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254章 要不……你去洗個冷水澡?

第254章 要不……你去洗個冷水澡?

-

“術業有專攻罷了,你會的東西,我不一定會。”尤晚恬又開始弄自己的ppt了。

“你有什麼事嗎?冇事我繼續弄了。”她手在鍵盤上啪嗒啪嗒的敲著,敲出一道好聽的旋律。

“甜甜你繼續弄吧,不用理會我的。”他還是撐著腦袋坐在那裡,冇有要離開的意思。

尤晚恬專心弄起自己的ppt來,很快,就把陸承霄忽略到一邊了。

陸承霄看著自己專注的女朋友,隻覺得這樣的甜甜特彆有魅力。

認真做事的人,看起來最美了。

他欣賞著尤晚恬的盛世美顏,不知不覺當中就看入迷了。

眼裡再也放不下彆的東西,隻能看到他最愛的甜甜。

這麼看著,竟也不覺得無聊。

隻是他的手有點不安分,閒不下來,要去拉尤晚恬的衣角,這邊扯扯那邊戳戳,把那一處衣角拉得變形。

尤晚恬完全冇注意到自己的衣角正在被人蹂躪,遇到零麻煩,又上網去查詢了一番資料,才繼續弄。

認真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不知不覺,一個時過去了,尤晚恬的ppt也到了尾聲。

弄完最後一點東西,尤晚恬鬆了一口氣,伸了個懶腰,衣服被抬起來,露出腰間白晃晃的軟肉。

陸承霄看到那一抹白皙,一直壓抑著的慾火又噌的一下上來了。

好白好嫩啊,怎麼他的甜甜看著這麼可口呢?

尤晚恬冇注意到身邊人眼神的危險,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她轉頭,問:“你怎麼還在這?坐了一飛機你不累嗎?”

陸承霄哪裡會累?他現在精力旺盛的很!想乾點壞事,把身上的精力消耗掉。

想到這裡,又想起剛纔看見的那抹白皙,眼神暗了暗,聲音都變得沙啞起來。

他搖頭,道:“不累,我在飛機上睡過的。”

尤晚恬“哦”了一聲,起身,邊去拿睡衣便道:“那你回房間吧,也不早了,我要洗澡睡覺了。”

陸承霄冇動,坐在椅子上“嗯”了一聲,看著她的動作。

尤晚恬完,冇再管他了,以為他會自己出去,拿著睡衣進了浴室裡洗澡。

她哪裡能想到,這個男人表麵答應了她,實際上連屁股都冇挪動一下。

陸承霄聽著浴室裡傳來滴滴答的水聲,深吸一口氣,想把腦子裡的黃色廢料排出去,努力了一番後,他發現,根本排不出去!

甚至,還進去了更多!

這不是在……引誘他犯罪嘛!

可惡!

他閉上眼睛,想象著剛纔那一抹白皙,這一想,不得了了!呼吸都沉重了幾分!

時間變得難熬起來,等待甜甜出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麼的難熬。

也不知道時間到底過去了多久,總之他覺得過了好久好久,好不容易,纔等到他的甜甜出來。

尤晚恬穿著一身粉色格子的睡衣,洗完澡的原因,身上帶著粉意,耳尖的粉意最為明顯,看得陸承霄更是呼吸沉重!

她看到陸承霄還在房間裡,有些詫異,問:“你怎麼還在?”

隨後,她便看到了陸承霄眼睛裡的危險,看著她的眼神,像在看獵物。

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女孩了,雖然冇有親身實踐過,但是理論知識也學了不少。

隻一眼,她就知道陸承霄腦子裡在想什麼。

她嚥了咽口水,覺得自己的處境有點危險。

“甜甜。”陸承霄一開口,聲音低啞的不行,像是在通過著低啞的聲音,向她傳遞著某種意思。

尤晚恬恨自己的秒懂,她乾嘛非要秒懂啊!

她想裝作看不出來陸承霄想乾什麼,可陸承霄的眼神太過熾熱,讓她想裝都裝不得。

隻能硬著頭皮趕人:“不早了,你快點回房間去。”

陸承霄起身了,盯著她,一步步走過去,每走一步,尤晚恬的心都咯噔一下跳。

男人走到她麵前,低頭與她對視,眼裡的熾熱像是要溢位來灼燒她。

尤晚恬不由得後退了一步,想與男人拉開點距離。

她一後退,男人又往前走了一步,她還想退,男人卻一把拉住她,不讓她退了。

“甜甜……”隻叫了一聲,就低下頭去吻她。

尤晚恬頭一偏,躲過了這個吻,忙道:“陸承霄你冷靜一下!”

陸承霄追著去尋她的唇瓣,道:“我冷靜不了了甜甜。”

終於尋到了那張柔軟的唇瓣,陸承霄狠狠的吻上去,撕咬著,攻略著。

尤晚恬掙紮了一會,掙脫不開,男饒攻勢又猛烈,冇一會,就放棄林抗,與他沉淪。

這一次,陸承霄冇吻太久,因為他能感覺到,懷裡的人變得軟乎乎的,要站不住了。

將人橫抱起來,走到大床邊,把人放下,他也隨之覆了上去。

尤晚恬能感受到男人身體的變化,那樣的熾熱,整個人都恍如置身火爐。

她是有些害怕的,畢竟從來冇有經曆過那樣的事,裡都第一次會很疼。

她完全冇有準備,也冇想過要這麼快交出第一次。

她雙手抱在胸前,聲的道:“要不……你去洗個冷水澡?”

陸承霄低笑出聲,磁性的聲音傳到尤晚恬耳朵裡,蠱惑人心。

“甜甜,你覺得現在洗冷水澡還有用嗎?”他問,“這麼冷,你捨得讓我洗冷水澡嗎?”

尤晚恬確實不捨得讓他在還有點冷的洗冷水澡,可現在,不洗冷水澡,還能有什麼解決方法?

“我、我還……不想這麼快……”

而且他們還冇有準備氣球,要是有了寶寶怎麼辦?

不不不,絕對不行!她還是個孩子呢,還不能接受自己有寶寶的事實。

“甜甜,我會對你負責的,明我們就去領結婚證好不好?”

他這話聽著挺渣男的,但尤晚恬知道他不是這樣的人,要不然前幾次,他早就……

而不是等到現在,尊重著她的選擇。

一瞬間,尤晚恬也有了一股衝動,想要就這樣將自己交給他。

可也隻是一瞬間而已,她還想到了更多,比如她還在讀書,比如她還冇有做好準備。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