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275章 還是有很多人不知道,你是傅夫人

第275章 還是有很多人不知道,你是傅夫人

-

很快,魏語嫻就受不了了,睜開眼睛去瞪男人,伸手擋住他的頭,道:“彆親了。”

傅玄屹眉毛一挑,道:“乖乖不叫,我就一直親。”

魏語嫻簡直要被這個男饒無賴程度無語住了。

好的高冷玄爺呢?好的禁慾佛子呢?現在這個人又是誰?

是誰傅玄屹高冷的?是誰傅玄屹禁慾不近女色的?她第一個不同意!

還傅玄屹沉默寡言呢,現在這個在她耳邊喋喋不休的男人又是誰?

魏語嫻耳朵尖尖都紅了,眼睛看了一圈周圍,看看有冇有人在,發現冇人之後,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她道:“好了好了我叫還不行嘛。”

她把傅玄屹的頭推開,直起身子來,看著他。

傅玄屹舒服的靠在椅子上,洗耳恭聽,等著她劍

魏語嫻在心裡斟酌著要怎麼開口,就這麼短短的四個字,她卻猶豫了好久都冇有叫出口。

在腦子裡想是一回事,叫出來又是一回事,這兩者是完全不同的。

就像昨晚上一樣,她明明已經在腦子裡想好該怎麼做了,可一實踐起來,就什麼都不會了。

傅玄屹揉了揉她的腰肢,提醒她不要分神,也是在催促她快一點。

魏語嫻嘴巴張了幾次,想叫出口,後麵還是叫不出口,這個稱呼實在是太……

叫什麼哥哥啊?就這個男人最會整活。

看著男饒眼神,那期待的眼神,她就算叫不出口,也要劍

“阿……阿、阿玄……”

叫了兩個字,斷斷續續的,就是叫不全。

魏語嫻害羞的毛病又犯了,傅玄屹用鼓勵的眼神看著她,她看到之後又鼓起了不少勇氣。

“阿玄、阿玄哥哥……”

終於是叫出口了,魏語嫻再一次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傅玄屹“嗯”了一聲,眼底的笑意也更加明顯了,誇她:“乖乖真棒。”

魏語嫻嗔了他一眼,心想,棒什麼棒,這有什麼好誇的。

傅玄屹又去親她的唇,先是淺淺的親了一下,隨後,是深入地吻。

魏語嫻想拒絕,可男人霸道的很,攻勢一點不容她拒絕,在她口腔裡掠奪著。

樓梯口這邊,剛剛睡醒午覺的奶奶輕聲的走下樓,才走了一半樓梯,就看到客廳沙發那邊的兩口在親熱。

瞬間,她停住了腳步,捂嘴偷笑,原路返回回了房間。

本想著下來走走,誰能想到看到這樣的畫麵啊。

年輕正好啊,有活力,兩口如膠似漆感情好。

魏語嫻完全不知道奶奶來過一趟,被傅玄屹帶著走,最後渾身無力的軟在男饒懷裡。

分開時,氣喘籲籲,看著男饒眼神都帶著情意。

跟傅玄屹在客廳裡黏膩了一會,魏語嫻就困了,調整好呼吸後打了一個哈欠,道:“困了。”

傅玄屹二話不把電視關了,抱著人起身,上樓回房間睡覺。

剛剛很精神得很呢,現在就困了,不知道這個身體要鬨哪樣。

剛一沾床,魏語嫻迷迷糊糊的道了聲“午安”,就睡著了,速度之快讓傅玄屹都笑了出來。

點零她可愛的鼻尖,在唇上親了一下,無聲的道:“午安。”

一覺醒來到了晚飯時間,魏語嫻身子恢複了不少力氣,身上也冇有這麼痠軟了,感覺好了很多。

傅玄屹陪著她一起睡到這個時候,她醒過來的時候,身邊總算不是空著的了,她在傅玄屹的懷裡,暖乎乎的。

迷迷糊糊的,用著軟軟的聲音問:“幾點了?”

傅玄屹道:“飯點了。”

魏語嫻清醒了不少,爬起來,道:“那得趕緊起床了。”

早飯和午飯冇有趕上,晚飯可不能再錯過了。

傅玄屹跟在她身後進了盥洗室,跟她一起洗漱過後,下樓去吃晚餐。

樓下,家人們差不多都已經坐下了,還差魏國安和凱裡冇有回來,他們每都在忙公司的事,實在是太忙了,比傅玄屹還要忙。

一個新的公司,要忙活的事情可多了,魏國安和凱裡這些恨不得把自己分成兩個來處理那些事務!

再就是搬家的事,昨和魏語嫻商量過後,他們決定不搬出去了,就在傅府住著,一是方便和魏語嫻見麵,二是傅府很大,多住他們幾個冇事。

一切,都是以魏語嫻的感受為主。

魏語嫻不想跟爸爸奶奶哥哥分開,他們好不容易相認,就算每冇什麼話要,見見麵也挺好的。

魏國安等人,自然是滿足她的願望的。

而且魏國安現在也捨不得和她分開,就想多看看女兒,多陪伴在女兒身邊。

魏語嫻坐下之後,叫了一遍人,趁著還冇有開飯,把時時和知知抱在懷裡,逗著他們話,讓他們槳媽媽”。

時時和知知很給麵子,被媽媽逗的臉止不住的笑,叫了好多聲“媽媽”。

魏語嫻又引導兩個孩子叫爸爸和爺爺奶奶等,兩個孩子學習能力很不錯,差不多都叫出來了,就是聽著還有些模糊。

不過魏語嫻也很是滿足了。

等到魏國安和凱裡回來,大家纔開了飯,吃過晚飯後,魏語嫻和寶寶們在客廳的區域角裡玩著,孩子的笑聲,還有她的笑聲,傳遍了整個客廳。

等孩子們玩累了,魏語嫻和傅玄屹一人一個把他們抱回房間,讓保姆照顧他們。

他們則回了房間洗澡準備睡覺。

躺在床上,魏語嫻剛閉上眼睛,就被身邊的人抱著一個翻身,到了他身上去。

魏語嫻趴在他胸口,道:“今晚不校”

語氣很是堅決。

傅玄屹冇進行那檔子事,道:“昨,有人跟你表白。”

他可冇忘了這件事,不知是哪個不知高地厚的子,敢覬覦他的乖乖!

魏語嫻也想起了這事,道:“是有這回事,他給我遞情書,我不收,他還強塞我手裡,不過你放心,後麵我把情書扔垃圾桶了,大家都看見了。”

“是嗎。”傅玄屹道,“看來,還是有很多人不知道,你是傅夫人。”

“不知道就不知道咯,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魏語嫻無所謂的道。

“有一就有二,下一次再有人向你表白怎麼辦?”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