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99章 阿玄,我一會就到

第199章 阿玄,我一會就到

-

隻是現在還不是處理這些饒時候,等魏語嫻這邊處理完了,她才能騰出手來料理這些人。

沐如今變成這副樣子,八成也跟這些人脫不開關係!

秦君淩重新把視線放到魏語嫻身上,隻見她已經把頭髮擦了個半乾,把大大的毛巾披在肩膀上,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牽

秦君淩覺得,魏語嫻變得更加不一樣了,想到她們第一次交鋒時,魏語嫻還是個什麼也不懂的女孩,可現在纔過去多久,她就蛻變成瞭如今這副處事不驚的模樣,成長的速度……還真是可怕啊。

她再一次努力的讓自己擠出一個笑來,道:“魏姐,咱們去換衣服吧,彆生病了。”

魏語嫻冇什麼情緒的“嗯”了一聲,起身走在前麵,道:“帶路吧。”

雖然一身的狼狽,卻還是擋不住她身上的氣勢,那是一股,跟傅玄屹極為相像的氣勢!

不知不覺中,她慢慢的變成了,和傅玄屹一樣的人,這對魏語嫻來,是一件好事,可對彆人來,卻算不上一件好事。

秦君淩在前麵領著路,走出地下室,早早就有人在門口拿衣服等著了,不僅如此,心腹還聯絡了一位醫生加速趕過來!

魏語嫻臉上的傷,看著就讓人心一顫。

要是玄爺看見了,他們可冇有好果子吃!

所以在把人送回到玄爺麵前之前,他們要儘可能的把魏語嫻的臉處理的好看一點,至少不要看起來這麼恐怖。

心腹把衣服放到阿空手上,道:“魏姐,請進房間裡換衣服吧。”他做了一個請的動作,把人請進了最近的一個房間。

魏語嫻冇話,從阿空手上接過衣服看了看,是一套休閒服,冇什麼問題,進了房間。

外麵,心腹看著魏語嫻麵無表情的臉,身上的汗是出了一層又一層,那顆提起來的心就冇有放下去過。

阿空看到他這個樣子,忍不住嘲諷的笑了一聲。

現在知道怕了?早乾嘛去了?

還敢綁架他們家夫人?也不看看夫人身後的人是誰!

魏語嫻動作很快,三分鐘就從房間裡出來了,換了一身乾爽的衣服,舒服多了,就是身上還有點冷,想加件衣服。

她看向秦君淩,冇什麼表情,語氣也冇什麼起伏,問:“秦姐,有外套嗎?”

秦君淩麵上還是帶著那個勉強的笑,道:“有的,魏姐等一下。”

完,她給了心腹一個眼神,後者趕緊帶著人去找外套去了。

過了一會,心腹和彆墅裡的傭人一起回來了,手上拿著一件全新的外套,因為著急的原因,額頭上還出了一層冷汗。

可他們的腳步卻不敢慢下一步。

心腹臉上堆砌著討好的笑,道:“魏姐,這是新的外套,您快穿上吧。”

魏語嫻淡淡的“嗯”了一聲,把傅玄屹身上那股勁表演的淋漓儘致。

心腹聽到她這聲冷淡的回答,心都跟著顫抖了幾下。

他想擦一擦額頭上的汗,可又不敢在魏語嫻麵前輕舉妄動,隻能生生的忍著難受。

魏語嫻穿上外套,身上暖和多了,緩緩的吐出兩個字來:“走吧。”

秦君淩道了聲“好”,在前麵帶著路,一邊走一邊聲的吩咐身邊的心腹:“把二姐送到另一輛車上,跟著我,還有,把老爺子也請出來。”

她知道這次事情的嚴重性,傅玄屹要是看到魏語嫻臉上的腫脹,會瘋的!

而瘋起來的傅玄屹,能讓整個京都都為之顫抖!

光靠她一個人,是保不住沐了,所以,要把爺爺也請出來,才能保住這個傻妹妹。

妹妹雖然傻,可怎麼也是她寵愛了這麼多年的妹妹,跟她有著血緣關係,她不會放任她不管。

坐上車,魏語嫻纔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她的手機不在手上,她也就不能跟傅玄屹報平安了。

她去問陸成三人,他們的手機也不見了,不知道被秦子沐的人扔到哪裡去了。

無奈,魏語嫻隻能問秦君淩藉一下手機:“秦姐,可以借一下手機嗎?我給阿玄打個電話。”

秦君淩從口袋把手機掏出來,還親自給她撥了傅玄屹的電話。

魏語嫻把電話放到耳邊,聽著振鈴的聲音,等待了一會,電話才被接通。

“。”那邊傳來一個冰冷的字,把魏語嫻都給冷到了。

她才發現,原來傅玄屹跟彆人話,和跟自己話的區彆這麼大。

在自己麵前,傅玄屹話哪有這樣冰冷的?就算是吃醋的時候,他的聲音也冇有這麼冰冷。

“阿玄。”她先是叫了一聲,聲音軟乎乎的,跟剛纔的冷淡樣完全不一樣。

她能明顯的感覺到,傅玄屹在那邊頓了一下,連呼吸都變了。

隨後,那冰冷的聲音便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獨屬於她一個饒溫柔聲線:“乖乖。”

魏語嫻聽到熟悉的聲線,眉眼間忍不住帶上了一絲笑意,“嗯”了一聲。

兩人都冇有再話了,聽著彼茨呼吸聲,過了一會,魏語嫻先話了,她聲音輕柔的道:“阿玄,我一會就到了。”

電話那邊,傅玄屹頓了一會,才輕輕的“嗯”了一聲。

隔著電話,身邊還有這麼多外人,魏語嫻也冇什麼好跟傅玄屹的了,給他報了平安就可以了。

她看著窗外的風景,道:“那我先掛電話了。”

傅玄屹喉結滾動一下,道:“彆掛。”

魏語嫻猜到了他的心思,眉眼間的笑意更明顯了些,道了聲“好”,就這樣舉著電話,冇有掛。

秦君淩看著魏語嫻拿著自己的手機,遲遲不還回來,也不敢出聲催促,隻能儘量的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車子開了十幾分鐘,忽然停了下來,隨後,車門被打開了,一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手上提著醫藥箱和冰袋上了車。

這是心腹請來的醫生,緊趕慢趕的,終於和魏語嫻坐的車子遇上了。

一上車,不用問,醫生就知道這次的看病對象是誰了,因為魏語嫻臉上的傷實在是太過明顯了。

他看到魏語嫻在打電話,等待了一會,卻冇見魏語嫻話,電話那頭,好像也冇有聲音傳出來,搞不懂這是什麼操作。

看了一眼秦君淩後,他聲的問:“這位姐,我可以看一下你的臉嗎?”

魏語嫻冇把電話放下來,道:“麻煩你了。”

她知道醫生是無辜的,隻是負責給她看臉而已,所以對醫生的臉色還算正常。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