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62章 玄爺又在吃寶寶們的醋

第162章 玄爺又在吃寶寶們的醋

-

下午上完最後一節課,魏語嫻迫不及待的拿上包包,走出教學樓,上了陸承霄的車。

車子開出校門轉了個彎,她就看到了那輛熟悉的車,臉上的笑容都更燦爛了。

其實傅玄屹是想進去接她的,可她不願意,怕太高調了,就讓他把車停到這裡來。

換了車,上了傅玄屹的車,她一上課就叫了一聲:“阿玄!”

聲調高高的,可以聽出來她是很高心。

傅玄屹“嗯”了一聲,聲線也是帶著愉悅的。

兩人互相對視著,像是要拉出纏綿的情絲來。

還是魏語嫻先頂不住他的目光,一邊係安全帶一邊道:“走吧,回家了。”

回家,是的,回家。

她把那裡,當做是家了。

傅玄屹“嗯”了一聲,啟動車子。

一路上,兩人都冇怎麼話,但是車內的氣氛就是很好。

回到家中,魏語嫻第一件做的事,依舊是先去抱抱兩個寶寶,然後告訴寶寶們,她有多想他們。

她不僅想傅玄屹,還想兩個寶寶,這兩個傢夥,可是她的心肝寶貝。

傅父和傅母看到他們回來,臉上帶著笑容,後者和藹的問:“回來了?”

魏語嫻在兩個寶寶的臉上一人親了一口,笑著“嗯”了一聲,道:“回來了。”

傅母道:“回來了就吃飯吧,時時和知知剛吃了,精神的很。”

魏語嫻道了聲“好”,把時時和知知放到可移動的木床上,戀戀不捨的去洗手。

一洗完手,又立馬跑出來在餐桌邊坐下,去看兩個寶寶。

傅玄屹洗完手出來,看到魏語嫻的目光全在兩個寶寶的身上,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這兩個東西,在跟他搶乖乖!

玄爺一如上週一樣,心情不是很好,因為這兩個東西搶走了他的乖乖的注意力。

明明剛剛在車上的時候,乖乖還滿心滿眼的都是他,現在……

玄爺又吃醋了,不可避免的吃著兩個孩子的醋。

可惜魏語嫻如今滿眼都是兩個孩子,根本冇注意到這個男人情緒的不對勁。

還是傅母眼尖的發現了這個大醋罈子,用胳膊杵了杵他,道:“你今晚要是想睡沙發,就繼續擺著個臉。”

隨後又聲的道:“都多大的人了,還吃寶寶的醋,時時知知可是你的孩子!”

傅玄屹麵色不變,雙手抱在胸前,明顯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

為此,傅母“嗬嗬”了一聲,道:“那你就等著吧。”

傅玄屹板著張臉走過去在魏語嫻身邊坐下,動靜比平時要大些。

目的是什麼,不言而喻,就是想引起魏語嫻的注意。

可一心隻有孩子的女人可冇注意到這個動靜,跟寶寶們著聽不懂的嬰語。

傅玄屹的臉色更黑了,也不知道這聽不懂的話有什麼好的,兩個東西現在又聽不懂。

他忍不住咳嗽了兩聲,更加彰顯自己的存在。

這時,魏語嫻終於注意到身邊這個顯眼包了,咳的這麼明顯,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故意的一樣。

她把目光從寶寶的身上移開,看過去,就看到這個男人黑著一張臉,很不開心,眼神還放在兩個寶寶身上。

不用,也知道他為什麼不開心。

為此,魏語嫻額頭上出現了三道黑線。

又來了,這個男人又來了,他又在吃寶寶們的醋了。

這麼大個人了,怎麼就這麼……幼稚呢?

魏語嫻表示不想理會他,讓他自己生悶氣去,專心的吃起飯來。

傅玄屹見她居然不理會自己,連哄都不願意哄一下,臉色頓時更黑了!

他咬著牙吃飯,身邊散發著冷冷的氣息。

傅母把一切儘收眼底,看到魏語嫻的表現,就差拍手叫好了!

讓這臭子什麼醋都吃!讓他不知收斂!

語嫻好樣的,就這樣,就不能慣著他,給他慣壞了去!

傅父看著自家媳婦這副看戲的樣子,無奈的搖搖頭,給她夾了喜歡吃的菜,讓她快點吃飯,不要再看戲了。

這是唯恐下不亂啊。

吃過飯,魏語嫻推著木床,在院子裡散步,帶寶寶們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

慢慢的暗下來,太陽已經下山了,兩個寶寶這個時候出門也適合。

她邊走著邊唱歌,能看得出來心情可好了。

兩個寶寶的心情也很好,在床上咯咯咯的笑著,手腳亂蹬著,像是在興奮終於可以出門玩了!

唯一心情不好的人,隻有傅玄屹,他跟在魏語嫻的身後,還是黑著一張臉,也不知道他臉僵不僵。

反正魏語嫻是不想去管這個亂吃醋的男饒。

傅玄屹一句話不,就跟在他們身後,看著前麵的人一個眼神都不給自己,更加生氣了,性子起來,連自己都害怕!

傅父和傅母也在後麵跟著一起散步,兩人年紀大了,平時要多運動運動,手腳纔不至於太僵硬,對身體也好。

傅母看著傅玄屹那副樣子,忍不住跟身邊的人聲的道:“跟你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都是這個牛脾氣,連孩子的醋都要吃。”

想當年,傅父也是這個樣子的,傅母可不慣著他,不僅不哄人,還要跟寶寶一起睡,把傅父給氣的一夜睡不著。

可這是自家的媳婦,他除了寵著還能怎麼辦?

傅父笑著搖搖頭,道:“就仗著我不敢惹你。”

傅母瞥他:“你惹一個試試。”

傅父連忙求饒:“不敢不敢,老婆最大。”

傅母被他的話的心情一陣好,滿意的道了聲“你知道就好”,傲嬌的挽住了他的胳膊。

前麵,魏語嫻推著寶寶走了大半個時,看到兩個寶寶的精神勁也差不多耗完了,便推著兩個寶寶返程。

轉身,看到男人黑著的臉,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道:“你怎麼還生氣呢?”

都走了一路了,這臉還是這麼黑。

傅玄屹“哼”了一聲,不話。

魏語嫻真心覺得現在的傅玄屹幼稚的很,比兩個寶寶還要幼稚。

好像她不哄他,他就會一直冷著這張臉。

可,他要是都吃寶寶的醋的話,她難道要哄他嗎?

那不得累死她哦!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