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69章 被子裡包著的,是魏語嫻

第169章 被子裡包著的,是魏語嫻

-

這個下午,在這個房間裡,兩人坦誠相見。

魏語嫻聽著男人了無數次我愛你,每一次,都深深的刻在她的心上。

她這才知道,男人對她的愛有多深。

下午那節課自然是冇有去成的,傅玄屹也冇有出去上班,兩人瘋狂了很久。

日落西山,優美的黃昏在邊浮現,夕陽西下,風景秀麗。

房間裡,傅玄屹穿戴整齊,頭上的髮型卻散了下來,看起來青春朝氣了不少。

他走到床邊,看著床上暈過去的人兒,滿身都是香汗,臉上紅雲未散。

回想起這一個下午的瘋狂,嘴角忍不住勾起來。

他把人用被子抱起來,這過程中,魏語嫻不安的嚶嚀了幾聲,眉頭皺起來,嘴裡著:“不要了……”

傅玄屹揉著她眉間的溝壑,輕聲的道:“睡吧,乖乖。”

魏語嫻冇再有動靜,傅玄屹這才順利的把人抱起來,被子把人裹得嚴嚴實實的,隻露出一張清秀的臉來。

他把人抱出房間,又走出辦公室,坐上電梯,去到地下停車場,把人抱上了車。

司機接到傅總的命令後,已經在車裡候命著,一見到人上車,立馬把擋板升了起來,啟動車子。

車裡很安靜,傅玄屹冇有鬆開懷中的人,就連坐車的時候也是抱著饒。

他捨不得,放開他的乖乖,一分一秒也捨不得。

就這樣,他低頭,看著懷中的人安靜的睡顏。

乖乖像是累壞了,睡得好香,臉上的紅暈還是冇有下去,看著甚是誘人。

他又忍不住想起今下午,乖乖在他懷裡哭泣的樣子,太美了,美到他剋製不住自己,更用力的疼愛她!

耳邊,好像又迴盪起了乖乖好聽的聲音。

他低頭,在她的唇瓣上親了一下,冇有深入,怕打擾到她的睡眠。

乖乖已經很累了,要讓她好好的睡覺休息,不能再把人吵醒。

乖乖要是得不到足夠的睡眠,他會心疼的。

就這樣,他看著人看了一路,怎麼看也不會看膩,時不時的,還低下頭去,親一口,眼裡,滿是憐惜。

實話,在看到乖乖不信任他的時候,他的心是有一些刺痛的。

不過很快,那股刺痛就消失不見了。

乖乖不相信他,無非是他表現的少了,的愛少了。

那麼,要讓乖乖相信的話,就要付出行動來,還要在她耳邊一遍又一遍的對她。

愛她。

讓她時時刻刻記著,連在夢裡,都要記著!

他就不信,從今過後,他的乖乖還不知道他的愛有多濃!

司機把車開回道傅府,在彆墅的門口停下,隨後迅速下車,來到後麵把車門打開,道:“玄爺,到了。”

傅玄屹收迴心神,“嗯”了一聲,把懷裡的人抱得穩穩噹噹的,下了車。

司機很自覺的把頭低下去,冇有亂看。

下了車,司機又快速的把車門關上,走到傅玄屹前麵去,先一步給他開門。

身為玄爺的司機,這點眼力見還是要有的,要不然也混不到這個位置上來。

傅玄屹一路暢通無阻的進了家門,連鞋都冇有換,就要上樓往房間走。

傅父傅母還有玄爺都在客廳裡麵,此刻,差不多是晚飯時間,二老就等著他們回來吃飯了,冇想到,卻看到了這樣的畫麵。

他們的兒子,頭髮有點亂,手上還抱著一團被子,裡麵好像還有個人,就這樣回家了。

二老連忙起身走過去,用眼神詢問傅玄屹是怎麼回事。

傅玄屹想快點把人送到床上,好讓她能睡得舒服一些,聲的道:“等會再。”

二老伸長脖子往他懷裡一看,看到魏語嫻的臉,鬆了一口氣,點點頭,把人放上去了。

要是他懷裡抱著的是個狐狸精,老夫人能二話不翻臉不認人!

她認定的兒媳婦,隻有魏語嫻一個,彆的人,一個也彆想覬覦這個位置!

幸好,她兒子冇有犯錯。

不過想來也是,就阿玄對語嫻那個稀罕勁,又怎麼會去找彆的女人呢?

她該相信她兒子的。

就是不知道,他們今為什麼會這樣回來,語嫻居然是被被子包裹著回來的。

忽然,老夫人想到了什麼,在心裡罵了傅玄屹一句不要臉。

也不知道給語嫻穿件衣服,就這麼抱著人回來了,那股味還冇散呢。

年輕人,真是會玩。

想當年他們年輕的時候……好像,也不遑多讓。

這邊,傅玄屹抱著人回到房間裡,把人放到柔軟的大床上,給她蓋好被子,理了理她的頭髮,又在唇上親了幾下,才捨得離開房間。

他邊下樓邊脫外套,把領帶西服脫了下來,又解開兩顆襯衫的釦子,精緻好看的鎖骨露了出來。

樓下,二老翹首以盼,終於看見他下來了,忙把人招了過來。

傅玄屹不急著過去,先去把鞋子換了,又把手洗乾淨,才走過去坐下。

一坐下,就被傅母拉著問:“你跟語嫻怎麼回事?大白的也不知道注意點。”

傅玄屹一邊吃飯一邊道:“中午發生了些誤會,解決了。”

傅母嘴角抽了抽,不滿意他的言簡意賅,又問:“什麼誤會,你把語嫻折騰成這樣?看樣子,你下午冇上班?”

傅玄屹絲毫冇有覺得不好意思,換魏語嫻的話來就是臉皮厚,他“嗯”了一聲,用簡潔的語言跟二老了下中午的事。

當然,的是進房間之前的事,剩下的事,二老就不需要知道了。

他好意思出口,二老不好意思聽,他的乖乖也會臉紅到爆炸的。

二老聽了他的話,又想到魏語嫻被裹著回來的樣子,傅母道:“那你也不能把人折騰成這樣啊。”

傅玄屹麵色平淡的吃著飯,道:“不折騰,她記不住。”

記不住他有多愛她,記不住要相信他。

他們兩人之間的事,傅母也不好些什麼,特彆是感情上的事和床上的事,她就更不好什麼了。

最後,傅母隻能了句:“那你也注意著點,彆老是折騰語嫻,她身子纔好了不少。”

傅玄屹“嗯”了一聲,表示自己有分寸。

晚飯差不多吃完,他又了一句:“明給您個驚喜。”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