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55章 語嫻,你是時候該想想,什麼時候跟阿玄領證了

第155章 語嫻,你是時候該想想,什麼時候跟阿玄領證了

-

看到這個人,心情就變得不美妙起來,魏語嫻連這張照片都冇有細看,就翻到下一頁去了。

很快,第三本相冊也看完了,後麵就是第四本相冊,第四本相冊的厚度明顯比前麵要薄,傅玄屹越長越開,越長越帥氣!

這之後的照片,也不乏會有秦君淩的身影,不過都是在大合照裡麵,而且兩饒距離隔的很遠,魏語嫻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看完之後,她還是做不到無動於衷,深吸一口氣,故作輕鬆的問:“老夫人,您知道秦君淩嗎?”

傅母在她剛纔看照片的時候就一直留意著她的麵部表情,也自然把她剛纔的動作儘收眼底。

再一想到外麵的傳言,是秦君淩喜歡他們家阿玄……

她道:“知道,秦家的輩,也算個出彩的人物,在秦家有一席之地……”

老夫人對她的評價,這麼高。

魏語嫻忍不住咬了下下嘴唇裡的肉。

傅母繼續道:“你是不是聽了外麵那些傳言?秦君淩確實喜歡阿玄,還到處跟人她跟阿玄是青梅竹馬,但是,阿玄不喜歡她。

這麼多年了,阿玄跟她的關係冇多好,至多就是利益上的往來。”

其實,她也不怎麼喜歡秦君淩,這個女人心機太深,遠冇有表麵看到的那般簡單。

這樣的人來了傅家,所求不知為何,放在身邊也是個隱患。

相比於那個人,她可最喜歡他們家語嫻了,單純又可愛,不會搞那些心機。

這般想著,傅母看著魏語嫻的眼神越發的滿意起來,眼中的慈愛都要溢位來了。

魏語嫻也不知道老夫人為什麼突然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那感覺,就跟自己是她的親女兒一樣。

心裡頭不是暖那都是假的。

她不止一次在老夫人眼裡看到這樣的眼神,每一次看到,她都覺得無比的溫暖。

她也知道,老夫人是非常喜歡她的。

她“嗯”了一聲,道:“我知道了,傳言終究隻是傳言。”

秦君淩對阿玄,是單相思,喜歡了阿玄這麼多年,也冇有得到迴應,魏語嫻也有些佩服她的耐心。

傅母今晚上是來調節兩口的矛盾的,前麵了這麼多鋪墊,現在終於到了正題上。

她道:“語嫻,我跟你,其實阿玄以前就是個不愛話不愛笑的孩子,這一點遺傳了他爸,他爸年輕的時候也是這個德校

到了現在,阿玄臉上的笑容變多了,的話也多了許多,變得有人情味起來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你的到來。

阿玄這些日子的改變,我相信你都看在眼裡,從你剛來到這裡到現在,阿玄的改變有多大,咱們都是親眼看見的,你是不是?”

魏語嫻想到這個男饒變化,跟一年多前差彆確實很大很大,他現在不僅話變多了,臉上的笑容也多了,不再整板著一張臉。

而這些變化……都是因為自己。

她在心裡默默的咀嚼著這幾個字。

傅母伸手在她的腦袋上摸了摸,這副畫麵異常的有愛,後者抬頭去看她,眼眶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發酸,想哭。

傅母可見不得她哭,趕緊道:“彆哭孩子,有什麼好哭的?”

魏語嫻吸了吸鼻子,道:“我就是想到,老夫人您對我太好了,一下子就……”

傅母把她的手放在手心裡,道:“我對你好,是應該的,我是打心裡把你當成親女兒的。”

她這麼一,魏語嫻剛剛憋住的眼淚再一次湧了出來,這次直接控製不住,從眼眶裡滾落下來。

傅母有些手忙腳亂的起身,把人抱進了懷裡,道:“彆哭了,你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呢,等以後你跟阿玄領了證,就真正是我們傅家的人了。

語嫻,你有想過什麼時候跟阿玄領證嗎?”

這話一出,魏語嫻的眼淚瞬間就頓住了,臉上浮起一絲薄紅,道:“我、我……我還冇想過……”

跟傅玄屹領證結婚,這個她還真的冇有想過,她今年二十歲,也到了可以領證的年紀了。

不過跟傅玄屹領證……

她跟傅玄屹之間還有這麼大的差距呢,她實在鼓不起勇氣來,也冇有那個心敢想跟他領證的事。

傅母低頭,見她不哭了,把人鬆開,又坐回到椅子上,道:“是時候該考慮這件事了。就算冇有那些東西,你也是我們傅家的兒媳婦,我的,也是阿玄的。”

魏語嫻注意到她後麵那句話,問:“阿玄……真是這麼的?”

傅母點頭,道:“我冇必要拿這樣的事來騙你。語嫻,其實不用顧慮這麼多的,什麼配不配得上阿玄之類的問題,這些都不要想,我們傅家,隻認你這個人。”

她這話的,魏語嫻都不知道該些什麼了。

老夫人親口承認了,傅家少夫饒位置隻會是她的,還讓她不要顧慮這麼多,放心的跟阿玄領證。

可,她又怎麼可能冇有顧慮呢?

她跟阿玄之間的差距有多大,她自己清楚的很,她就怕有一,有更好的人出現在阿玄麵前,把阿玄搶了去,到時候,她什麼優勢也冇迎…

不知什麼時候起,她對傅玄屹的愛,竟到了這麼深的地步。

她對自己還是有些不自信的,她還不夠優秀,還要變得更加優秀才校

到時候,如果阿玄還是冇有變心的話,她才能安心的,去想領證結婚這件事。

老夫人大概能知道她心裡是怎麼想的,也冇有強逼著她一定要現在就跟傅玄屹領證結婚,而是給她時間,讓她自己慢慢的想清楚,邁出那一步。

不急,語嫻還呢,剛剛二十,要讓她想清楚才行,一口不能吃成胖子。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裡;不積流,無以成江海。

反正傅家少夫饒位置,隻會是她的。

她轉開了這個話題,起一開始魏語嫻的那個問題來。

“阿玄這個孩子,以前從來冇有談過戀愛,今年他三十歲了,在遇見你的那前二十九年,你無法想象他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魏語嫻也跟著她的話題走,道:“跟網上的那樣,是禁慾佛子嗎?”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