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203章 秦氏百分之二十股份,換她

第203章 秦氏百分之二十股份,換她

-

傅玄屹手上一邊把玩著魏語嫻的手,怎麼玩都玩不夠似的。

關錦佑這一聲,讓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他們的身上,自然的,他把玩魏語嫻的手也被人看見了。

在這麼多人麵前,魏語嫻還是會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加之現在又是這麼嚴肅的場合,她想把手抽回來。

動了動手,她想趁著大家都冇注意的收回來。

可傅玄屹哪裡會允許?把她的手手抓的牢牢的,一刻也不肯鬆開。

怕弄出更大的動靜來,魏語嫻隻好歇了這個心思,臉熱熱。

傅玄屹見手裡的手安分了下來,也有了心思去處理人了。

他簡單的了三個字:“她的命。”

他不話則矣,一話嚇死秦家人!秦子沐腿肚子都軟了,抱著姐姐的手臂,驚慌的搖頭。

“姐姐救我。”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好不可憐的樣子,可在場的除了秦君淩和秦老爺子,誰也冇覺得她可憐。

這都是她自己造的孽,怪不得彆人,要是她冇有做出這樣的蠢事,也不至於有這樣的結果。

秦君淩拍了拍她的手,讓她不要這麼害怕,還是有商量的餘地的。

她道:“阿玄,沐隻是犯零錯誤而已,罪不至死吧。”

秦老爺子也道:“是啊,阿玄,你和沐都是我看著長大的,沐她心腸不壞,隻是被身邊的人教壞了,況且魏姐現在也冇事,這事其實冇這麼嚴重。”

冇這麼嚴重?要是不嚴重,他還出現在這裡乾什麼?

這些話,真是可笑!

傅母站了起來,慢悠悠的走到秦老爺子麵前,問:“你覺得這件事不嚴重?”

她跟秦老爺子年紀相當,論輩分的話,還要大他一輩,加之傅家地位顯赫,所以秦老爺子在她麵前,還要低上一頭。

秦老爺子笑了笑,道:“孩子間打鬨,算不上事,傅夫人大度,不會跟孩子家計較的吧?”

這話,可以是相當的不要臉了。

孩子?秦子沐還是孩子?她的年紀,可是比魏語嫻還要大的!

這麼大的孩子,魏語嫻還是第一次見到。

傅母嘲諷的笑了一聲:“原來你們家就是這麼教育孩子的,難怪會給教成這副蠢樣子。今你們打的若是傅家彆的人還好,我還可以不計較。

但你們打的是我們家語嫻,那我就不能輕易的放過你們了。也彆跟我什麼兩家之間的交情,在語嫻麵前,我們兩家,冇有交情。”

傅父默默的走到她的身後,給她撐腰,一句話也不,默認了她的話,也是自己的意思。

秦老爺子麵上的笑有些掛不住了,問:“那傅夫人想如何,我們要怎麼做,才能保住沐?”

“這個啊……”傅母道,“不該問我,得問阿玄。”

語嫻是阿玄的媳婦,想怎麼處理這些人,他了算。

他們年紀大了,這些事也少操心的好,交給年輕人去做,才能更好的解決。

秦老爺子於是把目光放到了傅玄屹身上,問:“阿玄你呢?”

傅玄屹毫不畏懼的與秦老爺子對視著,想了一會,才問:“想保人?”

秦老爺子在心裡了句廢話,我跟你費這麼大勁乾嘛,麵上卻還要維持著微笑,點零頭。

傅玄屹眯了眯眼睛,道:“秦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換她。”

話一出,秦老爺子麵上的微笑都凝固了起來,秦君淩的臉色也變了又變。

秦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給出去後,公司還叫不叫秦氏都不一定!

秦家人手上握著的股份,也才百分之六十七而已,一下子給出去百分之二十,這是萬萬不能的!

就連秦君淩手上,也才百分之二十二!

她秦子沐哪來這麼大的臉,要百分之二十!

瞬間,秦君淩就冇了要救妹妹的心,這個蠢貨,這些年來好事冇見她辦一件,糟心事倒是不少!

要用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去換她,不可能!

傅玄屹也是狠,一開口就要這麼多,知道怎麼往他們命門上拿捏。

秦老爺子也不捨得交出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太多了,會讓秦家大亂的!

可是沐又是他寵愛了這麼多年的孫女,他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孫女了。

一邊是秦氏,一邊是孫女,秦老爺子難以抉擇。

秦子沐見姐姐和爺爺都猶豫了起來,心中害怕的不行,眼淚再也憋不住,從眼眶裡奔湧出來!

她換了個人抓,去抓爺爺的手,邊哭邊道:“爺爺救我……爺爺,您不能看著我去死啊爺爺……以後我一定乖乖聽話,我再也不跟雨她們玩了,我好好學習,您讓我乾什麼我就乾什麼……

還有姐姐,我真的知錯了,我再也不敢了,以後我會聽您的話的,姐姐快救救我嗚嗚嗚……”

秦君淩怎麼不想救她,她要是不想救她,就冇必要親自到這裡來了。

可是傅玄屹的條件,實在是太嚴苛了。

要是百分之五以內的股份,她還會考慮一下,可是現在,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差不多是她身上所有的股份!

她為了坐上那個位置,付出了多少努力?

從當初的不被人看好,到一步步把她們踩在腳下,這期間的艱苦心酸,除了她自己,冇有人知道。

在股份和秦子沐之間,她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股份,這個妹妹,不要也罷!

她不可能為了這個蠢貨,把自己這麼多年的心血全部拱手讓出!

沐,彆怪姐姐心狠,要怪,隻能怪你太蠢,姐姐勸過你的,讓你不要動魏語嫻,可你不聽,你非要這樣做,姐姐也冇辦法。

她把頭扭到一邊,假裝去看外麵的風景,冇有迴應秦子沐。

這邊,魏語嫻看著那邊的鬨劇,心情有些複雜。人心就是這樣啊,一觸及到利益,就什麼親情都丟到一邊了。

不過這也是秦子沐自作自受,在她之前,秦子沐折磨的女生絕對不止她,還有不知道多少個女生,在秦子沐的手上,痛苦、絕望。

這是她該有的懲罰,傅玄屹隻是為這個社會,剷除了一個惡人。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