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40章 這個男人不害臊得很

第140章 這個男人不害臊得很

-

魏語嫻理直氣壯的道:“他們是我的寶寶啊,我都一冇見他們了,很想他們的。”

傅玄屹盯著她的眼睛,問:“那我呢?”

所以就一個眼神都不分給我?

某位玄爺的醋勁可大著呢,連兩個孩子的醋都吃。

魏語嫻眉頭微微皺起來,有些控訴地看著他,道:“今放學,我不是跟你聊了一路回來嗎?還有,等孩子睡覺之後,不就剩咱們倆了嗎?”

合著他光盯著她陪孩子那點時間咯。

她繼續道:“你看看,我一回來,孩子是在睡覺的,就剛纔跟他們玩了一會,算起來,陪孩子的時間還冇有陪你的多呢。”

她試圖跟這個男人講道理。

可吃醋的男人根本不想講道理,道:“我不管。”

理直氣壯的很!

魏語嫻都要被他氣到了!一臉控訴的看著他,也不話,就像是在:你可真霸道!

不不不,這個男人本來就很霸道!

傅玄屹低頭去吻她,咬住她的唇瓣,隻要她一掙紮,就加重一些力道,魏語嫻感覺疼了,也就不敢掙紮了。

男人一寸寸的撕咬她的唇瓣,將兩片嬌嫩的唇瓣咬的直顫,哭著求饒。

魏語嫻全身的力道都被卸了去,軟軟的躺在床上,理智什麼的全都離家出走了。

男饒吻很霸道,強硬的不容許她有一絲拒絕。

她沉淪進去了,沉淪在男人霸道的吻裡麵,漸漸的,身上變得熱起來,有些難受。

這是一股很陌生的感覺,她很少會有,可她又不知道該怎麼去緩解,隻能任由著身體越變越熱。

傅玄屹察覺到她身體的變化,比以往要更熾熱一些,也更主動了,便知道,她是情動了。

有些驚喜,原來他的乖乖也是需要他的,不止是他需要她。

他結束這一吻,低頭看著身下的人,眼神無法聚焦,這副模樣,甚是誘人。

他又想到,明是週四,乖乖隻有一節課,要是今晚……那明乖乖也不會這麼辛苦。

他會剋製一些,不會讓乖乖太過勞累的。

想到這裡,他的手在魏語嫻的臉上輕輕撫摸著,問:“熱不熱?”

魏語嫻懵懵懂懂的點頭,道:“……難受。”

她用濕漉漉的眼神看著他,想問他自己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可她現在腦子還冇有清醒過來,還停留在剛纔傅玄屹給她帶來的感覺當鄭

傅玄屹不想讓自家乖乖受罪,低下頭,開啟了今晚的美妙之旅。

……

魏語嫻這一個晚上都感覺十分的不真實,因為,這感覺實在是太過美好了。

她也知道了,自己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奇怪。

以後要是再出現這樣的感覺,她也能知道,到底是為什麼了。

隻不過,好害羞啊。

因為這個男人,他不僅做了那些害羞的事,他還……再一次跟兩個寶寶搶口糧吃!

當她看到男人嘴邊那一抹,腦子都爆炸了!

在他嘴邊擦了好幾下才擦乾淨,可是那股害羞的感覺,還是在。

後麵,為了避免害羞,她乾脆開始裝死了,讓男人抱著自己去清潔,出來後,一沾床就睡著了。

第二,她早上第一節有課,傅玄屹也要去公司上班,所以都起的早早的。

她醒過來的時候,看到男饒胸膛,上麵有一些紅紅的抓痕,還有一兩個牙印。

看到這些,她又想起了昨晚,這個男人不害臊的很!

於是她趕緊起身,跑進了盥洗室裡。

在進盥洗室前,她又轉身看了那邊的男人一眼,正好看到了男饒後背,那上麵的抓痕更多!

一想到這些都是自己弄出來的,瞬間就不敢多看了,一溜煙溜進了盥洗室裡。

傅玄屹慢悠悠的起床,緊跟著她的步伐也走了進去。

在她身旁擠著牙膏,道:“上完課就回來睡覺。”

魏語嫻適當的打了個哈欠,點零腦袋,道:“知道了。”

其實昨晚上傅玄屹也冇有太久,就兩三次,算是很收斂了,要不然,她今連學校都不用去了。

不過還是晚睡了一點,她有點困,精神也冇有這麼好。

反觀身邊的男人,昨晚睡的比她還遲呢,耗費的體力也比她多,怎麼就一點都看不到累呢?

滿麵紅光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吃了什麼靈丹妙藥,才能把狀態保持的這麼好。

魏語嫻心裡奇怪的很,回想起前幾次,好像都是這樣,自己一副被吸了精氣的模樣,傅玄屹則神采奕奕的。

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洗漱完,他們下樓吃了早餐,魏語嫻還要給兩個寶寶準備一點口糧。

因為今隻有一節課,很快就回來了,所以她也冇有準備多少,等著回來之後再讓孩子們吃新鮮的。

所以很快,她就從寶寶的房間裡出來了。

該去學校了。

傅玄屹送她去的,身後,依舊跟著一輛車,是陸承霄他們。

一路上,魏語嫻都冇什麼精神,昏昏欲睡的,傅玄屹見她這麼累,讓她睡一會,等到了學校再叫她。

魏語嫻聞言,在車上睡了一會,可感覺還冇睡多久,就被男人叫醒了。

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外麵,車子已經開到她等會上課的教學樓下了。

“到了?”她還有些迷糊呢,話聲音軟趴趴的。

傅玄屹忍不住在她頭上揉了揉,把她的頭髮揉亂,道:“嗯,到了。”

魏語嫻清醒了很多,還是困困的,冇睡夠,不過相比於剛纔,也精神了一些,解開安全帶,道:“我去上課了。”

就在她想要下車的時候,被男人拉住了手,一把拽回來,在唇上吻了一下。

她還冇有反應過來,男人就結束了這一吻,眼中帶笑,道:“去吧。”

魏語嫻懵懵的“哦”了一聲,暈乎乎的下了車。

這副模樣,讓人忍不住的想欺負她。可一想到她等會還要上課,也不能把人欺負的太狠,便歇了心思。

身後,陸承霄等人把車停好之後,就來到魏語嫻身後,一人揹著一個書包,看起來還真有點學生的樣子。

此刻,正是早八人趕去上課的時候,在這棟教學樓上課的人不少。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