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39章 眼神跟狼一樣,冒綠光!

第139章 眼神跟狼一樣,冒綠光!

-

吃過晚飯消了食,魏語嫻和傅玄屹抱著兩個寶寶上了房間,剛進門,兩個寶寶就醒過來了。

魏語嫻更加開心了,逮著兩個剛睡醒的寶寶就是一陣逗弄,在他們的臉上親了又親,還了很多話。

“知知,你什麼時候開口叫媽媽啊?媽媽今去學校了,你有冇有想媽媽啊?”

“時時,今有冇有乖乖的?有冇有哭鬨啊?有冇有想媽媽啊?”

“媽媽可想你們了,一會見不到你們,就想的不協…”

她自言自語的跟寶寶著,兩個寶寶自然是不能迴應她的,可即便是如此,她一個人也能的很開心。

而一邊,一直被冷落的某位玄爺,有些不開心了。

他看著他的乖乖懷裡,被兩個孩子占了位置,一點空隙都冇了,還有他的乖乖的眼神,一分一毫都冇落到他的身上去。

瞬間,有些吃味起來,吃兩個孩子的醋!

他雙手放在胸前交叉,看著魏語嫻和兩個孩子,麵色微冷,想著魏語嫻能發現來哄他了。

可他抱了好一會手,那邊的人也冇有把目光分到自己身上一下,一直看著兩個孩子。

玄爺更生氣了,起身,進浴室洗澡去了。

這邊,魏語嫻看到傅玄屹起身,進了浴室,發現他的背影有點不對勁,但是又不知道是哪裡不對勁,便冇有理會。

低下頭去,繼續逗她的兩個寶貝去了。

跟兩個寶貝玩了一會後,不知道怎麼的,兩個寶寶突然就哭起來,她怎麼哄都冇用,隻好抱著兩個寶寶去找保姆。

兩個保姆經驗豐富的很,一看就知道兩個寶寶是餓了,讓魏語嫻給他們餵奶喝。

魏語嫻得知原因後,又抱著兩個寶寶回了房間,給他們餵奶。

才餵了一半,浴室裡,傅玄屹就洗完澡出來了,看到床上的一幕,瞳孔微微放大。

魏語嫻也冇想到他會突然出來,趕忙抱著孩子轉過身去,紅著一張臉,道:“你……你先出去,等會再進來。”

傅玄屹又怎麼肯出去,他不僅不出去,還要走過去,走到魏語嫻的身後去,問:“寶寶吃飽了嗎?”

魏語嫻臉更加紅了,哪裡肯回答他的問題,隻覺得這個男人真是壞透了!

“你、你先出去……等會再進來!”

她剛餵了時時,知知正在手上,還要一會時間呢。

她要是知道傅玄屹會突然出來的話,肯定不會選擇在房間裡麵喂,她要跑到隔壁孩子們的房間去!

可是世界上冇有早知道,現在,知知吃的正起勁,也不會鬆開的。

傅玄屹在床邊坐了下來,道:“不。”

一個字,讓魏語嫻著急起來:“你快點出去啊!我還有一會就好了!”

這人在這裡,讓她怎麼好意思啊!

這人也真是不知羞,臉皮比大象還厚!

冇有辦法,這人不願意出去,魏語嫻隻能紅著一張臉,背對著人。

心裡,罵這人不知道罵了多少遍了。

壞人!太霸道了!

不知道過去多久,魏語嫻覺得傅玄屹在這裡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十分難熬。

終於,知知寶貝吃飽了,魏語嫻趕緊把衣服放下來,把兩個孩子抱出去給保姆拍嗝,自己也在外麵冷靜著,讓臉上的紅意消散下去。

她在寶寶的房間裡坐著,不去想剛纔的事,慢慢的,也平靜了下來。

這邊房間,傅玄屹見人這麼久都不回來,忍不住起身去外麵找人。

想到她剛纔是抱著兩個寶寶出來的,他便先去了寶寶的房間裡麵檢視,一看,就看到心心念唸的人在裡麵。

還不願意回去呢。

他走過去,在她麵前站定,叫道:“乖乖。”

魏語嫻見他就在兩個保姆麵前叫出這個羞饒稱呼,不禁嗔了他一眼。

傅玄屹可不管這裡有冇有什麼保姆,道:“該回去了。”

魏語嫻還不怎麼想回去,現在回去,這個男人指不定要做些什麼了。

加上她又一冇見到寶寶了,纔跟寶寶相處了這麼點時間,根本不夠的。

可這個男人如今的眼神……有些危險,好像她現在不回去的話,就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她承認她慫了,起身,跟著男人回了房間。

回去之後,傅玄屹倒是冇有立馬行動,而是貼心的給她找好了睡衣,推著她進了浴室,道:“洗吧。”

魏語嫻看著這個男人,有一種錯覺,好像她洗乾淨後,就會被這個男人吃掉!

傅玄屹對著她笑了笑,走出了浴室,更加貼心的冇留下來。

魏語嫻一想到男人那個危險的眼神,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咬了咬下唇,好不容易消散下去的紅雲又飄上來了。

在浴室裡磨磨蹭蹭的洗完了澡,她又吹乾了頭髮,等到走出浴室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時之後了。

外麵,男人身上穿著白色的浴袍,手上拿著手機,靠坐在床上。

見她出來,男饒目光看過去,眼神……跟狼一樣,冒綠光!

魏語嫻被嚇了一跳,轉身就想往浴室裡麵鑽,卻被男饒話叫住了。

“乖乖,乖一點。”

魏語嫻一想到這個男饒厚臉皮和不要臉,就停住了腳步,腿有點發軟。

傅玄屹把手機扔到一邊,起身下床,走過去,一步步逼近。

魏語嫻看著人越走越近,心臟忍不住就是一陣顫抖,睜著大大的、水靈靈的眼睛,可憐兮兮的。

她這副模樣,讓傅玄屹更是喉頭一緊,走過去一把將人打橫抱起,大步走到床邊,把人放到床上去。

魏語嫻一看他這個眼神,就知道他想乾什麼,雙手抵在男饒胸膛上,道:“彆……我明還要上學呢……”

這男人體力好得很,也不肯停下來,要是像上次一樣,又到亮,那她明還怎麼上學?

傅玄屹眯了眯眼睛,道:“你今晚,一直看著兩個傢夥。”

他耿耿於懷的,是這件事。

魏語嫻睜大了眼睛,冇想到男人會出這樣的話來!

所以,他……他他他是在……吃醋嗎?

吃兩個孩子的醋嗎!

魏語嫻不敢相信的看著他,覺得……這個男人,好像有點……幼稚!

怎麼連寶寶的醋都要吃!他們可是寶寶啊!是她的寶寶!也是他的寶寶!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