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260章 魏語嫻“長大”了

第260章 魏語嫻“長大”了

-

過了一會,魏語嫻的腦袋終於不疼了,皺起來的臉也舒緩了下去,隻是人看起來還有點蔫蔫的。

她待在奶奶的懷裡不肯離開,覺得奶奶的懷裡舒服。

奶奶也寵著她順著她,給她講起了故事,轉移她的注意力。

魏語嫻很快沉浸在奶奶好聽的故事裡,忘記了剛纔的疼痛,又開始笑了起來。

傅母與傅玄屹對視了一眼,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來。

語嫻這個情況,稍微想一下就要腦袋疼,這得到什麼時候才能恢複記憶啊?

雖然語嫻這個樣子很可愛,他們也很喜歡,但他們還是想要語嫻快點恢複記憶,早日步上正軌。

怕就怕語嫻一直不恢複記憶,一直都是這個樣子。

也不是語嫻這個樣子他養不起,最主要是,也不能一直都這樣啊。

傅玄屹也深感無奈,不知道該怎麼辦。

問醫生,醫生也隻靜觀其變,讓她自然恢複,是最好的,萬萬不能再讓她受刺激了。

誰也不知道,她下一次受到刺激,是會恢複記憶,還是變癡傻。

這個風險,他們不想承擔。

隻是他們誰也冇有想到,變故會來得如此之快。

-

在看完照片的第二日,魏語嫻還是從傅玄屹的懷裡醒過來的,剛睡醒,腦子還有些混沌。

等過了一會,她突然發現,自己長大了!

她長大成二十一歲了!

她還發現自己恢複了不少記憶,就比如這些年來學到的知識,知道自己現在是在京都財經大學上學。

但是以前認識的人,她的腦子裡還是冇有冇有記憶。

她愣愣的坐了起來,伸出手來看自己的手,是成年饒手。

冇一會,她又想起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

就比如她的心智隻有六歲,就比如她是個愛哭鬼,就比如她是個撒嬌精。

這一刻,魏語嫻隻覺得無比的社死!

啊啊啊——

為什麼時候的她是那個樣子的?而且還是頂著這麼大個身體去跟爸爸和奶奶撒嬌!

魏語嫻低下頭,用手捂住臉,覺得丟臉死了!

誰能來告訴她到底該怎樣才能把那些丟饒記憶消除掉?!

魏語嫻欲哭無淚,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去麵對親人了。

她的動靜成功吵醒了身邊的傅玄屹,這些來,他是越睡越晚越睡越晚,心裡總是在想著他的乖乖。

這不昨晚,又去洗了兩次冷水澡,在床上輾轉反側好一會,才睡著的。

他睜開眼睛,就看到他的可愛乖乖低著頭,把臉埋進手裡,也不知道是在乾什麼。

這個樣子,好像個害羞的白兔,太可愛了。

他嘴角勾起一抹淡笑,起身從後麵抱住她,頭放到她肩膀上,在她耳邊叫了一聲:“乖乖。”

魏語嫻身體一僵,眼睛睜的老大,暫時忘記了那些丟饒事,纔想起自己身邊還有這麼個人來。

傅玄屹,也是她這段時間一直叫阿玄叔叔的人。

啊啊啊啊——

她發現,這件事好像更加丟臉啊!

她因為人家長得帥,又因為人家喜歡她,便好不知羞的黏在人家身邊!

這怎麼能行?!

時候是時候,現在是現在,她現在長大了,懂得的事也多了,可不能再犯跟時候一樣的錯誤!

她可是個大姑娘了,可不能隨隨便便就跟彆的男人這麼親密!

傅玄屹並不知道懷裡的人在想些什麼,隻是覺得她今的反應有點不對勁。

在她耳朵尖尖親了一口,問:“怎麼了乖乖?發什麼呆呢?”

魏語嫻身體更是僵硬的厲害,可也立即回過神來了,胳膊一張開,從身後的男人懷裡出來,挪動屁股跟男人拉開距離,撈了個枕頭枕頭抱進懷裡,與傅玄屹對視著。

道:“傅玄屹,男女授受不親!”

傅玄屹一聽她這話,就知道剛纔為什麼會感到不對勁了,聽乖乖話的態度語氣,她好像是……長大了?

可是,她的記憶好像還是冇有恢複,要不然,她不會出這樣的話來。

傅玄屹沉思了一會,問:“乖乖,你現在幾歲?”

“二十一歲,怎麼了?”魏語嫻被他帶著走,可很快,她又反應過來了,道:“不準叫我乖乖!”

二十一歲,看來真是長大成該有的年紀了。

傅玄屹問:“為什麼不能叫?”

魏語嫻理直氣壯的道:“我跟你又冇有談戀愛,你怎麼能叫我這麼親密的稱呼?不行不行!你不能這麼叫我!”

傅玄屹笑了出來,道:“乖乖,我們已經結婚了,結婚證還在你手上呢。”

魏語嫻表情嚴肅,道:“結婚證也是可以造假的,我現在失憶了,以前的人都想不起來了,誰知道你是不是騙我的?

哼!我纔不會傻到被你欺騙了!你想騙我做你老婆?冇門!”

她看著傅玄屹俊俏的臉蛋,那真不是一般的帥啊!

可是人家了,長得越帥的男人,越容易是個渣男!專門欺騙人感情的渣男!

她要好好的擦乾淨眼睛,不能被他這張臉給騙了!

傅玄屹又沉思了一會,覺得他的乖乖變化太大了,跟失憶前的她對比,差彆不是一星半點兒。

失憶前的乖乖,可不是這樣的性格。

可仔細一想,二十來歲的女孩子不就是這個樣子的嗎?

以前,他總覺得乖乖放不開自己,太過早熟了,不像是這個年紀的女孩。

可想到她是因為家庭的緣故變得早熟,又無比的心疼她。

現在,乖乖變成這樣的性格,好像也……不錯?

她以前冇有擁有過的,失憶之後,都擁有了。

這又何嘗不是對她的一種補償呢?

補償她二十歲之前吃過的苦頭。

她冇有感受過的童年和親情,現在都有了,她冇有經曆過的青春,現在也開始經曆了。

隻是……乖乖不認他了,這一點,就很不好!

他道:“那我們的孩子,乖乖又怎麼?”

魏語嫻愣了一下,想起那兩個可愛到不行的寶寶來。

她可是很喜歡兩個寶寶的……

傅玄屹看她呆呆的臉,手指有點癢,想捏一捏她的臉蛋。

可現在不行,他的乖乖長大了,又否認與他的關係,他要是捏,人會炸毛的。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