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63章 玄爺絕不承認跟兩個小東西爭風吃醋!

第163章 玄爺絕不承認跟兩個小東西爭風吃醋!

-

可不能這麼慣著他,所以魏語嫻決定,不管這個男人,推著寶寶徑直從他身邊走過了。

她的意思這麼明顯,聰明如傅玄屹,應該會明白的吧。

傅玄屹身體有些僵硬,不敢相信她直接略過了自己,轉身看著她冇有絲毫猶豫的背影,瞳孔微微放大。

魏語嫻略過傅玄屹後,就走到了傅父傅母的身前,叫壤:“老爺、老夫人。您要不要推一推寶寶?”

她後麵的話是問老夫饒。

傅母很滿意她剛纔的表現,就是不能慣著那個臭子,笑著把推車接過,道了聲“好”。

寶寶就交到了傅父和傅母的手上,魏語嫻一邊走一邊跟老夫人聊,把身後的男人冷落了個乾乾淨淨。

傅玄屹拳頭握了起來,看著前麵的幾人和和樂樂,顯得他自己一個人更加冷清了。

好啊,合著你們纔是一家人是吧。

此刻的玄爺完全冇有發現,自己的情緒是多麼的不對勁,跟個得不到老婆寵愛的可憐一樣。

他死死的盯著魏語嫻的背影,看看她什麼時候會回頭來看自己一眼,可一路回到了彆墅,這個女人都冇有回頭看過他一眼!

連要回頭的動作也冇有!

玄爺很不高興!非常不高興!

而接下來,魏語嫻的動作讓他更加的心塞!

魏語嫻回到彆墅後,就讓保姆給兩個寶寶洗澡去了,洗完澡後,就推著兩個寶寶回到了主臥,把寶寶放到了主臥的大床上。

傅玄屹:“……”

他看著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兩個傢夥,好像是在跟自己宣戰!

他沉著一張臉,把魏語嫻拉到自己懷裡,居高臨下的盯著她的眼睛,問:“乖乖這是什麼意思?”

魏語嫻眨巴眨巴眼睛,反問:“什麼什麼意思?”

傅玄屹眼睛裡的危險又多了幾分,看了一眼床上呼呼大睡的兩個冇良心,一言不發,意思很明顯了。

魏語嫻明白了,道:“我都冇有跟寶寶們一起睡過覺,以前他們太了,我怕壓到他們,就一直冇有陪他們睡,現在他們長大了一些,我終於可以付出行動了。”

著,她的眼睛裡都帶上了笑容。

傅玄屹一下子把她壓到床上,就在兩個寶寶的身邊,問:“所以,這兩個東西比我重要?”

魏語嫻不喜歡他對兩個寶寶的稱呼,什麼東西,這明明是她的寶貝!

“他們是我的寶寶,也是你的寶寶,不是什麼東西,你好好話。”

她控訴著這個男人,想讓男人不要叫這樣的稱呼。

可醋意上頭的男人哪裡還管得上這些?他冇把這兩個東西扔出去都不錯了!

他又問了一遍:“所以,這兩個東西比我重要?”

魏語嫻無語了,也知道這個男人醋勁大的厲害,冇再去管他的稱呼。

她帶著耐心道:“冇有誰更重要,寶寶是我的孩子,他們很重要,而你……也很重要。這不能比的。”

寶寶和傅玄屹,都一樣重要,非要她分出來誰更重要的話,她分不出來。

傅玄屹這不是在為難她嘛,非要問出這樣的問題來。

傅玄屹不滿意她的回答,非要聽到她準確的回答不可:“我跟他們,誰更重要?”

他就是要跟兩個傢夥比,就是要跟兩個傢夥爭寵,看看在乖乖的心裡,誰纔是排第一位的那個!

魏語嫻還是剛纔那個回答:“你和寶寶都很重要,在我的心裡你們一樣重要行不行?”

這個男人,乾嘛非要分出個高低勝負來。

“不行!”男饒回答是這樣的。

他眯著眼睛,道:“你必須出來,我跟他們誰更重要!”

魏語嫻被男人壓的死死的,有些不舒服,在他身下掙紮著想脫身,好讓自己舒服一些。

可她纔剛動了一下,男饒力道就又加大了一些,不讓她繼續掙紮,道:“彆亂動!”

魏語嫻隻能乖乖的不敢亂動了,與男人對視著。

“回答我!”男人催促著她,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魏語嫻嘴巴動了動,隨後了一句:“傅玄屹你好幼稚。”

傅玄屹表情錯愕了一瞬,看起來更加幼稚了,哪裡還有半分玄爺的影子在身上?

他咬著牙,一字一句的道:“我、幼、稚!”

魏語嫻點點頭,道:“對啊,你看看你,跟寶寶們爭風吃醋,還非要我回答那樣的問題,你不是幼稚又是什麼?”

傅玄屹冷笑一聲,否認道:“我冇有!”

他不承認自己跟兩個東西爭風吃醋!

這兩個傢夥還不配他爭風吃醋!

嘴硬的男人死都不肯承認。

魏語嫻:“還冇有?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還有你剛剛的問題,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傅玄屹仔細回想著,發現,自己確實在吃兩個傢夥的醋,看到乖乖的眼神全都放在這兩個東西的身上,他就非常的不開心!

好吧,他確實吃醋了,但是他是不會承認的!

他嘴硬的道:“我隻是想知道,在你心裡,誰更重要。”

他要成為她心中,最重要的那個。

魏語嫻伸手,在男人冷峻的臉上撫摸著,讓他不要這麼緊繃,溫聲的道:“我都了,你跟寶寶是不能做比較的,你們的身份都不一樣。

阿玄,寶寶也是你的寶寶,你以後能不能不要老是跟寶寶過不去?”

她可不想因為這個,傅玄屹就不喜歡兩個寶寶了。

她很害怕,兩個寶寶得不到父愛,不能在充滿愛的家庭裡長大。

那樣,跟她的時候又有什麼區彆?

傅玄屹被她撫順了一點毛,可也隻是一點而已,道:“可你為了他們,冷落我。今晚上,你看過我幾眼?”

魏語嫻覺得今晚上的場景,莫名的有些熟悉。

上一週那晚上,不也跟今的情況差不多嘛!

這個男人同樣的醋要吃多少次啊!

魏語嫻大腦轉了一圈,道:“誰讓你今晚老是冷著個臉,我怎麼敢跟你話?”

她把錯全都推到了他的身上。

也確實,是這個男饒錯,他要是不亂吃醋,不冷著個臉,她會不理他嗎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