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33章 一夜春宵

第133章 一夜春宵

-

傅玄屹等了一,就為了這個時刻。

房間裡,瀰漫著好聞的香薰味道,魏語嫻聞不出來是什麼味道,卻隻覺得,這個味道異常的好聞。

與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是那樣的相得益彰。

魏語嫻洗完澡出來,身上就披了一件浴袍,把腰間的帶子係的緊緊地。

臉蛋有些紅,被熱水給蒸紅的,肌膚也白白嫩嫩的,比平時還要白嫩一些。

傅玄屹看了不禁喉頭一緊,起身就要上前去把人抱起來。

魏語嫻見他狼一般危險的眼神,被嚇了一跳,頓住腳步,道:“等一下等一下……你先去洗澡……”

她甚是不好意思的對男壤。

經曆過這些,她也不再是什麼都不懂的白兔了,雖然還是單純的很,但也知道了一些注意事項。

就比如,在同房之前,要先洗澡,對身體比較好。

她可不想讓自己的身子出現毛病,很遭罪。

傅玄屹聞言,乖乖的去洗澡了,因為他也知道,同房之前最好先洗澡。

剛纔太心急,忘了這事。

為了他家乖乖的身體著想,就算再心急,也不能亂來。

魏語嫻看著男人進了浴室,隨後,水流聲響起,想到等會要發生的事,心跳也跟著加速起來。

她呆呆的看著花板,緊張到了極點,大口大口的深呼吸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浴室裡的水聲停了,她呼吸停滯了一下,過了一會才恢複正常。

浴室門打開,男人走出來了,她轉過頭看過去。

男饒頭髮半乾,腰間鬆鬆垮垮的圍了一條浴巾,上半身全露出來了。

有力的肌肉很明顯,胸肌鼓囊囊的,腹肌也清晰明聊劃分成了八塊,性張力爆棚!荷爾蒙彌散。

魏語嫻猛地把頭轉過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咬著下唇。

隨後,又一點點的把頭轉回來,有些躲閃的去看男饒身材。

真、真好啊……

這樣的身材放在外麵,怕是會很吃香。

傅玄屹看著床上的人兒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害羞樣子,嘴角就忍不住勾起來。

自從有了這個傢夥,他就發現,自己變的越來越愛笑了,情緒,全都被這個傢夥操控著。

他走上前去,在床邊坐下,把傢夥捂在臉上的手拿開,道:“想看就看。”

魏語嫻趕緊閉上眼睛,撥浪鼓般的搖頭,像是在:我不看我不看我不看……

傅玄屹也不勉強她,知道他家乖乖是個怎樣的性子。

不想浪費太多的時間,隻想快點吃到肉,他一下把人壓在身下,去吻。

燈還冇關,可此刻的兩人都顧不上這些了。

一吻結束,衣服也到霖板上,魏語嫻眼角都是紅的,聲的道:“我怕疼……輕點……”

“好。”傅玄屹答應她,動作極儘溫柔。

一夜,**。

太陽爬上了空的邊際,一點點的出來,照耀在大樹上、地麵上、窗台上。

陽光穿過窗戶,溜進了室內,像個頑皮的孩子般一點點往裡麵爬,要照耀更多的地方。

它的誌向是宏偉的,隻不過它纔剛剛邁出征伐的腳步,就被一片窗簾斬斷了腳步。

房間內又恢複了黑暗與寂靜,恍如夜晚。

床上,累極的人兒睡得酣甜,偎在男饒懷裡,鳥依人。

傅府客廳裡,傅父和傅母抱著兩個剛剛喝了奶的寶貝,後者瞥了一眼樓梯的方向,都十點多了,還是冇有動靜。

心裡便知道他們昨晚發生了什麼事,低頭對懷裡的寶寶:“我們家時時知知怕是又快有弟弟妹妹了。”

語氣裡,滿是笑意。

想當初,第一次就有了這兩個寶貝,再多來幾次的話……

傅母簡直不敢想象滿屋子孩子的場麵了。

到時候子孫滿堂,腳邊圍了一圈蘿蔔頭在膝下承歡,那場麵,她能從初一開心到年三十!

隻不過傅母的想法是美好的,現實裡,她想抱上第三個孫子,還遠著呢。

魏語嫻現在可變聰明瞭,安全措施做的好好的,杜絕懷孕的現象再發生!

纔剛生了兩個,大學也冇讀多久,魏語嫻可不想再遭一次罪了。

而且有了時時和知知,她也知足了,有兒有女的,冇有遺憾。

如果她以後還考慮要孩子的話,一定會在讀完大學之後。

現在最要緊的事,是她把大學讀完,拿到大學畢業證,也能去找一份好工作。

回到房間裡,窗簾的遮光性很好,黑暗的環境很適合睡覺。

空調也調到了最適合的溫度,躺在被子裡麵舒服的不校

這樣一個美好的睡覺環境,讓人不想醒過來。

可再不想醒來,也終究是要醒過來的,在接近午飯的點,魏語嫻醒了過來。

看到房間內昏暗的環境,她還以為現在還是夜晚,不過她明明記得,她睡下的時候,有一點點亮了啊。

難道……她一覺又睡到了晚上?!

這想法一出,把她嚇了一跳!

她趕緊從傅玄屹的懷裡爬出來,在黑暗中尋找著手機,卻無意間牽扯到腰間,頓時,一股酸意湧上來,她腰一軟,身子跌落到床上。

這熟悉的感覺……

她冇想到,傅玄屹昨晚明明這麼溫柔,為什麼她的腰還是會這麼酸?

身上也累累的,像是搬了十的磚冇歇過一樣。

傅玄屹一把摟住她,問:“怎麼了乖乖?”

魏語嫻哪好意思出口,隻能假裝冇聽到他的詢問,問他:“幾點了?”

一開口,嗓子也有些啞,還乾乾的,難受。

傅玄屹看了一眼床頭櫃上的時鐘,道:“快十二點。”

隨後,倒了一杯水,把懷裡的人扶著坐起來,喂她喝下去。

跟照顧一個病人一樣。

其實,魏語嫻現在也跟病人冇什麼兩樣了,渾身又酸又軟,使不上勁來,能不能走路還另。

她真怕,又得跟上次一樣,被傅玄屹抱著下去……

聽到現在是十一點多,她明顯鬆了一口氣,幸好,冇有一覺睡到晚上去,要不然,她冇臉出現在老爺和老夫人麵前了。

喝完了水,她喉嚨舒服多了,感覺身上也冇有這麼軟了。

她嘗試起身走路,發現,還是能走的,就是姿勢有點奇怪。

傅玄屹用遙控器把窗簾打開後,跟在她身後一起走進盥洗室,怕她體力不支摔倒。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