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他說天未晴 > 楔子

楔子

-

“說吧,你又是什麼鬼?”

沈訟前身傾倚著沙發,雙腿交疊,把玩著手裡的金錢劍,吊兒郎當地嚼著口香糖。

“嗯,吊死鬼?不像嘛,你這頭不好好的躺在脖子上。”

“不開口,啞巴鬼?”

“嘖,我耐心不大好,再不開口,就送你去閻羅殿報道了。”

話音剛落,沈訟抬手一個擲去,金錢劍如離弦直擦著那鬼的脖子而過,那鬼原是一邊眼眶空洞無物,硬是生生被嚇得長出一顆新眼球,血淋淋地蕩在眼眶裡,滴溜溜直打轉,滲滲的血奪眶而出。

鬼還是不開口,卻嚇得肩膀直哆嗦,嘴裡嗚嗚咽咽。

靈光一現,沈訟道:“我……不會吧,你禁言咒還冇解掉?”

鬼瞥了少年一眼,翻了個白眼讓他自行體會……

終於,開得了口的鬼摸摸自己失而複得的嗓子,淚如雨下:“你欺負人,阿呸!鬼!我要投訴你!嚶嚶嚶嚶嚶嚶嚶。”血紅的淚水就跟開了閘似的,爭先恐後的湧下,直流三千尺。

見狀,沈訟一個驚躍起,急呼道:“啊嘞,彆哭啊,快快憋回去!”

但是,遲了!地板上紅的一攤黏黏稠稠的著實醒目!至少,在少年眼裡很醒目!!

沈訟頓時覺得自己眼冒金星,頭也疼,腰也直不起來了,一步二暈三跪倒,直撲在跟前,“嗚嗚嗚這紅色怎麼這麼紮眼……好醜哇!”

“哦不,我的板!我剛擦乾淨的闆闆喲,我剛花了我人生寶貴的二十分鐘擦得地,我拿什麼來救你,我一整個爆哭嗚嗚嗚嗚,啊!”正在嚎啕大哭,哭得梨花帶雨的沈訟被一個剛出現的女鬼彈了腦崩子。

同樣的,腦崩子也送給那個哭得泣泣如啼血的鬼。

一人一鬼捂著腦瓜子,瑟瑟縮縮抱成一團。

來者長髮及腰,露出的一張臉麵施粉黛,看起來溫溫柔柔的,身穿白T黑褲,T恤前麵還畫了兩個醜醜的小人。

“臭小子,淨冇事瞎扔劍,還不自己去撿,真把我當你苦力使喚啊,我叫你扔扔扔!”女鬼叉著腰,提溜起少年丟在跟前,指尖使了勁地彈,沈訟哇哇哇亂叫,“林臻姐姐,停,停,錯了,我認錯。”

被冷落的鬼內心一喜,呲著大牙偷摸著準備離開,結果被兩道視線掃射根本不敢動彈,邁出去的腳在風中淩亂……默默收回。嗬,從心,從心懂不懂!這不叫慫!

鬼內心os:倆活爹,放過我,OK?

“臭小子,說吧,這又犯什麼事了?”林臻將劍扔到少年懷裡。

沈訟道:“……他半夜趴一男子床頭,正準備上手掐死男子時,恰好被窗外一個目擊者看見了。哦,那位也交代了,他生前是蹦極蹦死的,既然成鬼了死不了,就多跳幾次樓,嗨一下。”

“……”

“我剛正準備友好地問他原因來著。”沈訟一臉認真地接話。

“…………”沉默。

“友好?你就差掐他脖子了吧?”林臻毫不留情拆台。

“哎呀,逼問對方不就得冷心冷情,凶億點?”

“說吧,原因?”林臻飄到那鬼前。

“嗬,他殺了我,殺了我家人,我以命償命罷了。”鬼輕笑,言語冰冷。

“您說。”沈訟二人洗耳恭聽。

“他拖欠我父親的錢不發!我父親向他多次說明,卻被他帶人打傷了腦子,人也冇了。我報警,警方說證據不足,不允拘役;我打官司,昔日一同被害者的家人不知是收了他什麼好處,冇有人站出來,於是訴訟也敗了。嗬嗬嗬,我該如何,我又能如何,我明知以暴製暴不行,卻不得不走上這條路。有時我也會想,我孤家寡人的冇什麼後顧之憂了,殺了他,世上少一個凶手,多一個倖存者;殺不死,我也能與父親在九泉下團聚……”鬼閉閉眼後,是良久的沉默。

“依你們所見,我失敗了,可我也冇臉再見我的父親了……”

“抱歉。但我想,你的父親會以你為榮。所以啊,不要怕,去見他吧,趁著日還冇落!”沈訟拍拍鬼的肩,鼓勵道。

“哦對,該怎麼稱呼你?”

“程敘。”

“嗯好。我,沈訟。她,林臻。”

“程敘,嚇到你我向你道歉,但是你初出茅廬,還不知阿飄的規矩,‘不殺無辜人,不渡命定節’。我剛如此,以為你知規犯規,抱歉,我衝動了!”沈訟將嘴裡早已無味的口香糖吐掉,又徐徐道,“你若還想報仇,儘管去,我不會阻攔。記住,殺他的時候狠一點,決絕一點,這不光為了你。”

少年的話像漫天星星散落在心上,奇怪的,程敘覺得自己好像找到了追隨的腳步。

而一邊的沈訟隻覺得程敘的星星眼閃到他了。

程敘離開了。

“怎麼想起做好事了?”林臻疑惑。

“不是,我好歹也是在覈心價值觀的熏陶下成長的,根正苗紅好吧!放這麼個為虎作倀的在人間,助紂為虐,”說罷,頓頓又接著道,“等那人渣死了,我們去給他收收屍,願他洗心革麵。”

“成。”

“哦對,你那頭藍髮終於捨得染黑了啊?”林臻注意到少年的黑髮,戲謔道。

“倒冇,過幾天是老沈同誌和柳女士的忌日,我頂頭藍毛去掃墓,他倆能從千裡開外飛回來踹飛我。唉,隻能過幾天再染回來。”沈訟摸摸自己的頭,45度仰望天,歎息道。

“也是,我看著也想踹你……”

“啊!?我不是你的小可愛啦?”少年淚眼汪汪。

“那是過去式,現在時和將來時的你,我給你倆字嗬嗬。”林臻一翻兩個白眼,頭也不回的走了。

~~~~

入夜,沈訟撈起趴在身上的布偶貓歲歲倒頭就睡。

清漣的月光皎潔如水,潺潺淌進室內,窗簾忽地輕晃起,前後小幅度擺動,一個黑髮青衣的公子突然顯現,他靠近著床上的人,慢慢前傾著彎下腰,直到鼻息相抵,眉心相靠。

時間短的隻是時鐘秒針蹦噠的兩三下,卻長的像是流轉了一整個春日,上林花似錦,入池洞水吟。

歲歲意有所覺,掙脫開少年的懷抱,“喵嗚”輕叫一聲躍進來人的懷裡。

“嗤,輕點,彆把他吵醒了,”公子手抵在歲歲額間,“他給你取名叫歲歲?”

歲歲點點頭,本想尋個舒服的位置躺在他的懷中,卻被拎著後脖頸扔下床。

“難聽。”

歲歲os:???

公子os:雖然是分身,但是怎麼比我還先有名字,啊啊啊啊啊,不爽ψ(`)ψ

哼,你就在地板上睡一夜吧\( ̄︶ ̄)/

公子的身影消失了一瞬,又突然出現在沈訟的床上——特指,跟沈鬆同床共枕。他不再有任何動作,隻是靜靜地等著。

待到沈訟翻過身,像撈貓貓一樣,公子卻被他撈在了懷中。他湊得沈訟極近,眼角的淚痣清晰可見,起伏的呼吸悉數撲在他的臉上,他聽見瞭如鼓的心跳聲,一個是他的,一個也是他的。

黑髮下,是被藏匿起的早已紅透的耳朵。

~~~~

第二日,青衣公子早已不見,躺在少年懷中的是貓咪歲歲。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