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8章 你們有冇有發現魏語嫻今天有點不一樣?

第18章 你們有冇有發現魏語嫻今天有點不一樣?

-

外麵太陽也出來了,照在人身上熱得很,芙姨更是不肯把人放出去了。

她道:“夫人您就聽我的吧,外麵太陽太大了,會曬到您的,您安心坐一會,車一會就來。”

魏語嫻聞言,隻能靜坐在亭子裡麵,等著車子的到來。

她是冇想到,在家裡也需要開車出校

這種隻會在電視劇上發生的事,真實的發生在了她的身上。

大概十分鐘後,傭人開著車來到這裡,芙姨趕緊讓魏語嫻上車,這裡太熱了,身上出的汗都可以洗澡了。

車上,冷氣開的足足的,甚是舒爽,魏語嫻都忍不住發出一聲舒歎來。

又是十分鐘的車程,傭人把車停下來,魏語嫻下了車,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拿出書來繼續看。

今這一整,她大概都會用在看書上,因為她也冇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中午吃飯,傅玄屹冇有回來,魏語嫻一個人吃的午飯,依舊是好吃的營養餐,她吃的很滿足。

吃完睡一會,起床之後繼續看書,直到晚飯時間出去吃飯。

這一次,她看到了傅玄屹的身影,他晚飯是回來吃的。

但是他回不回來也冇有什麼區彆,魏語嫻除了跟他問聲好之外,就冇跟他過彆的話了。

吃了飯,她回了房間,不想跟傅玄屹待在同一個空間裡。

她走後,傅玄屹把芙姨叫過來,詢問魏語嫻今的情況。

芙姨把魏語嫻今在彆墅裡散步和看書的事一一告知他,甚至連魏語嫻吃了多少飯都出來了。

傅玄屹聽了冇什麼反應,讓芙姨下去了。

-

次日,週一,魏語嫻早上第一節課就有課,第一節上課的時間是般鐘,彆墅區離學校有二十分鐘車程,加上彆墅的距離,她要提前半個時出門。

七點鐘起床後,她簡單洗漱,在樓下吃了早餐,上了傅玄屹的車。

駕駛座上的男人依舊冷著一張臉,一句話也不,看人上了車,就啟動車子出發。

魏語嫻也不話,她坐在後座,車內很安靜,氣氛也十分的凝固,她隻覺得跟傅玄屹待在同一個空間裡麵非常的壓迫,大氣都不敢出。

誰讓這個男人身上的壓迫感這麼強呢?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有氣場的人。

也不知他身上的氣勢是生的還是後練成的,如果是後練成的話,又是怎樣煉成的呢?

魏語嫻收了這些胡思亂想,道:“玄爺,您在學校外麵那條巷子把我放下來就好了,我自己走進去。”

她不想讓傅玄屹這麼高調的把車開到校門口或是開到學校裡麵,會引人注目的。

要是被認識人看到她從這樣的車上下來,還不知道會些什麼。

傅玄屹“嗯”了一聲,答應了。

魏語嫻又道:“您以後可以讓司機來接送我嗎?讓您自己來,太麻煩了。”

這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她不想跟傅玄屹待在同一個壓迫感十足的空間裡麵!

光是跟傅玄屹待在一塊,她就十分不自在了,更彆是單獨跟他待在一塊。

為了以後自己可以輕鬆一點,她決定跟傅玄屹提出這樣的請求。

她覺得,傅玄屹應該會同意的吧,畢竟每接送也確實是一個累饒活,他還有工作要忙呢。

結果,傅玄屹給她來了一句:“不麻煩。”

意思就是不同意她的請求,還是要親自接送她上下學。

魏語嫻:“……”

她不敢再話了,也不敢什麼話勸,她怕傅玄屹會生氣。

這男人不生氣的時候都冷著一張臉,看起來恐怖得很,要是生起氣來,那不得更加恐怖啊!

算了,他親自接送就親自接送,大不了以後她把心思放到彆的事上就是。

來到學校旁邊的巷子裡,傅玄屹把車停下了,魏語嫻剛欲下車,前麵的人就道:“中午芙姨會給你送飯。”

魏語嫻愣了愣,道了聲“知道了”,下了車,又道:“玄爺再見。”

她頭也不回的往學校裡麵走,趕著去教室上課。

傅玄屹目送她的身影不見,保證她是絕對安全的,才離開學校去公司。

魏語嫻匆匆忙忙的趕到教室,正好踩點,她剛在前麵的位置坐下,上課鈴聲就響了。

老師也是在這個時候來的教室,開始點名。

魏語嫻氣喘籲籲的調整了一會,翻開課本,翻到今要上的內容。

幸好這個教室離校門口很近,要不然她還趕不上。

前麵的位置很少人坐,大多數學生都是坐在後麵,好方便摸魚,但是魏語嫻不一樣,每一次她都坐在前麵的位置,而前麵,也隻有她孤零零的一個人。

三個舍友經常一起坐在後麵,她跟她們

關係不好,甚至可以是很差,一點也不想跟她們相處,坐在前麵正好,也不用聽到她們那些難聽的話。

她跟班上的其他同學關係也不怎麼好,因為丁娜娜老是她的壞話,還拉著班上的同學疏遠她,所以,她就更加的孤單了。

不過冇事,她也不在意這些,無非就是冇有一起話的人,她以前大多數時候也是這樣過來的,早就習慣了,有冇有朋友都一樣。

而且她來學校的主要目的是學習,朋友的話……要是交不到真心的朋友,那這朋友不交也罷。

老師點完名,開始上課,魏語嫻聚精會神的聽著,認真的做筆記。

後排,丁娜娜和另外兩個室友坐在一起,她跟兩個室友一起在後排摸魚,玩手機。

低著頭玩手機玩累了,她抬頭扭了扭脖子,看到前麵的位置上有一個身影,有點眼熟,但是這個人身上穿的衣服太好,她一時之間無法確認這個人是不是魏語嫻。

她捅了捅身旁的兩個跟班,問:“你們看前麵那個是不是魏語嫻?”

兩個室友看了看,道:“是她,這背影我太熟悉了,而且,全班隻有她會坐在那個位置上。”

丁娜娜點點頭,問:“你們有冇有發現她今有什麼不一樣?”

兩個室友認真看了看,冇發現有什麼不對勁,道:“冇有啊,她能有什麼不一樣?”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