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誰先沉淪 > 巧合

巧合

-

“砰——”

玻璃在地麵上炸開,伴隨著從窗戶縫裡鑽進的一縷縷熱浪,顯得對峙更加漫長。

“你一個女孩子不適合在這裡工作,隻要你把這份證明簽了,明天就可以打包行李,我給你安排一個舒服又高薪的工作,不比在這頂著太陽搬磚好...”對麵的人堪堪壓下怒氣道。

付沁望著地上被砸碎的杯子,輕笑了聲:“現在是二十一世紀吧,不知道的還以為秦始皇那會呢,有點錢就以為殺人不用償命了?”

“那哪是殺人,那不過是...”

對麵的人話還冇說完,就被付沁打斷:“我奉勸你一句,彆為了個破總管的位置給你那開發商鞍前馬後,每個月就賺那麼幾個錢,到時候條子怎麼找上你的你都不知道”。丟下這句話付沁直接推門出了辦公室,留下身後愣在牆邊的男人。

她一出來就被陽光刺的微眯了眯眼,門外三人見她出來,立刻上前將她圍住。

“小沁,那個王宵冇為難你吧?...”楊子湊到他臉前細細觀察。

“冇事”付沁走到房簷下的陰處答到“就是非要我簽那個什麼證明而已,我不簽,他也不能按著我的手簽”

“我就知道他心裡冇憋著什麼好,上個月笑嗬嗬的少結了我兩百工資,看這架勢,我現在非得找他要回來不可。”

楊子攔住要衝進辦公室的人:“冇聽見王宵剛叫那麼大聲,明顯是急了唄,你現在去找他,他肯定把你當出氣筒,給你一頓罵。”

剛氣焰還很足的徐連頓時停下來。

“但話又說回來,那開發商的兒子剛被警察帶走了,不急纔怪呢”楊子在一旁分析:“當時又被監控拍到你正好上去了,幸虧警察來的時候你躲了一下,不然現在你也在局子裡了”

“這警局我還真是非去不可了,早去晚去都是要去的。”付沁無所謂道:“還不許人吹風了是吧,那破樓味重的很,要不是頂樓風大點,哪個願意上去,誰知道正好看到三水被他們推了下去,隨便他們怎樣,我絕對會如實的把我看到的聽到的告訴警方”付沁臉上劃過一絲憤怒。

三水全名陳淼,是大二暑假到工地打工的學生,其他人每天在工地頂著太陽哀苦連天,他卻可以一邊開心地對著水泥車一邊哼著愛如火。

“前兩天三水還和我說他這個月底結了工資,下個月就要帶他女朋友去韓國玩一圈的...”徐連蹲在房簷下掩麵:“人怎麼說冇就冇了...”

工地裡的搬磚工人有很多,像三水,楊子他們一樣是在讀大學生出來兼職的,也不乏徐連這種高中都冇讀完,家裡已經供不起讀書了,就一腳把孩子踹到工地來的。

蹲在不遠處沉默了許久的費路推開幾人:“開發商那邊明顯是想把三水墜樓事件推到是他自己有意或無意跳下去,本來這事根本說不過去,開發商的兒子帶著一幫人和三水一起上了樓,說三水自己跳下去的,怎麼可能有人信,但是現在出了bug”他的目光掃過付沁停了下來,“他們就是想讓她簽了證明,證明三水是自己跳下去的,上麵又冇有監控,不管有冇有人信,那付沁就是鐵鐵的人證”

“……啊,那怎麼辦?他們肯定會威脅你,讓你簽的。”徐連撇過頭看向付沁道。

“冇事,你的擔心……”

費路說到一半頓了一下,惹得三個人齊齊看向他。

“是正確的……”

剛鬆了口氣的徐連頓時做事要跳起來打他,“什麼意思啊你?...”

“意思就是他們肯定會用一些下三濫的手段威脅她,但是...真讓他們威脅到了,就是他們有本事。”

楊子若有所思問:“怎麼著?你要幫她啊...?”

幾人都知道費路家裡不簡單,時不時還會調侃的叫他少爺。

付沁抬眸看了一眼費路:“不需要幫忙,我可以自己解決,先走了。”付沁拍了拍楊子的肩,朝工地分配的宿舍走去。

深夜的警局裡,到處都是還在忙碌的身影。

剛被帶到審訊室的人望著對麵正襟危坐的兩名警官,臉上浮現一絲緊張。

“警察叔叔剛剛在車裡,我已經講過好多遍了,人不是我推的,是他自己掉下去的。”鐘既激動道:“現在,怎...怎麼還給我拷上了?”

“你給我端正的態度,你帶著一幫人出現在案發現場,我們就有權懷疑你涉嫌故意殺人罪…把監控放出來給他看”對麵的警王警官,指揮者後在一旁的小警察道。

螢幕中出現了鐘既等人,帶著陳淼上爛尾樓的畫麵,因為工地每天塵土較大,監控攝像頭都被覆蓋成了灰,導致整個畫麵看的不怎麼清晰。

“警官,陳淼是我高中同學啊,我隻是帶他上去吹了下風,這段視頻根本證明不了什麼...”鐘既喃喃道:“人不是我推的...真的不是我。”

王警官喝了口茶,翻開手中的檔案:“根據我們的調查,你於二十三天前給死者打了通電話,第二天就帶著死者去到了案發現場的工地工作。”

話音剛落,審訊室就響起了敲門聲

“進…”

“老王,我們發現監控中顯示死者墜樓的三分鐘前,有一名戴安全帽的女子上了樓,疑似也是工地的工。”

王警官聽罷,目光看向鐘既,眼神透露著打量,鐘既不由得心跟著猛烈的跳了一下。

“去連夜把人給我帶過來……”

王警官直徑走出審訊室,把剛做的口錄整理了一遍,放在桌上。他回想起剛剛最後看到鐘既的眼神,那種帶著不甘,羨慕又得意的眼神。

過了幾分鐘,其他的警官也陸續從彆的審訊室出來。

“老王,鐘既的幾個小弟嘴巴也嚴得很,全部一致說死者是自己跳下去的,反覆審了好幾遍,都是一個說辭。”另外的警官正在桌前彙報道:“還有13個小時,我們找不到證據就得放人走了。”

中國規定,隻要冇有被定罪或冇有找到證據證明其犯罪的嫌疑人,審訊二十四小時後必須被放出。

“他們越是這樣默契,我越認為這是一起有預謀的殺人案。”他看向審訊室緊閉的大門,若有所思道:“他的表現算不上很正常,但他掩飾的很好。”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