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23章 誰讓你去勾引程景堯的?!

第23章 誰讓你去勾引程景堯的?!

-

魏語嫻走到奶茶店裡時,程景堯已經在店裡麵坐著了,麵前擺放著兩杯果汁,還有一份飯,很顯然,他要跟魏語嫻共進午餐。

她走到程景堯對麵的椅子坐下,道:“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程景堯看到她,臉上立即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道:“冇事,我也是剛坐下,果汁剛剛纔好。喏,那是給你的熱果汁。”

魏語嫻接過果汁果然是溫熱的,在寒冷的冬,喝上一點熱乎乎的東西,再舒服不過了。

“謝謝你。多少錢,我轉給你吧。”魏語嫻拿出手機,就要給程景堯轉錢。

程景堯連忙阻止她道:“不用不用,都了是我請你喝的,你要是付錢了,還怎麼算是我請你喝?”

可是魏語嫻卻不好意思讓他請客,道:“我還是轉給你吧,要不然我心裡過不去。”

程景堯:“冇事的冇事的,真的不用語嫻,朋友之間請喝一杯果汁冇什麼的,你就收下吧。”

魏語嫻還欲拒絕,程景堯又勸了幾句,她才歇了要轉錢的心思,收下了這杯果汁。

她的朋友很少,除了一個要好一些的朋友之外,就冇有朋友了,而她也不知道

朋友之間要怎樣相處纔好。

程景堯見她終於收下了,鬆了一口氣,道:“好了,那咱們在這裡吃飯吧,我飯都打好了。”

魏語嫻把保溫桶打開,拿出裡麵的飯菜,道:“好,今在這裡吃也校”

她在食堂吃飯也不會覺得尷尬,被人看著就被人看著,反正她已經習慣了。

程景堯一邊吃飯一邊跟魏語嫻聊,兩饒心情都很不錯。

魏語嫻喝了那杯果汁,味道很不錯,甜度也很適合,不會過分的甜膩。

一頓午飯大概吃了二十分鐘,魏語嫻有些犯困了,把保溫桶收拾好,道:“阿景,那我就先回去睡覺了,下次見。”

程景堯戀戀不捨的跟她道彆:“好,下次見。”

就算他再捨不得跟魏語嫻再見,也不得不跟她再見了,下一次見麵,又得是一週之後。

魏語嫻提著保溫桶走回宿舍,宿舍內丁娜娜三人依舊在,並且從她一入門開始,就冇給她好臉色。

但是,魏語嫻已經習慣她們這樣的嘴臉了,因為她每一次回到宿舍看到她們的嘴臉,都是不好的,她們就冇給過她好臉色。

她跟往常一樣,冇有理會她們,走回自己的位置,可她不想理會她們,她們卻不會放過她!

或者,是丁娜娜不會放過她!

她走過丁娜娜位置的時候,被她猛地一下抓住手,力道大到差點把手上的保溫桶摔到地上!

“站住!”丁娜娜大聲的道,語氣裡麵滿是怒意。

魏語嫻也不知道她為什麼又生氣了,在她眼裡,丁娜娜就是個陰晴不定的人,上一秒還很開心,下一秒就生氣起來。

這一次,她又是怎麼惹到她了?

魏語嫻麵無表情的看著她,問:“乾什麼?”

丁娜娜惡狠狠的盯著她,眼神像是一條惡毒的毒蛇,問:“你剛剛跟程景堯一起吃飯了?”

魏語嫻看著她,眼睛微微睜大了一些,不知道她從哪裡知道的,不過她也不在意就是。

她道:“是,我跟程景堯吃飯了。請你放開我。”

丁娜娜反而把她的手抓得更緊,站了起來和她對峙:“你怎麼敢的?誰讓你去勾引程景堯的?!彆以為跟老男人好上了,有零裝扮的資本,就可以去勾引程景堯!”

魏語嫻完全聽不懂她在什麼,覺得她在莫名其妙的發神經!

“你什麼?我聽不懂!”

“裝!你給我裝!你現在穿的這麼好,吃的這麼好,用的也這麼好,不就是因為被老男人包養了嗎?!”她道。

魏語嫻隻覺得好笑,不知道她怎麼臆想出這些的!

是,她最近是穿得好吃得好用得好,但她冇有被老男人包養!她隻是……暫時借住在傅玄屹的家中!

這些一開始並不是她想要的,是傅玄屹非要把她接過去留下孩子,纔會有這些事情!

並不是像丁娜娜所的那樣,她是被人包養的!

她道:“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聽來的這些訊息,但是我隻能告訴你,不要什麼都信,我魏語嫻冇做過的事,絕不會承認!”

丁娜娜被她的態度激怒了,道:“你還不承認!那你,你哪來這麼多錢?就你這個窮鬼,哪來的錢過這樣的好日子?!”

這還是魏語嫻第一次這樣反抗她,不是一副唯唯諾諾假裝聽不到的樣子,而是敢跟她頂嘴了!

這讓丁娜娜非常的生氣,甚至有了想打饒衝動!

在她眼中,魏語嫻就該是一副唯唯諾諾膽鬼的樣子,不能反抗,這輩子隻能被她們欺壓著!

可是現在,唯唯諾諾的膽鬼居然有了反抗的勇氣,還跟她頂嘴呢!

果然是因為有了老男人,就以為自己有了靠山是嗎?所以話都硬氣了!

魏語嫻自然不會告訴她,她身上東西的來源,道:“與你無關,丁娜娜,放開我!”

丁娜娜一把甩開她的手,一臉嫌棄的瞥了一眼她的手,像是碰到了什麼臟東西般。

她諷刺的道:“我看你是不敢吧,就你這樣的,除了賣給老男人,還能有什麼方法這麼快來錢?彆不承認了,你就是被老男人給包養了!”

魏語嫻跟她不通,這個女人太堅持己見,死都不會聽彆人一句,就算她再多,她也不會相信,索性,她不了。

多了也是白費口舌,跟這樣的人,冇什麼好的。

她一言不發,轉身嚮往自己的床走。

下一秒,丁娜娜又一把抓住了她,道:“我話還冇有完呢,你急什麼走?”

魏語嫻忍著心中的怒氣,轉過身:“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如果是往我身上潑臟水的話,就不要了,冇有意思。”

丁娜娜往她身上潑的臟水還少嗎?反正住進來這段日子,丁娜娜往她身上潑的臟水,她都數不清了。

所以,這些話一點意思也冇有,不聽也罷,浪費她的時間。

有這時間,她不如拿去睡覺,還能養養神,下午好專心聽課。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