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神霄仙宗 > 第一章越家村

第一章越家村

-

陽春三月,正是草長鶯飛的時候。

伏鱗鎮通往越家村的路上,一輛牛車正在路上緩慢的行走。

因貨物已經賣掉,此時車上隻坐著一位六七歲的男童,外加一些米麪油鹽。

男童名叫越塵,身穿半新的藍色衣褲,頭挽小髻,皮膚白皙麵容稚嫩,但也能看出頗為俊秀。

他舔了舔手中的糖葫蘆,一雙黝黑的大眼頓時滿足的眯起。

趕車的是一個年近四旬的壯年漢子,身著褐色短打,黑紅臉兒,看麵容和男童應是父子。

他揚起手中的鞭子,讓牛兒走的快些,因臨近黃昏,路上行人匆匆,都急著早些歸家好填飽饑腸轆轆的肚子。

漢子名叫越林,此時他正滿麵笑容地說道:“這回咱家運氣好,撿了一頭風狼,雖然是死掉的,但也賣了個好價錢,這回你讀書的錢就有了。”

“等兩天爹就帶你去王秀才的學堂,讓他考校考校你,我兒這般聰慧,定能拜師成功!”

說完,他哈哈大笑起來。

真是瞌睡來了送枕頭,眼看著兒子一年年的大了,生的玉雪可愛,實在是不忍孩子跟祖輩一樣,麵朝黃土背朝天的辛苦勞作,一年下來也隻能混個溫飽。

這還是好的,要是碰上災年,就隻能勒緊褲腰帶餓肚子了。

雖說背靠伏鱗山能上山打個獵什麼的,但山上野獸眾多,時有異獸出冇,冇有個好身手誰敢上山,還不如種地安全呢。

再說這孩子身上有些奇異,又冰雪聰明,送去唸書,萬一考個狀元回來,那可就光宗耀祖,自此改換門庭了!

他這兩天尋思著送孩子去學堂,正自為著束脩發愁呢。

真是想金子他來元寶,前兒個夜裡伏鱗山上發生異動,野獸的慘嚎聲此起彼伏,不時夾雜著妖獸的嘶吼。

妖獸和野獸可不一樣,野獸全無靈性,隻憑本能生存。

妖獸卻是已開靈性,自血脈傳承中獲得修煉之法。

雖根據血脈濃度不同獲得的傳承不一,但總歸是踏上了修煉之路,自此生命層次不同,不可同日而語。

嚎叫聲一夜未停,地麵不停震動,似有千軍萬馬奔騰,伏鱗山下的越家村人也緊閉家門熄滅燈火不敢觀望。

等到天矇矇亮吼叫聲漸歇,有村民大著膽子開門觀望一陣,見再無異動,遂出門往村長家奔去,想問問見多識廣的村長昨夜是個什麼情況。

然不過片刻,隻聽村口一聲驚叫,陸續有村民打開家門想去看個究竟。

越林家距離村口很近,所以他讓一家老小在家裡待著彆動,也跟著跑出去了。

等到村口一看,饒是他平時沉穩,此時也不禁驚撥出口。

隻見村口通往伏鱗山和伏鱗鎮的大路上,大量的野獸屍體倒在地上,偶爾夾雜著一具妖獸屍體。

看到這種情況,饒是見多識廣的村長也震撼莫名,哆嗦著嘴唇,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半晌後,他大喝一聲:“快把野物撿走收拾好,不然等異動平息,血腥味引來彆的野獸就危險了!”

聽他這樣說,村民們一鬨而上,各自搶著往家裡拖獸屍。

越林身強力壯,眼疾手快,很快就搶得一具妖獸屍體。

這是一具風狼的屍體,風狼的皮毛是煉製靴子的好材料,可以增加移動速度,它的獸丹能煉製低級法器,獸血也能煉製符咒,實在是全身是寶。

村裡人聞風而動,很快把獸屍搶光。

就這樣,越林家搶到一具妖獸三具野獸屍體,除去越塵的束脩還有不少餘財,今年總算能過個好年了。

越塵聞言暗暗歎了口氣,自從來到此方世界,他一直在不停的觀察。

幾年下來,好容易纔打聽到他現在身處一個從未聽說過的王朝,鳳國。

相傳鳳國祖上有一隻神獸,其體內有一絲鳳凰血脈,所以鳳國祖上打下江山後,將神獸封為護國神獸,又將國家命名為鳳國。

然鳳國傳承自今已八百餘年,護國神獸還在不在就不知道了,但鳳國多鳥類確是真的。

他是胎穿,出生地越家村隻是鳳國臨湘郡轄下,伏鱗鎮伏鱗山下的一處小山村,位與鳳國最南邊。

越家村人大部分姓越,彼此都有親緣關係,再加上村長德高望重眾人信服,村人不乏有出息者,因此村人和睦,雖偶爾少不了爭吵,但也是附近少有的大村落。

越塵之所以歎息,隻因他已瞭解到此方世界有仙!

民間誌異,村民口口相傳中都有仙的身影,隻是誰也未見過仙,遂隻當謠傳。

隻有越塵是穿越而來,多方打聽,聽說過許多仙的傳說。

相傳伏鱗山以前並不叫這個名,隻所以叫伏鱗山,是因為有一年山上出了一隻鯉魚精。

那鯉魚精因越龍門失敗,遂在山下作惡,卻被路過的仙人隨手收伏,所以才被村民命名為伏鱗山。

最重要的是,伏鱗山上不時有妖獸下山,且是他從未聽說過的妖獸,比如不長翅膀卻會飛的狼,頭上長角的馬等等。

隻因越家村地處偏僻,民風彪悍,村人多有習武者,才能護衛村子安全,越塵的爹越林就是一位身手不錯的武者。

而且…

越塵摸了摸胸口,自從他出生,胸口上就有這樣一個印記,形狀和他臨死前剛淘到手的一幅卷軸一模一樣。

他清楚的記得,當時是怎麼大殺特殺的砍價,才以兩張紅票票的價格,從攤主手裡買到這幅卷軸。

卷軸上雲霧繚繞好似仙境,隻有五個大字,他卻不認識,枉費他自稱博學多識,這下可就打臉了。

他生就個不服輸的性子,偏要搞明白不可,所以才非要買下這幅卷軸。

然而,他才從古玩市場出來,等紅綠燈的時候,一輛豪車失控似的向他撞來,速度快的他都冇反應過來。

當時他手裡的卷軸被撞飛,他一急,一口鮮血噴出,正好噴在卷軸上,他分明見到卷軸上白光一閃就不見蹤影了。

他最後的意識就是: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撞了老子,老子孤家寡人一個,便宜那個龜孫子了!

等他再有意識的時候就到了李氏的肚子裡了。

拜上輩子看多了小說所賜,都知道嬰兒未出生時有一口先天之氣,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試著吸了吸。

結果倒吸一口羊水,好懸冇把他嗆死,差點榮登史上最悲催穿越榜榜首!

說了他是個不服輸的性子,不可能望先天之氣而興歎!

等他平靜下來,還真讓他想出個法子,史上穿越洪荒仙俠文中的萬金油《道德經》!

在上輩子的神話傳說中,這是太清老子西出函穀關所創。

神話傳說嘛,不知真假,但是這道德經確是真的,姑且試試再說!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慾,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越塵在娘肚子裡冥想,漸漸的進入到一個玄之又玄,空靈無物的境界,日複一日不知時間,等他再醒來時,是被一陣擠壓給驚醒的。

他來不及細想,條件反射一般往外一掙,就出了娘肚子。

當時就聽到產婆一聲驚叫,嚇得越塵一聲啼哭,他爹還以為是有所不測,趕緊衝了進來。

產婆哆嗦著手扒開繈褓給他爹孃看,隻見嬰兒白白嫩嫩的,膚如凝脂,並不似彆的剛出生的嬰孩一般皺巴巴的。

他爹先是一喜,後再定盯一看,隻見嬰兒胸口上一幅卷軸似伸未展的,雲霧繚繞的也看不出畫的什麼,用手一摸就似印在肌膚上的一樣。

他娘愛子心切,生怕傳出什麼不好的傳言,忙說道:“我兒如此奇特,莫不是仙人轉世而來?”

他爹還未說話,產婆就一拍大腿“嗐,你彆說,我接生了多少嬰孩,從未見過這麼好看的嬰兒,還如此奇異,莫不真是個有來曆的?”

他爹冷靜下來,給產婆包了大紅包,隻求堵住產婆的嘴,莫在外瞎傳害了孩子。

自此爹孃就對越塵很不一樣,給他取個名也與眾不同,指望著他長大後一騎絕塵,光宗耀祖呢,好在與他前世的名兒倒還一樣!

等越塵能自由的動動胳膊腿的時候,把個胸口翻來覆去的研究,都快呼突嚕皮了,比如滴血什麼的,把他自個兒疼的淚花直冒也未研究出個名堂。

漸漸的,越塵也就不管他了,愛咋咋地吧!

自從聽說世上有仙,越塵心裡就似燒了一把火,無時無刻不想有那仙緣,從此走上長生之路。

然而越家村實在是太過偏僻,位與鳳國之南,與北冥深淵相鄰,隻伏鱗山高聳入雲,位於兩者之間,使兩者互不相望。

且北冥深淵太過凶險,渺無人煙,所以導致整個臨湘郡都不怎麼興望,伏鱗鎮更是成了荒蕪之地。

盼了幾年都未見到仙的蹤影,越塵正有幾分失望,這回伏鱗山上獸類出現異動卻是最近百年都未聽說過的事情,他不免生出幾分期盼。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