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204章 秦家大出血,活該!

第204章 秦家大出血,活該!

-

“爺爺……爺爺……現在隻有您能救我了……求求您了,我求求您了,我不想死啊……”

秦子沐見姐姐那邊徹底冇了希望,隻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到了爺爺的身上。

爺爺的身上也是有股份的,爺爺身上有百分之十的股份,他們再跟傅玄屹講講價求求情,她的命也就能保住了。

此刻,秦子沐也顧不上這麼多了,在一眾人麵前哭的毫無形象,隻為了自己能活下去。

秦老爺子被她這麼一哭,看著她那眼淚不要錢似的吧嗒吧嗒掉,心也軟了下來。

他是真捨不得讓這個孫女去死啊,怎麼也是他寵了二十多年的孫女啊。

他給秦子沐抹著眼淚,道:“彆哭了,爺爺的心肝寶貝,爺爺一定救你,彆哭了啊。”

得了爺爺保證的話,秦子沐的眼淚掉的更凶了,哽咽的叫了一聲“爺爺”,一把撲入老爺子懷裡去了。

老爺子隻能拍著她的背安慰她,道:“彆哭了,把眼淚守著,回家爺爺讓下人給你做好吃的。”

秦子沐這才抽抽噎噎的止住了哭泣,從爺爺懷裡出來,道:“爺爺我以後一定聽您的話,做個好孩子,再也不給您惹事了。”

秦老爺子欣慰的道:“好,好,沐你能這麼想就太好了,你先到旁邊去,爺爺去跟他們談。”

“好。”秦子沐還在吸鼻子,眼淚不能一下止住,乖乖的走到旁邊去,眼巴巴的看著爺爺走過去。

秦老爺子走到傅玄屹麵前,歎了一口氣,道:“阿玄啊,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多零,你看看,能不能少要一點?”

傅玄屹微微抬頭,即使是坐著,那氣場也比秦老爺子身上要強上許多。

玄爺的名頭,不是白叫的。

他道:“一分,不少。”

言下之意,冇得商量。

可秦老爺子又怎麼可能輕易放棄,他已經決定要救這個孫女了,就算是拚了老命,也要救!

“阿玄,你看在我們兩家的交情上,沐也算是你妹妹,就放她一馬吧,她也了,以後一定重新做人,再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來了。

我手上僅有的百分之十的股份,全部給你,換沐一條命,怎麼樣?

多的,我也拿不出來了,就當是秦爺爺求你了,給沐一條活路吧。”

他一個七十的人,在三十歲的傅玄屹麵前卻低聲下氣的,一點長輩架子也擺不出來。

不過要真算起來,傅玄屹跟秦老爺子,是一輩人。

傅玄屹年紀輕,輩分高。

誰讓傅家的先輩都是一大把年紀才生出個獨苗苗來。

傅玄屹淡淡的瞥了一眼那邊的秦君淩,見她冇有要話的樣子,知道,百分之十,是秦家能拿出來的所櫻

與他預期的,差了一半。

要是百分之二十,秦氏便不能對秦氏擁有完全的掌控權,也算是非常大的代價了。

秦家在京都的地位,都要降上一番!

這個女人也是狠心,好歹是自己的妹妹,卻為了那點股份,眼睜睜看著妹妹去死。

其實,秦子沐的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讓秦家付出代價!

所以,她死不死的,冇什麼大關係,經過這一次,想來以後,她也會夾著尾巴做人。

百分之十的股份,少了少零,總比冇有好,也夠讓秦家大出血了。

秦家得罪了傅家,這個訊息很快就會傳遍京都,以後想跟秦家合作的人,都要掂量著點。

這麼一想,百分之十的股份也是能接受的。

傅玄屹轉頭,去看身邊乖巧的人兒,問:“乖乖覺得呢?”

魏語嫻哪知道該怎麼處理秦子沐,也不知道百分之十的股份值多少錢,隻道:“都聽你的。”

她一個門外漢,還是不要亂話的好,可不能耽誤了傅玄屹的計劃。

傅玄屹用力捏了捏她的手手,湊過去,在她耳邊輕聲道:“那老公自由發揮。”

魏語嫻再一次聽到老公兩個字,耳朵尖尖又熱了起來,點頭“嗯”了一聲。

要多乖巧有多乖巧,看著就讓人想,狠狠的欺負她!

傅玄屹眸子裡閃過一絲危險,把視線轉移開來,怕自己忍不住。

“百分之十,可以,外加,城西的彆墅。”

秦家在城西有一塊地,整個山頭都是他們的,這些年來隨著城市建設發展,那邊的地皮也開始漲價了。

日後,那邊隻會越來越值錢,傅玄屹要這個地方,也算是讓秦家大出血了。

秦老爺子咬了咬牙,答應了下來,這麼一番下來,秦家是元氣大傷啊!

要想恢複過來,怎麼也要個三兩年。

可為了他的寶貝孫女,也值得了!

秦子沐這條命,也算是保住了,隻不過這個代價,不是一般的大。

秦君淩冷著一張臉聽完了全程,聽到傅玄屹鬆口,也是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爺爺為了這個蠢丫頭,真是豁得出去啊!

秦老爺子把秦子沐招呼過來,道:“沐,快點跟阿玄道謝。”

秦子沐看著傅玄屹冰冷的眼神,害怕的不行,根本不敢與他對視,低著頭聲的道:“謝謝玄爺。”

姐夫這個稱呼她是不敢再叫了,阿玄這個稱呼,她也不敢叫,至於傅玄屹的大名,她更加不敢叫了。

思來想去,跟著外麵的人一起叫了玄爺。

傅玄屹鬆開魏語嫻的手,看著秦子沐,道:“過來。”

他讓秦子沐靠自己近一點。

秦子沐抬頭去看他,害怕的不敢上前去,不知道傅玄屹要她過去乾什麼。

她去看爺爺,求助。

秦老爺子輕輕推了推她,讓她不要害怕,過去。

秦子沐隻能硬著頭皮,慢慢的挪著步子走過去,根本不敢看傅玄屹的臉色,怕被嚇死。

在場的人,都不知道傅玄屹要乾什麼,就連魏語嫻都不知道。

眾人把目光放到傅玄屹身上去,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些什麼。

挪了幾步,就算秦子沐再不情願,也還是到了傅玄屹麵前,靠的越近,她壓力就越大。

傅玄屹的身上,有一股無形的氣場,一靠近,就能感受到,讓人害怕。

“玄爺……”她聲叫了一聲,也想知道他叫自己過來乾什麼。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