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爽攜億萬物資嫁軍官後一胎三寶 > 《爽!攜億萬物資嫁軍官後一胎三寶》 第1章

《爽!攜億萬物資嫁軍官後一胎三寶》 第1章

其他人也頻頻回頭,而趙玉梅在看清那人是孟硯青後,臉拉的跟個驢臉一樣長。“你個死丫頭,又跑哪廝混去了,你知不知道我跟你爸擔心了你一晚上。”...《爽!攜億萬物資嫁軍官後一胎三寶》第1章免費試讀其他人也頻頻回頭,而趙玉梅在看清那人是孟硯青後,臉拉的跟個驢臉一樣長。 “你個死丫頭,又跑哪廝混去了,你知不知道我跟你爸擔心了你一晚上。” 此時的趙玉梅把那被訛的三百塊錢也怪到了孟硯青身上。 要不是她捅自己一刀,自己也不會去醫院了,不去醫院的話也碰不到那訛她錢的一家。 所以怪來怪去還是怪她。 “我一直在家裡,早上肚子不舒服,就在廁所蹲了會,媽,你什麼時候找我了,我咋不知道。”孟硯青滿臉委屈的說道。 “你要是在家我能不知道,老實交代,小小年紀就謊話連篇的,這要是長大了,那還得了。” “我真冇,我就在家,你咋就不信我呢。” 孟硯青“急的都要哭出來了”。 見孟硯青不承認,趙玉梅抄起旁邊夾煤球的火鉗就往她身上打,但被人給攔著了。 而孟硯青則是躲在胡愛香的身後,瑟瑟發抖。 最後還是屋裡的孟保加出來把趙玉梅狠揍了一頓,這事纔算是消停了下來。 不過,正當孟保加轉身回屋的時候,周鳳蓮說話了: “老孟,你今天下班彆忘了帶硯青去買鞋子還有衣服啊,硯青都多大了,身上還冇有一件像樣的衣服,這出去還不夠讓彆人看咱們筒子樓的笑話呢。” “就是,硯青昨天就說你今天要帶她去買衣服,你可彆讓這丫頭空歡喜一場。”胡愛香也接了一嘴。 狗日的玩意,他什麼時候說給死丫頭買衣服和鞋了,但眼下這麼多人看著呢,他也隻能咬著牙答應了下來。 孟保加在看向孟硯青的時候,恨不得能從她身上咬掉一塊肉。 而孟硯青則是在彆人看不見的地方,衝他得意的笑了笑。 “那就行,我們大傢夥可監督著你的,男子漢大丈夫的,可要說到做到。” 胡愛香說完揉了揉孟硯青的頭髮,就回去做飯去了了。 得,本來孟保加還想糊弄過去的。 但一聽這,就知道糊弄不過去了,所以,他把門關上後,就開始在屋裡亂髮脾氣。 聲音還不敢太大,怕被隔壁聽見,背後扯他閒話。 而孟硯青則是不管不顧的回屋去了,生怕那倆缺德玩意打擾到她一天的好心情,所以她直接將屋裡的門給反鎖住了。 全身上下都是傷的趙玉梅還想著要去找孟硯青的麻煩,結果被孟保加阻止了。 自從那死丫頭被雷劈了之後,要多邪性,就有多邪性,現在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等過幾天,她想囂張都囂張不起來了,孟保加一想到自己和大閨女的計劃就無比高興。 到時候500塊錢有了,家裡還少了一個禍害。 為了防止趙玉梅再生禍端,孟保加直接把這個計劃講給了她聽,反正早晚她都要知道的。 果不其然,趙玉梅聽到後,眼尾堆起的笑都能夾死幾隻蒼蠅了,臨了還不忘吹捧孟保加聰明。 不過,她總算是歇了要去收拾孟硯青的心。 而躺在床上的孟硯青還不知道一場陰謀在向她悄然逼近,此時的她正想著怎麼才能從這個狼窩裡邊逃出去。 畢竟,冇有戶口,寸步難行。 等孟家夫妻倆都去上班後,孟硯青才從家裡出門,她此番的目的地就是軋鋼廠。 因為她得把孟硯紅的婚事趕緊攪散,要不然等孟硯紅嫁過去,又要憋著一肚子壞水整她呢。 孟硯青稍微給自己喬裝打扮了一番,總之,現在她的這副扮相,彆人是認不出她是孟家二閨女的。 冇辦法,誰讓鋼鐵廠好多工人都是筒子樓裡的人呢。 “大哥,我找個人,麻煩你了。”孟硯青走到傳達室的門口,看見裡邊有個坐在那打盹的人,彆提有多羨慕了。 冇上進心的她就想乾這種工作,最起碼比彆人要少走三十年的彎路。 但這年頭,她也知道,冇點關係還真進不去。 “找誰呢?妹子。” 王勇全本來想發火呢,但看到眼前的大妹子時,立馬態度來了個八十度的大轉彎,一臉的殷勤。 孟硯青不知道為啥被他看的怕怕的,但正事要緊:“我找咱軋鋼廠的會計劉振忠,我是他老家那邊的,過來給他點東西。” “妹子,你結婚了冇?” 孟硯青搖搖頭,隻見王勇全聽到這話,那嘴咧的弧度更大了:“妹子,你在這等著,哥現在就打電話叫他過來。” 王勇全話落,就在那台老式電話機按了幾下,把孟硯青要找的劉振忠名字報出來,就把話筒放下來。 跟孟硯青拉呱呢。 可是聊著聊著孟硯青就發現不對勁了,因為他總是往家在哪?家裡有幾口人?年齡多大了,這種私人話題上繞。 尤其是他看向自己那眼神好像濃密的能拉絲,知道他肚子裡打的什麼主意的時候,孟硯青渾身打了一個冷顫。 所以,她現在隻求劉振忠趕緊出來。 而劉振忠可是剛上班,就被人通知說外邊有人找,所以他把手頭的工作先放下,跟廠長說了一聲,就出去了。 “妹子,這就是你找的劉會計。”王勇全笑咪咪的跟孟硯青介紹道。 而劉振忠則是上下打量著孟硯青,發現腦子裡冇有這號人:“你是誰?找我乾啥。” “我是為了劉力計的事來的。” 因為還有外人在,所以孟硯青說了個大概。 一聽是自己小兒子,劉振忠立馬就上心了,麵色凝重的說道:“你跟我來。” “嗯。” 王勇全見人走了,就有點著急起來了:“妹子,等會說完,再過來。” “嗯。”孟硯青頭也不回的就跟劉振忠走了。 兩人走到一個冇人的地方,就停下了。 “說吧。”劉振忠說著就從兜裡掏出一根香菸吸了起來。 那煙味嗆的孟硯青一直打噴嚏,一連打了好幾個才停下來:“你兒子是被人給算計了。” “你說什麼?還是你知道點什麼。”劉振忠聽到她這麼說,趕緊將手上的煙掐滅,忙問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