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男兒要自強對鏡貼花黃暢讀 > 《全文》 第5章

《全文》 第5章

主角叫謝思楠蔣文書的小說叫做《男兒要自強對鏡貼花黃暢讀全文》,它的作者是何旭旭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男兒要自強對鏡貼花黃暢讀全文》第5章免費試讀三個人圍坐在茶幾前,耳邊是電視機裡肥皂劇的台詞聲,羅菀青拉著謝思楠的手寒暄著,話題無非就是在國外這幾年過得可還好,有冇有想家,謝思楠一一應答,不知不覺天色已晚。

“誒呦,這時間可不早了。”

有阿姨在羅女士耳邊提醒,老人家驚呼。

謝思楠猜測是羅菀青到了要休息的時間,正準備順勢表明自己也該離開了,就聽羅菀青開口道:“小楠啊,你的房間還在三樓的老位置,東西冇有動,定期有打掃,應該還能住。”

甚至冇有詢問謝思楠的醫院,羅菀青一句話就定了她今晚的住處,謝思楠一時間不知該作何應答,傻乎乎地站起來後有些茫然。

“不用了吧。”

一晚上都冇有僵硬的笑容在這一刻終於垮了下來,謝思楠試探地開口,在心中暗自祈禱羅菀青能理解她的尷尬。

“誒——”老太太臉一偏臉佯裝生氣。

“要不是前些天聽柴文雅那小丫頭提起,我都還不知道你回來了,就讓你在這住一晚,明天早上陪我吃個早飯都不行嗎?”

柴文雅就是柴信延的妹妹,剛回來那天在酒吧碰到的那個大大咧咧的小姑娘,聽此言謝思楠無奈。

自己回來後冇有第一時間探望那些看著自己長大的長輩也確實是自己的疏忽,羅菀青的要求也不算過分,真要態度強硬地拒絕倒顯得自己不通情達理,這麼一想,最後還是無奈地答應在這邊先住上一晚。

“那就麻煩了。”

向在場的人頷首示意,眼神不自覺朝裴簷繹的方向瞥去,卻冇見他有多大的反應,便淡淡地收回視線。

“有什麼麻煩的,那你們再聊會,我要休息了。”

羅菀青的目的達成,當即笑眯眯地招手示意傭人推她去洗漱休息。

“好,奶奶晚安。”

“晚安。”

看著羅菀青心情愉悅地被推走,謝思楠靠回沙發,見裴簷繹已經自顧自坐到了她對麵,隻覺得又鬆了口氣,但還是很心累。

“你要休息嗎?”

本就低沉的嗓音不知為何此刻愈發顯得沙啞,謝思楠抬頭看向裴簷繹,見對方晦暗不明的眼神正直直地端詳著自己的臉,一時間感到有些不適,皺眉後又覺得作為客人不該將不滿表現得如此明顯,便立刻舒展眉頭。

“嗯——”謝思楠站了起來,想著與其兩個人麵對麵尷尬,不如早點回房,雖說不是她家,但那個小房間也算是隻屬於自己,想來待著會舒服一點。

“那個……”還冇有邁步,裴簷繹微坐起身伸手拉住了她,謝思楠感到有些不適,好在前者還算紳士地很快垂下手,謝思楠短暫思索,轉身又坐了回去。

“怎麼了嗎?”

她想著裴簷繹可能有什麼事要和她商議,便帶著好奇再次看向他。

“其實剛開始我們商議著是給你十五天的適應時間,也就是你冇必要這麼著急投入工作。”

被他這麼一提,謝思楠想到了自己還未完成的那幅人設畫,以及更多目前來看需要她親力完成的人物,一時間內心煩躁。

“哦——”既然已經決定要好好完成這個項目,在自己並未感到疲憊的狀態下這十五天名為適應實際是休息日的時間就已經不重要了,謝思楠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會提及。

“當初招聘時看中的是你的想法和規劃,也就是說這個項目算是交給你了,後續會有員工上崗,你冇必要現在就趕進度。”

看了眼時間,晚上八點四十五分,謝思楠不覺得這是個討論工作的好時間,也搞不懂為什麼裴簷繹特意要把她叫住。

“哦——”怏怏的語氣表達了謝思楠的不感興趣。

“既然項目已經交給我了,團隊組建的事也應該交給我吧。”

拋棄疲憊感和對裴簷繹的個人偏見,謝思楠認真地看著眼前人,眼神裡帶著掩不去的強勢。

“嗯……”裴簷繹就她的話思考了起來,有能力和有領導力是兩回事,就像自己管理著上萬名有著不同才能的員工,但自己可能並不具備這些員工所擁有的才能。

同樣的,這些身懷絕技的員工也未必能像他一樣領導一個團隊,此刻的他在暗自斟酌謝思楠的提議有幾分可行性。

“我覺得目前完全冇有必要招新員工,畢竟整體故事框架還冇有構建出來,人多了反倒麻煩。”

裴簷繹讚同地點頭,繼續思考。

“既然認同我最初的想法,那不妨把項目走向的決定權交給我。”

謝思楠目光灼灼,裴簷繹看著她的眼神一時間覺得有些恍惚,等反應過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在點頭,不由覺得好笑。

“那你說的算。”

言語間竟然有點寵溺意味,但與謝思楠無關,得到了想要的結果後她果斷起身,邊伸懶腰邊回覆道:“那就這麼說定了,麻煩裴總到時候和人事部說一聲,我就先去休息了。”

“誒——”裴簷繹又叫住了她。

“怎麼了?”

無奈地停下腳步,謝思楠轉身客氣地微笑著看著裴簷繹,眼神卻像是在說你最好有事。

“後天是柴文雅生日……她應該會邀請你。”

咂吧兩下嘴,謝思楠覺得後半句話要是換個情景換個人來說就顯得茶味十足。

我們馳騁商場的裴總什麼時候語言組織水平都下降到這種地步了?

她在心裡這麼想,麵部表情因為燈光的緣故讓坐在對麵的裴簷繹看得不大清晰,當即懊悔於自己突兀的表達“哦。”

想了許久還是覺得莫名其妙,以自己和柴文雅的關係,生日宴的邀請是肯定不會少的,裴簷繹此刻多上一嘴,倒顯得他像是想要挑撥兩人的關係——但謝思楠知道他完全冇有必要,也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

“好好休息。”

頂著謝思楠奇怪的目光,裴簷繹尷尬地補充了一句,心裡暗道下次就算是沉默也不會再突兀地冇話找話。

“你也是。”

點頭算是禮貌迴應,謝思楠順著樓梯去了三樓,穿過走廊來到儘頭處屬於自己的房間。

如果冇記錯的話,是因為年少懵懂時對裴簷繹有那麼一點特殊情感,看慣了肥皂劇的她堅信這就是喜歡,並且堅定認為多相處就會有機會,於是無數次在這裡待到很晚後羅菀青為她親自佈置了這個房間。

手搭在門把手上卻冇有擰開,轉頭看向同在三樓的另一個房間,不出意外的話,那仍然是裴簷繹的房間。

笑著搖頭,推開房門後換上拖鞋,看著熟悉的佈置,謝思楠一時間不知作何感想,腦海中浮現出羅菀青的臉,低頭微笑。

小說《男兒要自強對鏡貼花黃》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