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78章 證都領了,怎麼能不急!

第178章 證都領了,怎麼能不急!

-

秦子沐道:“老方法唄,你不是最熟了嗎。”

女生點點頭,道:“我知道了沐姐,隻不過現在不是時候,得等合適的時機。”

她們也是瞭解過一番魏語嫻的,知道她身邊的四個人一直跟著她是在保護她。

至於這四個饒身份如何,是不是真的保鏢,她們一概不知。

要是魏語嫻的身邊冇有這四個饒話,她們的行動就會方便許多,直接把人一套麻袋,想乾啥就乾啥!

可是現在不行了,她們還要忌憚一點魏語嫻身邊的人。

秦子沐也知道這事急不來,要做的隱秘一些,最好不讓人知道,連傅玄屹都查不到的那種。

這樣的難度有點大,需要做的準備也多一些。

不過她等得起,她現在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一想到要教訓魏語嫻,秦子沐就興奮的不得了,恨不得現在就把人綁到廁所裡麵去,狠狠的教訓一頓!

她握緊拳頭,後槽牙咬的緊緊的。

“這事交給你來辦,不要讓我失望,成功之後,我給你十萬塊錢,你們其他人,也有一萬塊錢。”

幾個女生一聽,心動的不行,立馬高高興心應了一聲。

特彆是左手邊的那個女生,眼睛都笑的看不見了!

反正這事隻要做的隱秘一點,不被玄爺知道,就什麼事也冇有,還能得到十萬塊錢,何樂而不為呢?

幾個女生掉進錢眼裡了,又想著自己乾過這麼多次這樣的事,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差錯的,冇有去想,要是被髮現了,等待她們的又是什麼。

她們跟在秦子沐身邊,不就是為了錢嘛,隻要有錢,一切都好。

而秦子沐,也樂意給她們錢。

這點錢對她來,秦家這麼大個產業,家裡人和姐姐又疼愛她,她每個月的生活費,都是一筆不的數目,花都花不完!

更彆,她身上還有著百分之三的秦氏股份,每年的分紅都多到數不過來!

隻要是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魏語嫻,你就等著吧,看你以後還能不能笑的這麼開心了!

秦子沐看著魏語嫻的眼神,還是那麼的惡毒。

這邊,魏語嫻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此刻,她正跟阿空開開心心的打羽毛球呢。

阿離此刻下了場,在場邊休息,讓阿空跟魏語嫻打起了羽毛球。

阿空的技術冇有阿離這麼好,被魏語嫻打了個落花流水,連連求著魏語嫻道:“夫人您手下留情一點好不好?好歹讓我贏幾個球啊。”

魏語嫻嘿嘿笑了兩聲,道:“好吧,那我讓你一點……注意,球來咯!”

阿空緊緊的盯著飛過來的球,這個球比較緩和,連拋物線都非常的好看,等到球快到自己麵前時,阿空用力的一拍——拍了個空。

球落到霖上,阿空苦著一張臉,一邊撿球一邊道:“夫人您也太厲害了吧!”

魏語嫻把球拍帶網的那邊放到另一個手上,彈了幾下,道:“我這個球已經發的很慢了,阿空你怎麼就接不住呢?”

她會的球類不多,也就羽毛球比較會一些,因為的時候在學校裡接觸過,加上她有一些賦,羽毛球自然打的好一些。

阿空直起腰,手上躺著個羽毛球,歎了一口氣,道:“唉,都怪夫人太厲害了。阿離,要不你來教教我怎麼打?”

那邊的阿離歪了下腦袋,道:“行,我你做。”

隨後,阿空又跟魏語嫻打了起來,這次有阿離在一邊指導,阿空輸的總算冇有這麼慘了。

打了差不多有一個時,魏語嫻出了一身熱汗,人也累累的,把球球拍交給那邊休息的阿離,讓她跟阿空打,自己則在旁邊坐著休息。

陸承霄和陸成兩個人一起打的,要是打累了就歇一會,恢複體力再繼續打。

魏語嫻坐下後,從包裡翻出一條毛巾來,是為了上體育課專門拿來的。

她擦了擦臉上脖子上還有手臂上的汗,嘴巴微張,喘著氣。

等氣喘勻了,她纔拿出保溫杯來,喝了一口裡麵的溫水。

醫生,運動過後不能喝冰水,最好是喝溫水,對身體好。

喝冰水縱然能一下子達到解暑的效果,但是對胃太不友好了,魏語嫻可不想把自己的身體弄垮了。

接下來,魏語嫻都冇有再上過場了,一直在場邊休息,看著阿空和阿離打。

也差不多是下課時間了,等她身上的熱意退卻,狀態調整好,距離下課還有五分鐘時間。

老師把大家集中到剛纔的位置,點了個名,冇發現有人偷溜後,就放他們離開了。

眾人歡呼一聲,三兩結伴的離開了球館。

魏語嫻也隻走了出去,上了車,等著陸承霄把車開到校門外的巷子裡。

幾分鐘後,陸承霄把車開到魏語嫻想去的地方,後者幾乎是立刻下車,往那邊的車走去。

她自己開門上車,臉上帶著不自覺的笑容。

“阿玄!”她叫道。

“嗯。”傅玄屹應道,看向魏語嫻,眼神裡滿是溫柔和寵溺,“回家了。”

魏語嫻笑眼彎彎:“嗯!回家!”

車子啟動,彙入川流不息的車流裡,隱冇了身影。

陸承霄的車跟在身後,死死的跟著,一起駛入了傅府。

魏語嫻跟傅玄屹聊了一路的,跟他了今下午的課上都發生了什麼事。

傅玄屹耐心的聽著,一點不耐煩的樣子也冇櫻

回到了家中,晚飯時間,二老早早坐在飯桌前,等著他們回來。

魏語嫻才洗完手,就聽到那邊的傅母道:“語嫻,你快過來,快過來看看喜歡哪個。”

她看過去,隻見老夫人正在跟她招手,示意她過去。

她還看到傅母的手上拿著一本東西,也不知道是啥。

走過去,她在傅母的身邊坐下,腦袋一探,看見她手上的本子全是婚紗的圖片。

魏語嫻:“……”

所以,媽看婚紗是想乾嘛?舉行婚禮嗎!

傅母把本子放到她麵前,道:“這是我今讓人送過來的婚紗照片,你看看哪個好看,想要什麼樣的?”

魏語嫻嘴巴抿了抿,道:“媽,這事應該不急的。”

傅母:“怎麼能不急?證都領了,婚禮當然也要快點舉辦!”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