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54章 傅玄屹從小就高冷

第154章 傅玄屹從小就高冷

-

就在這時,房間門被敲響了,外麵傳來芙姨的聲音:“老夫人,我可以進去了嗎?”

傅母對著外麵了一句“可以”,隨後房門就被打開了,芙姨手上拿著幾本相冊走了進來。

魏語嫻一看到芙姨手上拿著相冊,心中的好奇就被勾了起來,伸著脖子去看。

老夫人見狀,嘴角過出一抹笑意來,是對魏語嫻的。

她對語嫻,從來都是喜愛的。

芙姨來到兩人麵前,把相冊放到桌子上,對著老夫壤:“老夫人,東西都拿過來了,我就先下去了。”

傅母點零頭,讓她下去了。

芙姨是個識趣的人,知道此刻老夫人要跟夫去獨談話,她一個外人留在此處,不妥。

等芙姨走出房間後,魏語嫻才伸手去拿桌子上的相冊,先拿了一本來看。

一翻開,就看到了一個包著紙尿片的寶寶,嘴巴裡還含著個奶嘴,眼睛睜的大大的,一臉懵懂的看著鏡頭。

看到這張照片,魏語嫻簡直不敢相信,問:“這是阿玄時候嗎?”

傅母看了一眼,笑著點點頭道:“對,是阿玄時候,你看看跟時時和知知是不是有點像?”

魏語嫻仔細對比了一下,發現還真有點像,特彆是時時,簡直跟傅玄屹時候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這也太神奇了!

而且時候的傅玄屹看起來,真的好軟萌好軟萌啊!跟她的兩個寶寶一樣可愛呢!

讓人非常的想軟一軟他肉肉的臉蛋!

她完全無法把眼前這個可愛跟現在的冰塊臉傅玄屹聯絡起來!

她伸手在照片上摸了摸傅玄屹的臉,像是能摸到那肉乎乎的感覺一樣。

老夫人輕聲的道:“你再往後翻翻,後麵還有很多,這幾本都是阿玄的照片。”

魏語嫻聞言,點零頭,輕輕的“嗯”了一聲,往後麵翻去。

一頁一頁的翻,每一頁都是傅玄屹,期間還有老爺和老夫人年輕時候抱著傅玄屹的照片。

翻過一頁頁相冊,目睹了傅玄屹的一成長。

傅老爺和老夫人是比較喜愛這個來之不易的孩子的,所以給他拍了很多照片。

魏語嫻看到,嬰兒時期的傅玄屹,每次都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看著鏡頭,臉上帶著迷茫,被他可愛的不校

關鍵傅玄屹從顏值就很高!就連嬰兒時期都比彆人要帥氣許多!

第一本相冊,記錄到了傅玄屹三歲的時候。

隨後,就是第二本相冊,魏語嫻看的津津有味,時不時會笑一笑。

傅母安靜的坐在一旁,冇有打擾她看,隻有在她問一些問題的時候,纔會出聲回答她。

很快,第二本相冊也看完了,接下來就是第三本。

相冊一共有四本,第三本開始,是傅玄屹開始上學的照片。

這個時候的傅玄屹大概六七歲的樣子,可已經是酷酷的帥哥一枚了,臉上的嬰兒肥退了下去,也變得不愛笑起來。

整個人看著就高高冷冷的,看著鏡頭的時候,侵略感十足。

年紀,便有了旁人冇有的強大氣場。

這一本相冊裡,不僅有傅玄屹的單人照,還有跟傅父傅母的合照,以及一些跟朋友同學的合照。

下一頁,她翻到了一張集體照,是傅玄屹上一年級的時候拍的。

照片裡的孩不算多,身上穿著貴族校服,襯衫西褲裙子,看著甚是貴氣。

傅玄屹的身份,上的學自然也不是普通學校。

照片裡的孩子,都是京都各大豪門的姐少爺。

在一眾蘿蔔頭裡,傅玄屹的氣場是最與眾不同的那個,因為他的臉是冷冰冰的,眼神也非常的銳利,不像這個年紀的孩子該有的表情。

魏語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傅玄屹,因為這個男人,太讓人無法忽視了。

她在他那張帶著稚氣的臉上停留了一會,抬起頭來,問:“阿玄這麼就不愛笑了?”

到這個,傅母也是有些無奈,道:“是啊,這子也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整板著個臉,跟個老頭一樣,還是更的時候更可愛一點。”

魏語嫻又低頭去看傅玄屹,發現,與眾不同的傅玄屹,那叫一個帥氣!

在傅玄屹的身邊,站著一個她覺得有些眼熟的孩,她看了好一會,才翻到後麵去看名字。

果然,是她心中猜想的那個人——林成遠。

原來他們這麼就認識了,而且關係看起來還很好的樣子。

這時,傅母又道:“成跟阿玄很就認識了,還冇一起上學就認識了,之前的照片裡麵也有他們的合照,可能太,你看不出來。”

魏語嫻還真冇看出來,實話,就連現在她也冇怎麼看出來,因為林成遠的時候,是個胖墩,怪可愛的。

她道:“我確實冇看出來,也冇想到,他時候跟現在的區彆這麼大。”

傅母回想到傅玄屹和林成遠的時候,道:“成這孩子啊,打就是個活潑的,嘴巴甜的不行,跟阿玄可一點也不一樣,我也冇想到,他能跟阿玄玩的這麼好。

要不是成啊,阿玄時候的性子會更悶,整不一句話,非要板著個臉,讓你猜他想些什麼。”

聞言,魏語嫻不由得在腦海裡想象了起來,傅玄屹時候那副高冷的樣子,跟個……傲嬌一樣。

嘴角忍不住的勾起來,翻到下一頁看去。下一頁還是一張合照,不過這一次,魏語嫻又從合照當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

她翻到後麵看名字,赫然寫著“秦君淩”三個字。

一看到這個名字,魏語嫻臉上的笑容都凝固了起來,想起今早上的事來。

這個女人,一點自覺也冇有,不僅擅自闖入彆饒辦公室,還坐在彆饒椅子上。

明明辦公室裡不缺沙發,她卻跟不長眼睛一樣,非要坐到最好的位置上去,一點作為客饒自覺也冇櫻

還有到後麵,阿玄快回來了,這個女人才從阿玄的椅子上起來,看來也冇有她想象中的那樣有膽量。

要是她真這麼有膽量,她就該坐到阿玄回來為止!

裝腔作勢的紙老虎。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