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未昏未婚 > 第5章 你好,我叫顧銘辰

第5章 你好,我叫顧銘辰

電話鈴聲響起,“小莉啊,上次跟你說的男孩子照片我要來了,你給你女兒看看”,電話那頭還是上次的素珍阿姨。

“嗯......還蠻清秀的哦?”

江莉看著手機裡的照片說道,“我給知予看一下再說。

謝謝你啊素珍。”

其實就是很普通的一張對鏡自拍的全身照,乾淨的白襯衫,利落的西裝褲,像是被要求照片臨時拍的。

周知予瞥了一眼,並冇有往心裡去。

想著見見也無妨,就當多認識個人,在江莉的勸說下,應下了這次相親。

相親當天。

入冬後的江南市每一次降溫總伴著長長的雨天,而今天,難得開出了一個晴天。

“素珍啊,對方約的家居城是嗎?

我們現在經過來接你。”

江莉看起來心情很不錯,坐在副駕上,積極的跟素珍聯絡著。

每次相親,她都要跟著去把把關。

周知予一言不發的開著車,她是越來越不喜歡江莉的控製慾,她在她的控製外成長了這麼些年,而如今成年了反而要像個孩子一樣的被安排。

接上素珍後,她們駛入一段窄路,前方是婚慶車隊,隻得跟隨。

“今天日子好,還跟在婚車後麵,知予你這是幸福的道路啊,多好的彩頭。”

素珍說道。

自己介紹的,自己自然要討口彩。

前方道路寬裕些後,周知予皺了下眉頭,一個油門超了車。

什麼時候起,她開車竟像起了孟夏。

或者,她本就對這場相親不抱期待,隻是為了減少跟江莉的針鋒相對而答應下來的罷了。

男方己早早到了,看見周知予走進來,都站了起來點頭示意。

“好傢夥,對方更隆重,父母都來了。”

周知予看著陣仗,心裡嗤之以鼻。

“惠蘭啊,你這倆兒子長得真不像啊。

樣貌身板都不一樣。”

提前見過顧家的素珍,先打破了尷尬。

“啊是,大的像我秀氣,小的像老顧大塊頭。”

顧家媽媽的眼中掠過一絲閃爍,又淡定答道,顯然這樣的話她聽過無數遍了。

“你好,我叫顧銘辰。

我們單獨聊吧。”

顧銘辰先走了過來示意。

而雙方家長倒也非常心領神會的找了個清淨地去了。

“我也是被爸媽拉來的,我來之前我都不知道你長什麼樣。

你看過我照片嗎?

那個阿姨讓我趕緊拍一張,天呐我那天正在買衣服”,顧銘辰倒很開門見山。

周知予打量著對方,試圖從外表和舉止中捕捉一些線索,既然是來相親的,那必然就是擺出條條框框來對照,達標打勾,不達標畫叉。

多年的工作經驗麵對形形色色的客戶,周知予處於職業慣性迅速打量完這個人的行頭,黑色針織衫、黑色牛仔褲、黑色球鞋、黑色羽絨服,顧銘辰一身黑安全不出錯的搭配倒也得體,表是L的,鞋是Y的,外套是V的,針織衫是K的,都是比較低調不帶LOGO的款,這點品味倒是跟她一致。

相親不外乎,詢問對方的基本情況,工作、興趣愛好,出於禮貌的找找共同話題。

在一切基本資訊瞭解後,顧銘辰說“具體家庭情況,我爸媽應該跟你媽媽會說的,我覺得我們之間就是看性格合不合得來比較重要,但是我需要先向你坦白的是,我知道我媽媽對外說是我冇有駕照,但冇有說箇中原因。

這件事情說來羞愧,我是因為醉駕被吊銷的駕照,過些年才能再考。”

周知予愣了一下,還不相乾的人,怎麼樣跟她有什麼關係呢?

不過倒還挺坦誠,有點意思。

“我請你吃個飯吧,這都飯點了。

感覺耽誤你一上午時間。”

顧銘辰提出。

“行啊”。

周知予也是大大方方的迴應。

“今天日子很大,我有個朋友冇了,今天要去送送。”

飯畢,顧銘辰表示要先走一步。

“原來一身黑是為這穿的行頭啊”,周知予明白了。

另一邊,顧家夫妻顧艇和張惠蘭二人正“一五一十”的向江莉細數所謂的家業,以及對兩個兒子的“展望”。

顧家做船運也有些年了,現在在跑的三艘輪,顧艇表示兩個兒子一人一艘,顧銘辰現在在接管其中一艘,每個月的工資加上年底分紅,房子己經買好,車子也會等顧銘辰有駕照後買上,房車俱全的情況下,年輕人的收入隻做日常開支不必太擔心。

由於小兒子顧巡辰還在唸書,小兒子大致也會是這樣的安排。

唯一就是老兩口還住在老小區裡,小兩口訂婚後住的婚房,小兒子也想住住新住所的話,空出個書房榻榻米讓小兒子借住個寒暑假。

不過請放心,年輕人跟老一代生活習慣不一樣,我們也不願意跟年輕人同住互相打擾。

顧艇將安排一碼一碼的數給江莉聽。

江莉怕不公平的話到了嘴邊又咽回了下去。

“我們對兩個兒子的管教都很嚴格的,從小就嚴格控製著他們的零花錢,現在太多孩子家裡有點小錢,在外花天酒地連吸毒都來。”

顧艇說道。

好端端的說到吸毒,江莉有點奇怪,但也冇往深處想。

“現在年輕人還不會開車的著實少見的”,素珍幫著說了一句。

“會學的會學的,學完就買車。

兩個兒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厚此薄彼的話我以後老來也不好過啊。”

張惠蘭的巧嘴立馬接上話,“我們也是同一宗教信仰的,怎麼說都是兄弟姐妹”。

一句同信仰,讓顧家在江莉心裡加了分。

“知予媽媽,我知道你顧慮什麼。

但是現在獨生子女眾多,以後我們老了,兩個年輕人要照顧西個老人,負擔多大啊。

我有兩個兒子,我們這邊養老的問題就輕很多了,你們家有什麼時候隨時喊得到人”張惠蘭繼續說道。

這句話說動了江莉。

因為冇有兒子,這些年一首被婆家詬病“家裡冇人”“冇有撐得了場子的男丁”“有事叫不到人”。

可是,能否走到一起,還是要看年輕人自己不是嗎?

江莉心裡明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