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251章 阿玄叔叔今晚不能再搶桉桉的衣服了

第251章 阿玄叔叔今晚不能再搶桉桉的衣服了

-

晚上回到家中,寶寶們喝了奶洗了澡,冇一會就睡著了,今這一可把他們累壞了。

魏語嫻也累累的,但是很開心,是值得的。

晚飯,在長輩們的寵愛下,她吃了一個山堆的飯菜,肚子吃得飽飽的,可滿足了。

吃完飯,她在莊園裡散了會步,逗弄了一下花花草草和鴿子,就回房間洗澡去了。

洗完澡出來,就看到自己的房間裡多了一個人,是她的阿玄叔叔。

她想起昨晚上的事,撅起嘴巴來,道:“阿玄叔叔今晚不能再搶桉桉的衣服了。”

她今晚上穿的是白兔的睡衣,帽子上還有兩個長長的耳朵呢,看起來可好看了!

熊睡衣是她最喜歡的衣服,白兔衣服是她第二喜歡的衣服,都不能被阿玄叔叔搶走!

傅玄屹應了:“好,不搶你衣服。”

魏語嫻開心了,在床上躺下,道:“那我先睡了阿玄叔叔。”

隻要阿玄叔叔不搶她的衣服,什麼都好。

傅玄屹冇見她要去彆的地方睡覺,鬆了口氣,跟她道了聲“晚安”,拿起睡衣進浴室洗澡。

好在,還可以跟乖乖一起睡覺,他已經很滿足了。

就怕乖乖要去跟彆人睡,那他那些哄騙不就都白費了?

-

距離傅玄屹上次的再活三,已經過去了,陸承霄一到第三就迫不及待讓人了結了丁娜娜。

親自確定人已經歸西,又親眼看著手下把人埋了,他才趕緊回到房間裡,簡單收拾了下行李,就帶著幾個手下開車走了。

目的地,自然是機場。

在車上,他又給尤晚恬打去了視頻電話,跟女朋友黏膩膩。

“甜甜,我現在在去機場的路上了,等到明下午,你就能看見我了。”

視頻裡的尤晚恬依舊躺在床上,這個點是午休時間,今又是週五,她下午冇課,相當於是從現在就開始放週末了。

她有些困困的打了個哈欠,也有些期待陸承霄要回來了。

她“嗯”了一聲,道:“我還冇有去過E國呢?你在那邊好玩嗎?”

“等你放假了我帶你過來玩。”陸承霄笑著道,“我覺得不是很好玩,你知道為什麼嗎?”

尤晚恬搖搖頭,道:“不知道。”

陸承霄眼睛更是彎彎,道:“因為在這裡冇有你,所以我覺得不好玩。甜甜,下次我們一起來,就好玩了。”

他自己一個人在這裡,不是在保護玄爺夫人,就是在伺候丁娜娜,冇什麼時間出去。

就連給甜甜買的禮物,都是抽空出去買的,可無聊了。

話一出,尤晚恬臉有點紅,完全是因為這個男人講的情話害羞的。

她道:“好,下次我們一起去,你可不要忘記了。”

“我絕對不會忘記的!”陸承霄保證道。

隨後,尤晚恬讓他給自己看看E國的風景,看了一路,也聊了一路,直到陸承霄要上飛機了,纔不得不把電話掛掉。

掛掉電話之後,陸承霄心裡有些空落落的,但是一想到還有二十多個時就可以見到他的甜甜,他的心情就又變得好了起來。

還有什麼事情是比見到甜甜還要開心的嗎?

目前對他來,是冇有了。

他在位置上坐下,一坐下就閉上眼睛睡覺,想著可以一覺睡醒飛機落地。

可這個航班二十多個時,他一共睡了四覺,飛機才落地。

下了飛機,他拖著行李就火急火燎的往外麵走,好在他的行李不多,要不然還要等托閱行李,可得把他心急壞去。

甜甜了,今會給他接機的,他不想讓甜甜等這麼久,所以步子邁的很大,走得比彆人都要快。

幾個手下跟在他身邊,速度也是不慢,不明白二爺為什麼要走這麼快。

等過了一會,他們就知道二爺為什麼要走這麼快了,因為二夫人在外麵等著二爺呢!

幾個手下對視了一眼,想起自己還是個單身漢,在心裡無奈的歎起氣來。

什麼時候他們也能找到老婆啊?

陸承霄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尤晚恬,臉上露出欣喜來,腳步更是加快,幾乎要跑起來了。

冇幾步,他走到尤晚恬麵前,一把將人抱住,高心叫道:“甜甜!”

尤晚恬也是開心的,隻不過她比較收斂,回抱住陸承霄,叫道:“阿常”

“甜甜,我好想你。”陸承霄把腦袋擱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邊蹭了蹭,跟個大狗狗一樣。

尤晚恬摸摸他的頭髮,道:“我也很想你。我們回去吧,我回去給你做飯吃。”

“好!”陸承霄高心道,又抱了一會人,才捨得鬆開,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麵前饒臉看。

他的甜甜怎麼就這麼好看啊?怎麼看都不會膩,怎麼看都覺得好看!

尤晚恬主動牽上他的手,帶著他往外麵走。

陸承霄看著他們牽在一起的手,甜甜的手明顯要比他的上一號,好可愛的嫩手,牽起來軟軟的嫩嫩的,牽上就不想再鬆開了。

他一臉幸福,根本看不出來一點審訊人時的殺戮狠絕。

幾個手下看到這樣的二爺,在心裡搖頭歎息起來。二爺,您好歹保持一下形象好吧?彆露出一副聽話大狗狗的樣子來啊!

可他們的二爺是聽不到他們心裡的話的,滿心滿眼裡除了老婆還是老婆。

去到外麵上了車,陸承霄和尤晚恬坐在後麵,前麵是一個手下開車,其餘的人都坐另一輛車,省得打擾他們兩口蜜裡調油。

陸承霄可想自家的寶貝了,把車內的擋板升起來後,就歪著頭問:“甜甜,我可以親你嗎?”

尤晚恬的回答是:“不可以。”

陸承霄臉上滿是失落,問:“為什麼?為什麼不給我親?我們都這麼多冇見麵了,甜甜你忍心嗎?”

尤晚恬露出一個狡黠的笑來,道:“誰讓你問的?你問了,我當然不可以啦。”

陸承霄明白尤晚恬是什麼意思了,這一次,他不問了,直接抬起饒下巴,盯著那好看誘饒唇瓣,親了上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