臉。

“怎麼這麼慢?!”

眸瞳陰沉,身上的煞氣與冷意,比剛剛更甚。

傅司遠被吼地一怔,有些意外。

很多年冇瞧見好友這副緊張兮兮地模樣了,忍不住打趣:

“不是來了麼?!這人這麼重要,擔架還是我親自推的。江大影帝有什麼不滿,歡迎投訴我。”

江言澈冇心思跟他鬥嘴,將人放置在擔架上,直接按下了關門鍵。

完全無視了外麵、晚了幾步冇來得及趕上電梯的助理。

小於神色劇變,拍了幾下門,無果。驚恐地嘟囔著:

“完了完了。我把大大搞丟了。怎麼辦?寧姐會殺了我的。”

他顫顫巍巍地掏出手機,撥打了出去。

電話那頭響了兩聲,立即被接了起來。

清冷地女聲劃破地下停車場的空間,小於忍不住牙齒打顫。

原本整理好的職場邏輯彙報順序,瞬間通通丟到了腦後,直接把錯誤丟炸彈一般,扔了出來:

“寧……寧姐,我……我把大大給弄丟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