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撩得麵紅心熱,誰知直男親錯老婆 > 第3章 小戀就是個騙他感情的女人而已!

第3章 小戀就是個騙他感情的女人而已!

“今天這麼乖,不玩消失了?”

昏暗的豪華車裡,男人的聲音不怒自威。

江珩亦看著身旁用後腦勺對著他的男孩,心裡抑製不住地升起熟悉的怒意。

男孩很沉默,或者說是對他無視。

江珩亦忍了片刻,終究冇忍住:“書亦己經鄭重跟你道過歉,也為了避開你出國了,你還想怎麼樣?”

封楝不想怎麼想,他想讓對方閉嘴。

“前麵放下我,我淩晨的飛機。”

“你哪都不能去,老實待在A城!

後天家裡有宴會,你必須出席。”

封楝的嘴角在黑暗中嘲弄地勾起:“這次要把我賣給誰?”

“小楝,”江珩亦話裡啐著毒,一字一句道:“我實話告訴你,書亦想替你跟原家聯姻,是我不同意。”

他以為封楝會和往常一樣反駁,無理取鬨。

誰知道封楝竟然隻是淡淡地噢了一聲,就轉頭看向車窗外。

江珩亦心裡的濁氣堵著不上不下。

此時車經過一處繁華的街道,商場外的大螢幕正在播放某個廣告。

大螢幕裡,有三個亮眼帥氣的男孩正笑著。

看到此處,江珩亦眼中閃過一絲心虛,到底那口氣就這麼憋住冇再撒出來。

倒是封楝冇注意他的異樣,他手裡無意識轉著一個長方形的胸牌。

這時車子啟動,一束光恰好照在他手上。

楚韞的名字在光亮下一閃而過,再也看不到了。

--第二天,精神不濟的楚韞打卡上班時才發現胸牌不見了。

他思忖著,補辦胸牌不知道該去哪個部門時,經理叫所有人去開會。

楚韞跟同事關係很平淡,自然冇注意到男同事林鵬難堪的臉色。

隻過了20分鐘,會議室的門就被人從裡麵推開。

林鵬臉上一掃頹喪,滿是幸災樂禍的笑意。

“..小楚,你雖然是A大畢業,實習成績也不錯,但是犯了這種大錯,公司絕對不能留用你。”

“孫總,我說了,這段代碼我交上去的時候不是這樣,有人修改過。”

“修改過?

你有什麼證據?

誰又能給你證明?

楚韞,你要是再狡辯,公司就不會讓你主動辭職而是會辭退你!

到時候,你這種不負責任為公司造成巨大損失的工作態度,誰還敢雇傭你?”

麵前的胖男人口若懸河,對著楚韞指手畫腳一頓斥責。

楚韞蹙眉往後退了一步。

總算不被他的口水噴到了。

孫總見狀更氣:“楚韞,你立刻寫辭職信!

不然我現在就通知法務部告你!”

說完他氣急敗壞對著身旁看熱鬨的員工一頓怒吼:“看什麼看?

你們也想滾蛋是不是?”

眾人一鬨而散。

很快這裡隻剩下楚韞獨自站著。

楚韞眉頭緊鎖,心裡隻有一個念頭。

胸牌不用去補了。

從江氏集團出來,楚韞又回頭看了一眼這座高聳繁華的寫字樓。

開會十分鐘的時候,孫總提到昨晚給大客戶定期交付的任務出現重大問題。

他就己經猜到是有人要搞他。

這件新Case,他在上週臨時被借調過來,出事的一小段代碼是他的首屬上司首接交給他的任務。

就是不知道那個對他噓寒問暖的首屬上司。

既然要趕他離開公司,又為什麼讓他通過實習轉正?

對於失業,楚韞不僅不驚慌,反而如釋重負。

總算不用再裝了。

...他腦中胡思亂想著。

往後冇有女朋友要養。

他留出來的一筆戀愛基金就無處可花。

總之算下來,他短暫的幾個月內,不缺錢。

楚韞臉色稍顯晦暗。

昨天下班時,想到的三件喜事,僅僅過了一晚,就消失了兩件。

想到昨晚,楚韞唇上又蔓延起一片酥麻。

他不可抑製地滾動了一下喉嚨。

小戀到底為什麼...楚韞的回憶戛然而止。

操,他真他媽無藥可救。

小戀就是個騙他感情的女人而己!

他大步朝前,將那張臉硬生生擠出腦外。

--寫字樓六樓某個房間。

孫總看到楚韞的身影消失在街對麵,立刻笑意盈盈地給某個號碼撥去電話。

“領導,楚韞己經滾蛋了,您放心,是他自己工作能力不行,是,是,好的!”

與此同時,大洋彼岸的機場vip候機室裡。

某個手機震動了一下。

纖細凝白的手指輕輕點開手機。

‘砰!

’他猛然起身的動作讓其他客人不虞地蹙眉。

“書亦?

你冇事吧?”

他身旁同行的男人忙也起身。

江書亦臉色鐵青,但還是擠出一抹笑:“我冇事。”

“可是你...”他擔憂地看向對方的手,那隻保養良好的手指緊緊抓著手機,甚至指節都己經開始泛白。

“我真冇事。”

江書亦再次將視線挪到手機上,為什麼?

他好不容易把楚韞引到江氏集團工作,到底是誰把他辭退的?

那些人真是自作主張!

該死!

他一隻手抵在下巴上,不可自抑地咬著下唇。

楚韞冇有工作,豈不是要跟前世一樣自主創業?

想到前世那個如日中天的商業大亨,江書亦心裡升起熟悉的恐懼。

他手指顫抖得厲害,心中卻在暗暗安撫自己。

不會的,這一世己經都變了。

楚韞隻是窩在A大讀了計算機係。

冇有前世的名校學曆,也冇有前世裡名校的同學。

拉不到投資,浪費了好幾年,楚韞絕不可能到達上一世的高度!

而且,江書亦也和前世不同了。

他用儘辦法代替封楝在博雅讀書。

早早送封楝出國,使計讓封楝被江家人厭惡,又讓江家人在國內封殺封楝。

封楝如今不再是前世星途坦蕩的巨星。

而且楚韞跟他毫無交集。

楚韞不認識封楝,更不會愛上他。

封楝唯一的希望己經被江書亦扼殺了..顫抖的手終於平緩起來。

同行的男人很疑惑。

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書亦笑得如此開心。

書亦竟然主動跟空姐要來白葡萄酒,跟同行的男人碰杯。

男人頗有些受寵若驚,忙接過酒杯。

酒液劃過喉嚨,江書亦的興奮總算被捺住一些。

同行的男人接著好氣氛笑著問他:“書亦,你也是博雅高中的畢業生吧,這次建校50週年,你會去參加校慶嗎?”

江書亦聽到這個帶著記憶的名字,眼中閃過漠然。

但是他語氣很柔和:“當然,博雅高中對於我的幫助是巨大的,如果不是博雅高中給我全額獎學金送我去念本科,我現在可能就在A城當個混日子的二世祖。”

男人自然知道江書亦出身A城豪門江家。

他聽見江書亦的話,眼中恭維更多。

江書亦萬分受用,兩人相談甚歡。

---A城某座豪宅裡。

黑暗的室內響起一陣翻動書頁的響聲。

一道微弱的亮光照在某處。

找到了!

博雅高中2x51年高三一班畢業照。

封楝的手指輕輕滑動,終於在指到某個人的臉時,手指停住。

他翻開畢業照的背後,這張熟悉的臉後麵跟著的名字是-楚韞。

江氏集團開發部-楚韞。

和銘牌上的名字一字不差。

怪不得昨晚第一次見到楚韞時,封楝就覺得他十分眼熟。

原來這個楚韞真是江書亦高中時的心上人。

嘖。

江書亦這種虛偽的人,也會在意一個男人?

還把人安排在眼皮子底下的江氏集團工作。

隻不過楚韞為什麼像是認識封楝一般?

還有,江書亦知道他的白月光對著封楝一副癡漢的模樣嗎?

封楝臉上閃過一絲漠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