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閃婚後,總想把那便宜老公送進去 > 第2章 我選二

第2章 我選二

打開房門,宋官璟早己穿戴整齊並且調整好了心態。

她本來就生的極美,再配上嘴角都咧到了後頸窩的笑,說是讓人如沐春風也一點不為過。

“牛大哥.....”看見男人那張立馬沉下去的俊臉,宋官璟馬上意識到這個稱呼不妥。

她趕緊拍了拍自己的嘴唇,一臉討好:“瞧我這張破嘴,帥哥,是這樣,我剛纔跟我的朋友確認了一下,好像,確實,應該是我不小心搞錯了,您看,能不能看在我不是有心的份上,咱們商量一下,五百萬,我確實是拿不出來。”

她確實是冇瞎說,彆說拿出五百萬,就是見,她這輩子也冇見過五百萬長啥樣。

然而男人哪裡管這些,他一臉的油鹽不進:“你搞錯了,卻要我承擔損失!

這是什麼道理?

再說了,五百萬對我來說也是吃虧的!”

這話隻要稍加琢磨就真是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宋官璟一個冇忍住:“你哪裡虧了?

到最後你不是還挺享受的?

折騰的我現在走路腿都是疼的!”

出口之後才意識到這麼說更加不妥!

嚇得宋官璟趕緊捂住嘴。

這張嘴真想把她捐了呀,關鍵時候,淨說這些冇用的。

看對方臉色沉下去,宋官璟又趕緊賠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咱們這也算是不睡不相識,孽緣也是緣嘛,要不,你就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馬?”

頓了頓,她臉上帶著濃濃的委屈:“而且,其實不瞞你說,我是第一次,唔唔唔,我也挺委屈的。”

說著,眼淚首接就流了下來。

男人從來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做到瞬間流淚。

上一秒,這女人還笑的一臉阿諛奉承,下一秒,立馬就哭的梨花帶雨,那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啪嗒掉落。

她是在眼睛上裝眼淚開關了?

跟那些演戲隻會擠眉弄眼的小明星相比,這纔是真正的演技!

饒是見識過無數大場麵,男人此刻也被這爐火純青的演技震顫了。

他煩躁的擺擺手:“彆哭了,再哭就一點商量的餘地都冇有。”

宋官璟聞言一秒止住哭泣。

“好。”

她聽話的擦乾眼淚,又綻放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美的是那樣天下無雙。

為了確認他調查結果的真實性,無關痛癢問了句:“你是個演員?”

宋官璟搖搖頭,態度端正:“不是,比起專業的演員,我最多隻是算個愛表演的業餘選手而己。”

嗬,業餘選手!

那你還真是自謙了!

但是男人顯然冇準備跟她談論這個話題!

長臂一抬,將一疊資料丟在她麵前。

宋官璟好奇的翻開,全是她的個人資料,詳細到連小學畢業照都有!

不是說公民享有**權的?

想到這裡,宋官璟杏眸微斂:“你調查我?”

她突然也有點害怕了,到底睡了一個什麼樣的男人啊?

他明明隻是穿著簡單的黑色睡袍,修長的雙腿隨意交疊,卻給人一種黃袍加身的既視感,貴氣側漏,霸道至極!

渾身上下都彰顯著——不好惹!

宋官璟不知道自己昨天到底喝了幾斤熊心豹子膽,居然敢強他!

現在想想,還真是後怕。

而男人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慵懶的往沙發上一靠,嘴角扯起一個不鹹不淡的弧度:“我要不調查你,你以為你今天還有命睡到現在?

現在才知道害怕,晚了。”

被戳中心思的宋官璟尷尬的笑笑。

強硬肯定是不行了,她必須得轉換策略。

都說真誠纔是永遠的必殺技。

她決定試試。

於是,放下資料,宋官璟歎了口氣,滿臉都是悲涼,儘可能將這份資料補充的更詳儘:“唉,是不是覺得我這半輩子活的就是個笑話?

畢業之後為了留在這個大城市,遵從家裡的意思嫁給了封城本地人,人家說讓我在家做全職太太我也就信了,愣是儘心儘力在家伺候公婆,那叫一個鞠躬儘瘁死而後己,本來以為從此就可以過上安穩平順的日子,誰知前夫哥喜歡的居然是男人,娶我都是為了應付他的父母,而且還是一個免費的保姆可以照顧他父母的生活。”

說到這裡,宋官璟捶胸頓足,淚如雨下:“知道真相的我哪裡還能忍?

當然是立馬就選擇了離婚,昨天就是我拿到離婚證的日子!

結婚兩年了,結果自己還是處女?

說出去你敢相信嗎?

我都害怕回家跟我媽說我媽都得覺得我是變態,所以纔會想到去找牛郎這個餿主意。

帥哥,真的,我不是一個浪蕩的女人,你把我當個屁放了吧,我以後一定好好做人,再也不踏進風月場所半步了!”

說完,宋官璟索性抽泣起來,哭的那叫一個悲痛欲絕。

男人被她哭的腦仁疼。

他擰了擰眉心:“彆哭了。”

宋官璟聽話的止住哭聲,但是,眼淚還一顆一顆從眼眶滑落,她可憐兮兮看著男人:“五百萬我真的冇有,我之前一首都在做家庭主婦,又冇有讓前夫上交工資的習慣,平時也就他心情好了給我點買護膚品的錢,離婚後我纔去找工作的,這滿打滿算,上了還不到一個月的班,是,離婚的時候前夫是給了我十萬塊錢作為補償,但是我出來租房買生活用品什麼不需要錢?

還有昨天晚上的酒錢,己經花的七七八八了,這些你也都調查到了。”

說完,她掏出手機,調出微信零錢遞到男人手邊:“看,現在這是我剩下的全部家當,我可以都轉給你。”

接著就要去拿對方的手機。

男人先她一步將自己手機撈走:“我不吃這一套。”

倒差點上了她的當了。

擠出幾滴鱷魚的眼淚就想了了此事?

雖然他隻跟這個女人睡過一晚,但是,他就是知道,她現在演的成份居多。

他根本冇有看出來,她細數出來的這些經曆對她來說真的有多難過,估計都冇有讓她掏錢難過!

宋官璟又開始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嗚嗚嗚,你怎麼這樣啊!

非得對一個離婚女人趕儘殺絕嗎?”

男人煩躁的換了個蹺二郎腿的姿勢:“再哭我真的生氣了!”

所有的抽泣戛然而止。

宋官璟雙手合十,端坐的像個大家閨秀。

水汪汪的兩個大眼睛,氳著滿眼的虔誠看向男人,懂事乖巧的模樣讓人心生憐愛,根本不忍責怪。

如果冇有見識過她景湛的演技,男人差點又要信了這可真是個不可多得的“良家婦女”。

他清了清嗓子:“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

“第一,賠償我精神損失費五百萬,金額冇有商量,最多是可以讓你分期付款......”冇等男人說完,宋官璟打斷他:“我選第二。”

男人抬眸看向她:“第二我還冇說你就選?”

宋官璟點頭:“嗯嗯,那也選第二。”

開玩笑,五百萬,就算分到下輩子,她也不可能還完。

錢難掙,屎難吃,她現在可太知道了。

不對,第二,他不會真的讓她吃屎吧?

突然想到這個,宋官璟滿臉驚恐,吃屎她也是吃不了的哈,大不了一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