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萬古第一劍神 > 第798章 小畜生,你有得選嗎?

第798章 小畜生,你有得選嗎?

-

突破了金仙境界,葉寒已經汗流浹背了,他有些虛脫,臉色微微發白,他迅速從人皇戒裡取出了幾株聖靈寶藥,直接填進嘴裡,運轉吞天魔功將聖靈寶藥煉化,頓時間,一股恐怖真元湧入了葉寒的丹田之中,彌補了葉寒的損耗。葉寒不斷地以力量衝擊丹田,這導致葉寒險些虛脫,但如今境界突破了金仙,這一切都是值得的。“終於突破了!”葉寒長舒了一口氣,緩緩地站起身來,他喊道:“帝血劍器靈?”而此時,帝血劍器靈愣在了原地,早已是一臉懵逼,很茫然,眼神滿是困惑,剛纔發生了什麼?葉寒突破了金仙?分明一開始隻是真仙初期,如今搖身一變,居然直接變成了金仙初期?太他媽離譜了吧!一個大境界,說突破就突破了,這也太逆天了吧?帝血劍器靈吞嚥了幾口口水,終於是回過神來,它眼神複雜的看著葉寒,就像是看著妖怪一樣。“……你這是什麼眼神?”葉寒無語道,察覺到了帝血劍器靈的異樣。“敬佩!”帝血劍器靈目光灼灼,回答說道:“活了這麼多年,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彆人一次突破兩三個小境界就已經很逆天了,而你,居然一次突破一個大境界,你真的是人嗎?”“……彆發癲!”葉寒吐槽道,“我不是人是什麼?”“妖孽!”帝血劍器靈認真的回答道:“如果不是妖孽,那你怎麼可能一次突破一個大境界?”“為什麼不可能?”葉寒反問了一句,嗬嗬一笑,解釋說道:“我早就該突破了,不過為了境界大圓滿,我壓製太久了,剛纔一次性爆發了體內壓抑的力量,就直接從真仙突破了金仙。”“厲害!”帝血劍器靈徹底的服了,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感慨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這話真是不假。一代人,更比一代人逆天!葉寒,你真的是讓我大開眼界了!”葉寒淡然一笑,此刻他吸收了大量的聖靈寶藥,臉色已經恢複了紅潤,體內充滿了渾厚的真元,遠比之前更強大,畢竟他之前隻是真仙,而現在是金仙。“有人來了!你小心!”突然間,帝血劍器靈提醒說道:“是一男一女,很可能是來找你尋仇。”“嗯,我也感覺到了。”葉寒頓時目光一沉,嚴肅道:“這個山洞很僻靜,我躲進了這裡,不會被輕易發現。既然是一男一女尋來,應該不是衝我而來,而是想要在這裡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見不得人的事情?”帝血劍器靈若有所思,好奇問道:“那是什麼事情?”“……”葉寒一陣無語,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帝血劍器靈,沉聲道:“你敢在我麵前裝懵懂無知是吧?”“不,我是真的不知道。”帝血劍器靈認真道。“偷情!懂了吧?一男一女,莫名其妙的來了這麼僻靜的山洞,不是為了偷情,還能是為了什麼?”葉寒無語道。“原來如此。葉寒,你怎麼這麼有經驗?你小子,該不會也偷情過吧?”帝血劍器靈咧嘴一笑。“滾蛋!給老子爬!”葉寒吐槽道,他就知道!帝血劍器靈活了億萬年之久,怎麼可能不知道男女之間那點事兒,一男一女來到僻靜的山洞,不是為了偷情,難道還能是為了聊天嗎?“趕緊躲起來!”帝血劍器靈沉聲道:“那兩個人來了!”葉寒迅速閃身,直接躲到了一塊岩石後麵,而帝血劍器靈也回到了帝血劍裡,葉寒施展龜息**,直接收斂氣息,壓製真元,避免泄露蹤跡。“瀟哥哥,你彆這麼心急嘛!”一個嫵媚女子嬌羞說道。“脫,快脫啊!”男子名叫林瀟,此刻他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脫去蔣玉兒的裙子,他目光炙熱的盯著蔣玉兒說道:“玉兒妹妹,你知道嗎?這幾日,我真是想死你了!”“嘿嘿,瀟哥哥,人家也很想你呢!”蔣玉兒捂著嘴輕笑一聲,嬌羞嫵媚地說道:“瀟哥哥,人家最近學習了新的技法!”“嗯?什麼技法?”林瀟頓時熱血沸騰,很激動地看著蔣玉兒質問道。“夜下吹簫!”蔣玉兒擦了擦嘴,笑眯眯的看著林瀟說道。“好啊,現在剛好是夜下!”林瀟激動說道,已經迫不及待了,他直接按住了蔣玉兒的腦袋,而蔣玉兒也特彆的順從林瀟。一男一女,在山洞裡**,顛龍倒鳳,不知道天地為何物!一時間,兩個人全都舒服爽到了極致!帝血劍器靈認真研究這一幕景象,開口問道:“葉寒,這就是你剛纔說的偷情嗎?還挺帶勁!”“……你他媽!”葉寒忍不住罵了一句,無奈道:“你說你是不是傻?人家倆待在這裡偷情,你偷看就算了,為什麼還要故意說出來?最他媽離譜的是,你為什麼這麼大聲的說出來?”“誰?”林瀟猛地回過神來,一把推開了胯下的蔣玉兒,他目光冷若寒霜,眼神冰冷的盯著遠處一塊岩石,大喝道:“還不滾出來嗎?”“被髮現了?”帝血劍器靈驚訝道。“……你說話聲音這麼大,人家又不聾,咱們倆想不被髮現也不太可能。”葉寒很無語的說道。“冇事,一個金仙,一個天仙,構不成什麼威脅。”帝血劍器靈嘀咕道:“以後偷看彆人偷情,一定要小點聲音。”葉寒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帝血劍器靈這個蠢東西,擺明瞭是故意的,不過這樣也好,反正林瀟和蔣玉兒隻不過是金仙和天仙,對葉寒冇有什麼威脅。葉寒提起了帝血劍,從岩石後麵走了出去,他一臉尷尬的苦笑道:“不好意思啊,一不小心打擾到了你們。那個……哥們,你應該冇被嚇痿吧?冇痿的話,那你們繼續!我先走一步!”蔣玉兒擦了擦嘴巴,一臉嬌羞的倒在了林瀟的懷裡,她眼神冷厲的盯著葉寒,冷冰冰地說道:“小畜生,你偷看了那麼久,老孃的**都被你看光了,你還想走?嗬嗬,要麼你乖乖地把你那雙眼睛挖下來,要麼你就把命留下。”葉寒眉宇緊鎖,臉色凝重,沉聲道:“美女,我既不想挖眼睛,也不想把命留下,你說我該怎麼辦?”“小畜生,你有得選嗎?”林瀟表情猙獰凶殘,猛地拔劍而出,狠狠地刺向了葉寒,他暴怒道:“偷看了我和玉兒妹妹偷情,你還想活著離開這裡,真是癡人說夢!乖乖地把命留下吧,小畜生!”葉寒無奈搖頭,輕歎道:“行吧,你想死,我滿足你!”唰!下一刻,葉寒出劍了,手中帝血劍迸發出了一道血光,淩厲劍刃後發先至,瞬間落在了林瀟的脖子上。林瀟一臉茫然,來不及反應,頓時感覺脖子突然一涼,緊跟著,大量血液從他的脖子上飆射而出。“不……”林瀟發出了淒慘絕望的聲音。他可是天仙境界初期,前不久,剛從外門進入內門,如今他是內門弟子,身份地位何等尊貴?以他的實力,可以碾壓任何一位金仙,但是,他萬萬冇想到葉寒劍法這麼強大,分明隻是金仙境界初期的螻蟻廢物,外門弟子的最底層,怎麼可能這麼強大?然而,他冇有機會思考這個問題了,葉寒的劍橫劈斬下,從他的脖子切過,斬斷了他的腦袋!蔣玉兒瞳孔皺縮,她待在遠處目睹了這一切,見到葉寒斬殺林瀟,她嬌軀顫抖不停,一臉恐懼的摔在了地上。“彆,彆殺我……我,我還有利用價值!”蔣玉兒倒在地上,臉色慘白瘮人,朝著葉寒求饒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