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戀愛腦副本綁定事業批宿主後 > 第8章 鬥不過不如換賽道

第8章 鬥不過不如換賽道

-

“不是你為了討好周書揚,將江瀾娛樂的股份轉手送給他的?你忘了嗎?”江言澈黑眸沉沉,薄唇微抿。

記憶缺失的花希鈺表情僵住,一時語塞。

麵對她突來的沉默,江言澈略顯無措,像是卡殼般不知該如何應對。

頓了幾秒,審視般地目光鎖住對方,再次開口,表情十分嚴肅:

“花希鈺,我們曾約定一起拿獎的,你是不是也徹底的忘光了?!我獎項拿到手了,你的呢?”

這下,她徹底的欲哭無淚,紅了眼眶。

他是在變相取笑她嗎?十八線的糊咖、全年度最差女主播獎?!

病床的花希鈺此時低垂著頭,眸沉甸甸的,散落著複雜的情緒。指尖攥緊又張開,反覆。

終於在掙紮指尖,薄唇困難地扯出一抹弧度,乾脆破罐破摔:

“哦。恭喜拿獎,江老師——”

說完,漂亮的杏眼一眨不眨,昂首瞪了回去。漂亮的狐狸眼裡閃爍著悲傷,尾處落下淡淡的紅。

江言澈先是被她攝住心神,恍惚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氣笑著揚起下頜:

“繼續裝失憶陌路是吧?行。不過作為被搭救的人,至少該禮貌地說聲謝謝吧?”

花希鈺已是不耐蹙眉,脾氣湧了上來。用她“係統資料庫”中僅有的記憶,頂了回去:

“我冇有在裝!車禍,確實導致了我的記憶不完整。病例就在傅醫生的檔案庫裡,憑藉你的關係,大可去查。”

被波及到的傅司遠,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框,試圖糾正:

“恕我直言,病例屬於**,醫生冇有權限開放……”

花希鈺:“我授權了,讓他查。”

江言澈:“誰稀罕。”

眼看二人劍拔弩張,話語內容逐漸趨向“幼稚”。

傅司遠摸了摸鼻子,“好意”圓場:“病人纔剛醒,需要休息,不宜動氣。”

這話像是空氣,拋得絲毫冇有半點分量。

江言澈狹長的鳳目一凝,語氣譏誚:

“記憶不太全,嗬……花希鈺你做主播真是屈才了,應該去演戲。”

“你噎人的本事,應該去上辯論綜藝。”花希鈺絲毫不示弱。

明明仍是那一身反骨與驕傲的人;此刻卻又脆弱無比地躺在病床上,一副被摧殘得破敗模樣,矛盾又分裂。

江言澈終究是敗了這局,隻是似笑非笑地盯人,盯得她發毛。

良久,傳出一聲陰沉沉地訕笑:

“騙子,自我放棄的懦夫。行!算你狠——”

俊顏冷若寒潭,咬牙切齒地擠出幾個字,長腿一邁,轉身朝外走。

“去哪兒?”江寧開口喚道。

“去工作,趕上午推掉的通告。小爺我行程很滿,不想在這裡跟這個冇心肝的,浪費時間。”

一夜加一個上午,他守在手術室外麵,深怕她有個好歹。

醒了,她卻隻知道跟他抬杠。真是頭白眼狼!

他甩了背影給眾人,賭氣似的去拉門。

可那門,像是刻意與他作對,死活開不開。

搗鼓了半天,眼看“脆弱”的木質結構,即將在他暴力輸出中,出現裂痕。

終於,有人看不下去了。

“江言澈——”

從昨晚到現在,花希鈺頭一次連名帶姓地喚他。

身體繃緊,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他卻並未轉身。

低著頭,有些期待,又似乎在害怕什麼。

遲疑了片刻,病床上的人深深地吸了口氣,像是耗費了很大的力量:

“謝謝你。”她真心誠意地表達感激。

然而卻看不見,背過臉去的身影,僵硬地怔了怔,失望又落寞。

“另外……”心死如灰燼之際,清麗的聲音再次揚起:“那門上寫的是Push,推——”

頃刻,門迅速地開合,江大影帝耳梢微紅,幾乎是落荒而逃。

病房內。

江寧捂著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悲忿模樣;傅醫生就冇這麼多顧忌,笑得肆無忌憚,很不厚道。

戲看完了,工具人傅司遠見好就收,收尾離去。

病房裡又剩下了兩位女士。

江寧收回了笑容,正色麵對花希鈺。朝她遞來手機,點開視頻播放按鈕:

“這是今早上的娛樂新聞,我還納悶,前因講得這麼牽強又含糊,現在看到你,基本能猜出個大概……”

視頻裡,身著真絲睡衣的男人一身的血,躺在擔架上,右手食指斷了半截,醫護正在給他做緊急處理。

鏡頭推近,給了殘缺的手指一個特寫。

現場的媒體記者稱:周書揚先生在家公寓內發生暴力事件,目前暫無生命危險……

胸口處恐懼與恨意翻湧,“前輩“的情緒疊加上她自己的,已然不再是剛剛能夠“雲淡風輕”麵對發生的事件,分析利害,如何扳回城池,力挽狂瀾的那個人了。

拳握緊,她極力壓抑著,額角的青筋隱隱顫抖,麵色慘白如紙。

江寧注意到她情緒的變化,胳膊下意識地抬起,想要去擁抱身旁的人。

猛地,又恍然清醒,在空中頓住,攥了攥拳頭,收了回去。

目光移向它處,撇過頭。

半晌,緩緩地開口規勸:

“三泰電視台的勢力不弱,上達政客下到商界名人皆有。周書揚就算是如今不混娛樂圈退二線了,依然有強大的粉絲實力,你鬥不過的。圈子就這麼點點大,報仇就彆想了。但倘若你想東山再起,倒不是不可以,換條賽道就好……”

“三泰電視台……嗬!我還不曾放在眼裡。”花希鈺扯了扯唇,微笑。

江寧皺眉,感覺她在托大,卻又不好再說什麼。

“有需要幫忙的,隻要不是太過分,我可以憑藉私人關係拉你一把。”

“你……願意幫我?”花希鈺愣了一下,冇想到她居然肯幫自己;“對不起……不過我確實想不起來了一些事情。如果我有將你公司的股份白手送了彆人。我會彌補的……”

比起自身的傷害,她更在意自己是真的做了對不起江寧的事。

江寧莞爾笑出聲:

“花希鈺,敵人的敵人就是同盟。我願意再相信你一次。不過,關於轉讓股份的事情,你最好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不論怎樣,我定然是輕饒不了你的。”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