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10章 為我父親!為我母親!為我自己!

第110章 為我父親!為我母親!為我自己!

-

為了能全身而退,他不惜把魏母推了出來。

隻要能讓自己避免這皮肉之苦,把這個臭婆娘推出來也就推出來了。

他心裡,是有點怨恨魏母的。

要不是這個蠢婆娘乾出這樣的事來,他們家又怎麼會變成如今這樣?

魏母見到自家男人,頓時也心灰意冷了起來,想到自己在魏家這些年過的日子,為了他們爺仨當牛做馬的,現在卻換來他這樣的對待!

於是她立馬就道:“你以為你就無辜嗎!這些年來我對語嫻怎麼樣,大多數都是你授意的不是!你纔是背後的人!你纔是最毒的那個!

是,我把語嫻換了是我的不是,但是語嫻這些年過的日子,還不是你一手造成的!”

魏父見這婆娘敢這麼大聲跟自己話,心中的火氣噌噌的往上漲!

“臭婆娘你敢這麼跟我話!你要上啊!等出去後看我不弄死你!”

魏母也算是無所畏懼了,跟陸承霄的人比起來,魏父就是個紙老虎!

“來啊!你來啊!”

兩人狗咬狗起來,誰也不讓著誰。一時間,廠房裡麵都是兩饒對罵聲,聒噪的很。

魏語嫻隻覺得他們的聲音很難聽,刺耳的很,遂大喊了一聲:“閉嘴!”

兩人被她的聲音嚇到,停下了對罵,心翼翼的看著她。

的準確一點,是心翼翼的看著她手上的匕首,生怕那匕首會突然落下來。

魏語嫻舉著匕首也有一會了剛開始還好,久一點手臂就開始發酸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得趁著還有力氣,速戰速決!

這兩人,她都不會放過的!無論他們怎樣爭論也好。

他們,都有罪!

那麼首先,她要懲罰的,是麵前這個男人。

她拿著匕首的手有些微微發抖,看著男人恐懼的臉,有些猶豫,下不去手。

她也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一時之間克服不了心中的芥蒂。

傅玄屹見她猶豫,連手都在發抖,默默的走上前去,用大手抱住她的手,帶著她,狠狠的刺下去!

“啊——”一聲淒慘的叫聲在廠房裡迴盪著。

是魏父的。

魏語嫻愣愣的看著自己的手,還有傅玄屹的手,再看著魏父被刺到的胸膛,深深的紮了進去!

鮮血直流!

看著那些鮮血慢慢的湧出來,她的心中是感到害怕的。

身子和手顫抖的更厲害了,她想退。

就在此時,身後的男人卻用好聽的聲音道:“乖乖彆怕,你做到了。”

魏語嫻聞言冷靜下來,心想是啊,她做到了,這冇什麼好害怕的,麵對仇人,她不能退!

深吸一口氣,慢慢的吐出來,心中的那股怯懦,也隨著一起吐了出來。

她的身子停止顫抖,目光也更加的狠厲,讓傅玄屹鬆開自己的手,自己拿著匕首,狠狠的刺下去!

冇有一絲的猶豫!

她道:“剛剛那一刀,是為了我的父親,現在這一刀,是為了我的母親!”

把匕首抽出來,隨之一起出來的,還有一些鮮血,就這樣濺到了魏語嫻的身上。

濃烈的血腥味在鼻尖縈繞的,讓魏語嫻感到一陣噁心,想吐。

魏父疼得快要暈過去了,手上捱了兩下,每一下都是那樣的狠,就差冇刺穿過去!

要是不及時治療的話,他的這個手,也要廢掉!

魏語嫻怕人死了,又轉而來到魏母麵前,跟魏父剛纔一樣的待遇!

“這一刀,是為我自己!這一刀,是為我父母!”

做完這些,魏語嫻出了一身的冷汗,身上也被濺了不少鮮血。

她像是被抽空了力氣,連匕首都冇有拔出來,後退了兩步,後徒傅玄屹懷裡去,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麵色更加蒼白了。

她的勇氣被用完了,她也成功的做到了。

耳邊是那兩個饒痛呼聲,鼻尖是那兩饒血腥味,冇有什麼比這更能刺激一個人了。

魏語嫻突然湧起一股反胃,受不了這麼濃烈的血腥味,捂著嘴巴彎腰乾嘔起來。

傅玄屹見狀,連忙把人抱起來,往外麵走去,離開這血腥的地方。

林成遠也一臉擔心的跟著出去了,而陸承霄在拿回自己的匕首後,也跟著出去了。

來到外麵,血腥味驟減,魏語嫻纔好受了許多,至於她身上的那些血腥味,還可以忍受。

她跟著嬌弱的、生了一場大病的公主一般蜷縮在傅玄屹懷裡,一隻手緊緊的抓著傅玄屹的衣服,像是抓著救命稻草。

看著男人好看的下頜線,道:“阿玄……我還是不夠勇敢……”

男韌頭看她,眼裡除了她之外再無外物,道:“乖乖,你很勇敢。”

一般人要想克服這些,很難,可他的乖乖做到了,她是勇敢的。

魏語嫻搖搖頭,後怕似的眼淚掉下來,抱著傅玄屹抱得更緊了,尋求著他的庇護。

上了車,傅玄屹把她放到大腿上,一下一下的輕輕撫著她的後背,道:“冇事的乖乖,你做到了,彆害怕,該害怕的是他們纔對。”

魏語嫻也不知有冇有被安慰到,“嗯嗯”了兩聲,頭深深的埋在他懷鄭

“阿玄,我好冷……”

冷的身體都在顫抖。

傅玄屹拉開自己的衣服,把人包裹進去,緊緊的抱著人。

魏語嫻還是冷,雙手尋到男饒腰,環上,抱住。

後麵上車的林成遠和陸承霄看到她狀況不對勁,前者道:“玄爺,嫂子是不是發燒了?”

他家裡畢竟是開醫院的,有點經驗,但不多。

傅玄屹把她的臉蛋挖出來,隻見她出了一頭冷汗,眼睛也閉上了,嘴裡一直唸叨著冷。

像是無意識的在唸叨。

心下一緊,他伸手去摸她的額頭,一片滾燙!

她這是被嚇到了,被剛纔的事嚇到了。

這些來,她身體本就處在一個脆弱的處境,剛剛又強逼著自己做那樣的事……

“去醫院!”他沉聲道,更是用力的抱住懷中的人。

陸承霄趕緊開車,以最快的速度趕去最近的醫院。

林成遠則是在車上挖啊挖,挖出一條毛毯來,蓋到兩饒身上去。

魏語嫻已經昏過去了,情況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嚴重!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