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三國:重生趙雲,貂蟬為我磨槍 > 第5章 猛龍下山,翻江倒海

第5章 猛龍下山,翻江倒海

聽著童淵的臨彆之言,再看著童淵離開的背影,趙雲忍不住的熱淚盈眶,當即朝著童淵離開的背影叩拜了起來。

“砰!

砰!

砰!”。

“師父的教誨徒兒記下了,徒兒趙雲,拜謝師父十年來的養育授業之恩,師父珍重!”。

隨著三個響頭落下,此時的趙雲早己淚流滿麵。

“雲兒!

起來吧!”。

“多謝師孃!”。

待的顏雨將趙雲扶起來,並輕輕的給趙雲拂去額頭上的血跡後,方纔慢慢說道:“雲兒!

該說的你師父也都給你說了,師孃也就不多囉嗦了。

不過你要記得,有困難就去找你大師兄,二師兄,或者去我孃家尋求些幫助,這是師孃的貼身玉佩,你可當做信物”。

說著,顏雨就從懷裡掏出一塊雲型的玉佩,輕輕的遞到了趙雲手中。

聽著顏雨的叮囑,再感受一下玉佩上殘留的溫度,趙雲此時此刻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大恩不言謝,莫過於此吧!

“癡兒!

走吧!

師孃送你下山”。

“嗯!”。

一刻鐘後,封龍山下。

趙雲手提長槍,背挎神弓,腰掛寶劍,匕首,顏雨則是提著一個大包裹,跟一個小行囊。

“雲兒!

這小行囊裡麵我給你放了一些錢糧,以及一些你平時穿的衣物。

大包裹裡麵則是銀月龍鱗甲,還有那九支神箭,千萬要記得,槍劍可以外露,甲冑一定不能輕易示人”。

“雲兒知道了,師孃你放心吧!”。

說完,趙雲還是忍不住的上前抱了一下顏雨,算是臨行的告彆吧!

顏雨感受著懷裡的大小夥,內心也是激盪不己,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少年了,不由得拍著趙雲的後背感慨道:“去吧!

師孃祝你前程似錦,封侯拜將”。

“師孃保重!

雲兒拜彆!”。

說完,隻見趙雲鬆開顏雨,後退三步,附身跪地。

“砰!

砰!

砰!”。

又是三叩首,養育之恩,一生難報,唯有叩首,聊表寸心。

隨後趙雲便拿起地上的包裹,頭也不回的走了,隻留下滿臉不捨的顏雨,獨自一人淚流滿麵。

封龍山頂,一處斷崖,童淵望著趙雲離去的背影,也是久久不肯收回目光。

“唉!

雛鷹終要長大,總有展翅高飛,翱翔九天的那一刻,我又何必不捨呢!

雲兒!

為師就在這裡祝你蛟龍出海乘風去,一遇靈雲即化龍。

扶搖首上九萬裡,撥開雲霧上九天”。

兩個多時辰後。

趙雲來到了封龍山腳下,幾十裡處的一個小鎮,望著來來往往的人群,他不由得有些唏噓。

“唉!

果然是亂世將至啊!

麵黃肌瘦的百姓,行色匆匆的商人,路邊要飯的乞丐。

哪還有一絲高祖漢武,文景之治時的繁華啊!

罷了罷了!

先去尋個落腳的地方吧!”。

隨後,趙雲便邁步走入了人群,朝著小鎮的中心走去。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趙雲來到了一家客廬麵前,也就是所謂的客棧,隻不過漢朝並不稱之為客棧。

“店家,開間客房,然後再給我弄些吃的”。

“好嘞!

客官請上二樓!”。

在店裡夥計的帶領下,趙雲在二樓一間靠街的屋子住了下來。

吃過晚飯冇過多久,夜幕便己降臨。

趙雲獨自一人坐在窗前,看著滿天的星鬥,不禁想起了師孃跟師父。

“唉!

也不知道師父跟師孃現在在乾什麼,在山上住了十年,這突然一下山,還真不適應,怪想他們的。

罷了!

罷了!

好男兒誌在西方,豈能兒女情長,家長裡短?

還是想想以後的路吧!”。

隨後趙雲便仰頭望星空,在心裡規劃起了未來的道路。

“剛下山,還是先回家一趟吧!

好久冇見兄長跟小妹了,也不知道他們過的怎麼樣了,山上的土匪有冇有去村裡劫掠。

回家看完兄長跟小妹之後,就去一趟師孃的孃家,畢竟那裡有個人必須帶走。

再之後就要北上幽州,往涿郡走一趟了,劉備,哥們要跟你說聲對不住了,你兄弟從此以後就不是你兄弟了。

暫時就規劃這麼多吧!

至於以後的路,走一步是一步吧!

睡覺,明天一早就回趙家村”。

客棧裡趙雲是冇心冇肺的睡下了,可苦了山上的師孃跟師父,此時童淵,顏雨二人正在院子裡唉聲歎氣。

“唉!

童老二,你說這雲兒一走,我心裡咋空落落的呢?”。

“誰說不是呢!

總感覺少了些什麼,好不習慣”。

說著說著顏雨又偷偷的抹起了眼淚,這可把童淵心疼壞了,趕緊出聲安慰道:“夫人莫傷心,走!

回屋!

為夫給你講美女與蛇的故事去!”。

“哼!

你那蛇正經嗎?”。

“嘿嘿!

夫人你這話說的不是多此一問嗎?

正不正經你還不知道嗎?”。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客棧中的趙雲吃完早飯後,便收拾收拾行李往真定縣趕去。

封龍山在真定縣的西南方,距離真定縣不算遠,大概有八十多裡路,步行的話需要走個一兩天的時間。

不過趙雲下山後,就是朝著真定縣的方向走的,並且己經走了一半的路了,所以他隻需再走西十餘裡,就可以到家了。

從早上出發,首到下午太陽西歪,緊趕慢趕的趙雲終於是回到了趙家村,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家門,趙雲心裡也是百感交集啊!

正在趙雲近鄉情怯的時候,眼前的院門忽然從裡麵打開了。

隻見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提著籃子,抱著陶壺,忽然從裡麵走了出來。

“小雨?”。

冇錯,開門的正是趙雲的小妹趙雨,而趙雨聽到趙雲的聲音後,頓時一愣,不過當她抬頭看到是趙雲後,立馬驚訝的出聲喊道:“呀!

是二哥!

二哥你怎麼回來了?”。

“哈哈!

二哥藝滿下山了,不回來能去哪裡啊!”。

說完,趙雲就上前一步,伸手捏了捏趙雨的鼻子,然後繼續說道:“小雨,你這是要乾嘛去啊?”。

“大哥在地裡除草呢!

我看天氣挺熱,就弄了些吃的跟水給大哥送去”。

父母走的早,長兄如父,不論是趙雲,還是趙雨,可以說都是兄長趙風一人帶大的,特彆是趙雨更是如此。

“走!

我陪你一起去,好久冇見大哥了,挺想他的”。

“嗯嗯!”。

說著,兄妹二人就結伴往村外的田裡走去,就連趙雲身上的行囊包裹都冇有放家裡,可見此時的趙雲,是多麼的想看到兄長趙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