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216章 那些恨,跟秦氏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第216章 那些恨,跟秦氏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

這座大院裡,就是海星島的冶煉堂。

比起浣衣坊來,能進入冶煉堂的雜役,待遇更高,在海星島的地位相對高一些。

但相應的,冶煉堂的雜役,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當上的,在這裡乾活是出了名的又苦又累。

在釣魚叟帶著葉淩月、小帝莘進入冶煉堂時,冶煉堂裡,正忙得熱火朝天。

身形猶如熊般魁梧的中年男子,正揹著手,在四處走動著。

幾十名雜役,正在裡麵煉器。

那些雜役,個個虎背熊腰,但再仔細一看,裡麵還夾雜著個纖細的身影,這冶煉堂裡,竟然還有女雜役?

“頭,大夥為了趕製這批老弟子上九洲古戰場的靈器,都冇日冇夜熬了好幾個晚上了。你不是說,有新人要來,怎麼到了今天,都不見人影。”

一名雜役正揮汗如雨,他呼哧著抹了一把汗,埋怨地問著那名中年男子。

“快了快了,總管大人說,今晚就帶人過來。”

那名魁梧的中年男子,叫做熊力,是冶煉堂的管事,在孤月海的地位,和丹廬的那一位檀一真君近似。

熊力嘴上那麼說,可心裡也是直犯嘀咕。

海星島的這位總管大人,是個吊兒郎當的性子,說過的話,未必作準,說不準,他這會兒就跑到銀河瀑釣魚釣忘掉了呢。

正說著,冶煉堂的大門就被打開了。

“熊力啊,你看看,我給你帶誰過來了。”

釣魚叟笑眯眯地走了進來。

一看到釣魚叟,熊力眼睛一亮,急忙迎上前去。

“總管,可是盼到你了。大夥等著你帶新人過來,都等得眼睛發紅了。你給我找的幫手呢?”

熊力的目光,直接越過了釣魚叟身後的葉淩月和小帝莘,朝著黑乎乎的外頭,看了看。

這人呢?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就是這丫頭。”

釣魚叟努努嘴,指了指葉淩月。

熊力看清楚了葉淩月的模樣時,嘴角狠狠一搐,那特大號的笑容,迅速斂了起來。

“葉淩月?”

“淩月妹子?”

不等熊力開口,不遠處有兩個意外的聲音,同時傳來。

冶煉堂裡,有兩人同時停下了自己手頭的活,很是詫異地認出了葉淩月來。

葉淩月循著聲音看過去,先是看到了黃俊,可第二眼看到的人,卻讓她也有些意外。

黃俊被分到了冶煉堂她早就知道了,可為什麼她也在這裡?

不遠處,一個杏眼桃腮的美貌少女,正瞪圓了眼,盯著葉淩月。

此人正是早前,在四方城天下第一鍛時,和葉淩月鳳莘有過幾麵之緣的木家兄妹中的木爽。

這事說來也是湊巧,木家兄妹倆一起參加天下第一鍛,木武因為洪明月、烈旭陽的陰謀,橫死在爆炸事故中。

木爽和姑姑木英悲痛欲絕,帶著木武的屍體返回了木國後,木家家主考慮到木爽的煉器技術有待提高,就托了些關係,將木爽送入了孤月海。

木爽的年齡和修為,成為孤月海的弟子顯然是不足的,但是靠著“南龍北木”木家的煉器名聲,木爽順利進入了孤月海的冶煉堂,當了一名女雜役。

隻是木爽也冇想到,葉淩月也會出現在冶煉堂。

木爽見到了葉淩月,百感交集。

許是容貌的緣故,木爽第一眼就不喜歡葉淩月。

加之鳳莘的緣故,以及後來木武的死,又是跟葉淩月的器鼎爆炸有關,她對葉淩月愈發不喜。

隻是一看到葉淩月,她就想到了鳳莘。

葉淩月似乎和鳳莘都是形影不離的。

想到了鳳莘,木爽麵色微微發紅,開口就問。

“你怎麼在孤月海,鳳家主也跟你一起來了?”

葉淩月目光微沉,顯然不願意回答。

“你是誰,誰許你這麼和我洗服兒說話了。”

小帝莘見木爽說話不客氣,不樂意了。

“洗服兒?葉淩月,你不是和鳳家主早就有了婚約,怎麼又成了這個口齒不清的小鬼的媳婦兒了?你這女人,怎麼這麼水性楊花,鳳家主一定是被你矇蔽了。”

木爽瞅瞅小帝莘,雖覺得這孩子很是可愛,可年紀也實在太小了。

葉淩月就算是老牛吃嫩草,也虧她下得了口。

“你說誰小鬼?醜八怪!”

小帝莘炸毛了,一天內被連著嫌棄人小,還被這醜女吐槽口齒不清。

他哪裡口齒不清,他就是喜歡喊“洗服兒”,那叫情趣好不好,閒雜人等懂什麼。

“你說誰醜八怪,你不僅口齒不清,還眼瞎的不成。”木爽氣得俏臉發紅,恨不得上去把小帝莘的那張毒舌嘴給撕爛了。

一大一小箭弩拔張的,葉淩月嚇得忙抱起了小帝莘,黃俊也急忙攔住了木爽。

不過木爽的反應,倒是讓葉淩月鬆了口氣。

至少這證明瞭,木爽冇有認出,小帝莘就是鳳莘重生的事。

早前木爽覬覦鳳莘的事,葉淩月一直心裡有些不舒坦,眼下小帝莘又冇了早前的記憶,她還得謹防小帝莘一不留神喜歡上孤月海裡的其他美貌女弟子呢。

不過葉淩月的這番操心,顯然是多此一舉的。

人小帝莘除了自家洗服兒外,其他女人,無論老的小的,醜的美的,那就都是閒雜人等。

“哈哈,熊力啊,我說的冇錯吧,你看,小丫頭和你們冶煉堂的人還認識,相處的還挺好的,這下子,你該是滿意了吧?”釣魚叟看到這一幕,滿臉的興味。

熊力尷尬地咧咧嘴,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總管這是年紀大了老眼昏花了不成,這哪裡交相處得挺好。

平日,一個木爽就已經讓他很頭疼了。

當初,熊力也是不願意招收木爽的。

直到木家說木爽參加過天下第一鍛,還取得了不錯的名次,熊力才鬆了口。

這要是在多個葉淩月,真不知道冶煉堂還能不能正常運作了。

“木爽,你們倆認識?”熊力不好詢問釣魚叟,索性就詢問起了木爽來。

“算是認識,在天下第一鍛見過。但是,熊管事,她根本不配留在冶煉堂,這女人的精神火種,是最次的白火。”木爽極其不屑地說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