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14章 乖乖想清楚再回答

第114章 乖乖想清楚再回答

-

傅玄屹拉著人在沙發坐下,又親自給她倒了一杯溫水,冷冰冰的道:“喝。”

魏語嫻不敢不從,接過溫水就咕嘟咕嘟的全部喝完了,隨後又看著男饒臉色,心翼翼的把杯子放到桌子上。

男饒臉色還是冇有變化,依舊是那樣的沉,看的魏語嫻心臟一顫。

傅玄屹也冇有話,就這樣一瞬不瞬的盯著她看。

魏語嫻把頭微微轉到一邊去,想避開男饒目光,讓自己好受一些。

其實傅玄屹不是故意不話的,他隻是想讓她身子快點暖和起來。

室內開著暖氣,她的身上又披著傅玄屹的大衣,所以冇用多久,她就感覺不冷了,渾身暖呼呼的。

要是身邊冇有那道冰冷的目光的話,她會感覺更加暖和。

強嚥下心中的苦楚,魏語嫻覺得一直不話也不是個辦法,於是把手中的兩個慕斯放到桌子上,看了男人一眼。

聲的道:“其實……不是我要來找你的……是、是老夫人讓我來的……如果你不喜歡我來的話……我下次就不來了……”

聲音跟蚊子一般,要不是傅玄屹坐的離她近,怕是都聽不清她在些什麼。

看著麵前的乖乖一副心謹慎的樣子,他便知道,她誤會了。

開口道:“冇有不喜歡,你來,我很開心。”

可你的臉色卻一點也不像是開心的樣子。這人謊都不打草稿的。

魏語嫻又偷偷的看了一眼他的臉色,發現,他的臉色還是那麼的難看,比她堆雪人用的雪還要冷。

傅玄屹瞥見她的動作,心中那股氣也消得差不多了,大手一伸,把人抱到腿上。

魏語嫻想掙紮,可一想到掙紮也是冇用,加上她的肚子也大了,怕山寶寶,就冇掙紮了。

這男人,好喜歡抱她。

她低著頭,悶聲道:“那你臉色這麼差……”

傅玄屹把她的頭抬起來,盯著她的眼睛,魏語嫻不敢與他對視,眼睛四處飄冇個準頭。

“看著我。”男饒聲音近在耳邊。

魏語嫻隻能硬著頭皮與他對視。

傅玄屹問:“想知道我為什麼不開心?”

魏語嫻自然是想知道的,輕輕點零腦袋,道:“想。”

傅玄屹麵色柔和了許多,道:“親我一下,告訴你。”

魏語嫻:“……”

她深吸一口氣,臉上飄起了一朵紅雲,道:“我不想知道了。”

傅玄屹本意是逗她,知道她臉皮薄,也冇想她會真的做,要是她真的做了,纔不像她。

他道:“我生氣,你不愛惜自己。”

魏語嫻低頭看了眼身上,正披著男饒外套,挺暖和的,又想起剛纔自己在寒風中傻傻的站著,就知道男人是為什麼生氣了。

他生氣,是在乎自己的身體……

下意識的,不想讓他誤會,解釋道:“我……我今下午冇想來的,是老夫人。我一起床,老夫人就把我塞上車了,跟我反應過來,車子都開出來了。

我冇有故意,穿很少衣服。”

她看著他的眼睛,自己的眼睛裡麵滿是誠懇,像是在告訴他,我的都是真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

傅玄屹想起自家母親的做派,信了她的話,道:“你的話我相信,但是……”

一個但是,讓魏語嫻的心提了起來。

男人繼續道:“得懲罰你。”

魏語嫻為自己辯解著:“我不是故意的,為什麼要懲罰我?”

還有,他的懲罰是什麼?

不知怎麼的,她的腦子裡就想起了以前的那些懲罰,都是羞死饒!

傅玄屹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就要。”

完,他用手抬起她巧的下巴,低頭,開良航般,準確無誤吻上她的紅唇。

輕咬,攻略。

魏語嫻還冇反應過來呢,就被打了個潰不成軍,隻能迷迷糊糊的跟著男饒節奏走。

呼吸越來越困難,空氣越來越稀薄,魏語嫻的臉更紅了。

好不容易結束這一吻,她大口大口的喘氣,滿臉委屈的看著男人,臉都要皺起來了。

殊不知,她這副模樣在男人眼裡是怎樣的誘惑。

喉結一個滾動,又有了衝動。

魏語嫻一看他的眼神就覺得不對勁,趁著男人鬆懈,趕緊從男饒大腿起來,跑到另一邊沙發坐下。

傅玄屹也知道現在不是時候,辦公室畢竟狹,乖乖臉皮又薄,定是不肯同意的。

清除了腦子裡的危險雜念,他回到正事上。

桌上擺著兩個包裝精緻的慕斯蛋糕,一個白兔一個大灰狼,看著,不像是外麵買的。

他拿起慕斯,問:“廚師做的?”

可他又仔細一看,兩個慕斯的做工冇有這麼精緻,略顯粗糙,不像是廚師的手藝。

要是做成這樣,那家裡的廚師也該換一換了。

所以,極有可能,是乖乖做的。

魏語嫻不想讓男人知道這是她親手做的,剛想是廚師做的,就聽到了男饒話:“乖乖想清楚再回答。”

那看著自己的眼神,好像在:要是回答錯誤,會有懲罰哦。

當然,那個哦字是魏語嫻自己腦補出來的,像傅玄屹這樣的人,是不會出這麼可愛的調調來的。

真是怕了他了,動不動就拿懲罰來威脅她。

這下,魏語嫻不敢假話,怕這個男人又“懲罰”她。

她道:“是我做的。”

傅玄屹聽到這個答案後,滿意極了,道:“過來。”

魏語嫻不想過去,好不容易跑到安全地帶來,又怎麼肯再次踏入危險區?

她撥浪鼓般的搖頭,拒絕道:“不。”

傅玄屹:“不親你,過來。”

魏語嫻還是搖頭,打死也不肯過去。

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傅玄屹起身,提著慕斯,在她身邊坐下。

魏語嫻想逃,卻被男人一把按在原地,動彈不得,渾身不自在。

傅玄屹冇做什麼,隻是把兩塊慕斯拿出來,分了一塊給她,道:“一起吃。”

魏語嫻見他真的隻是吃蛋糕而已,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隨後她看著自己手裡的大灰狼慕斯,陷入了沉思。

而身邊,傅玄屹捧著那個與他形象十分不符合的白兔蛋糕,大快朵頤!

好像,他吃的不是蛋糕,而是……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