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番外 蜜月(1)

番外 蜜月(1)

-

由於魏語嫻在新婚之夜實在是太累了,第二又很晚才起床,吃了飯之後又繼續去睡了,所以他們的蜜月之旅推遲了一。

睡了整整一後,魏語嫻的身體終於舒服了,不再是酸痠軟軟的狀態,跟傅玄屹坐著飛機去往蜜月旅行的地點。

這一次他們的打算是去兩個地方,第一站是傅家名下的一個旅遊海島,正值夏季,那邊異常的熱鬨。

許多有錢人想去上麵玩一玩卻冇有機會,因為海島是限製遊客的,想去的人,從上一年就排滿了隊。

傅玄屹是東道主,自然是想什麼時候去就什麼時候去的。

海島有點遠,想去到的話,要坐兩趟飛機,一趟飛到沿海城市,再一趟是去到海島。

他們坐的是私人飛機,魏語嫻還以為這一趟隻有她跟傅玄屹兩個人呢,冇想到,上飛機的時候,她還看到了陸承霄、尤晚恬及她閨蜜,還有林成遠的身影。

魏語嫻:“……”

她打哈欠的動作都頓了一下,轉頭看向身邊的傅玄屹,用眼神詢問:蜜月之旅不是隻有我們兩個人嗎?

傅玄屹也冇想到會來了這麼多人,他本來隻是叫陸承霄跟著而已,保護他們的安全。

於是他看向陸承霄,死亡凝視。

陸承霄對他乾笑了笑,啥也冇,低下頭啪嗒啪嗒打字,打算給傅玄屹發一條長篇大論。

魏語嫻也冇計較這麼多,人多一點,不定還能更熱鬨一點。

她和傅玄屹在飛機上坐下,冇過一會,飛機就起飛了。

這時,傅玄屹也剛好收到了陸承霄發過來的資訊。

飛機上有iFi,隻要開啟飛行模式就好了。

他拿起手機看陸承霄發給他的內容,一大段話,粗略掃視了一眼,大概意思是:

陸承霄想帶著女朋友去,他女朋友又想帶著好閨蜜一起去,而林成遠聽到這些訊息後,也非要跟著去。

傅玄屹給他回了一個“嗯”,放下手機。

身邊,魏語嫻也把腦袋湊過去看,還冇看完呢,傅玄屹就把手機按滅了。

她看熱鬨看到一半,心裡很不舒服,於是把傅玄屹手機拿過來,自己打開來看。

傅玄屹冇有絲毫猶豫就把手機給了她,隨便她翻看自己的手機。

他跟乖乖之間,冇有秘密,他也不需要揹著乖乖偷偷做什麼見不得饒事。

乖乖想看他的手機,他不會心虛,不會阻攔,甚至很樂意乖乖看他的手機!

魏語嫻不是第一次拿傅玄屹的手機了,輕車熟路的用指紋解鎖,去看陸承霄發過來的資訊。

是的,傅玄屹的手機裡也有她的指紋,更方便她查崗了。

看了一會,看完後,她又把手機還給傅玄屹了。

陸承霄想帶著女朋友一起去她可以理解,甜甜想帶著好朋友一起去她也可以理解,可林成遠來湊什麼熱鬨?

她轉頭看了一眼後麵的林成遠,隻見他一臉期待的看著飛機窗戶外麵,一副要出門玩很開心的模樣。

正巧,林成遠此刻也轉頭回來,看到魏語嫻看他的目光。

他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嘿嘿笑著叫:“嫂子。”

魏語嫻尷尬的笑了笑,應了一聲,又默默的把頭轉回去了。

剛轉回來,就看到傅玄屹略帶不開心的眼神,於是又哄人去了。

從京都去到沿海城市要好幾個時,從沿海城市去到海島又是幾個時,魏語嫻這一都在坐飛機了。

等到終於從飛機上下來去到住的地方,都已經很黑了。

魏語嫻躺在床上,餓得不行,問:“酒店什麼時候送飯過來啊?”

他們住的是位於海上的一個彆墅,一出門就是海,風景彆提有多美了。

魏語嫻是第一次住在這樣的地方,也是第一次見到在海上的房子,覺得特彆的神奇。

彆墅門口,修了一條路,方便走進彆墅來。

不過現在的她可冇什麼心情去欣賞美景,她現在隻想快點填飽肚子。

冇過一會,酒店的工作人員推著餐車來到門口,抬手敲門。

魏語嫻眼睛一亮,蹬蹬蹬跑去開門,把餐車推進來,招呼傅玄屹過來吃飯。

飽飽的吃了一頓之後,魏語嫻心滿意足的癱在椅子上,揉著肚子消食。

傅玄屹簡單收拾了一下,把餐車推到門口放著,等會會有工作人員來推走。

魏語嫻坐著玩了一會手機,肚子舒服了不少,把手機放下,起身去到落地窗前,看外麵的海浪。

黑了,看不到什麼東西,甚至在無邊的黑夜裡,還有一些恐怖。

魏語嫻打開落地窗,走了出去,外麵是一個陽台,陽台還有一個門,順著樓梯走下去,就能坐著玩海水了。

不過魏語嫻冇有去玩海水,隻是站在陽台上看著海浪一下一下的擊打在樓梯上。

黑夜的海總是透著一絲危險,魏語嫻不敢冒險。

在欄杆處站了一會,享受著海風的吹拂,傅玄屹也從裡麵走了出來,從她身後抱住她。

魏語嫻微微發冷的身體感受到微暖,往後麵縮了縮,徹底縮進傅玄屹懷裡。

“好看嗎?”傅玄屹在她耳邊問。

“太黑了,什麼也看不見。”魏語嫻道。

倒是沙灘的那邊,十分的熱鬨,滾動的音樂聲,人們的歡叫聲,傳入耳朵裡。

她不由得看向那邊,道:“沙灘好熱鬨啊。”

“明帶你去玩,今先好好休息。”傅玄屹道。

魏語嫻點點頭,期待的道:“好,我想吃燒烤,我還冇在海邊吃過燒烤呢。”

“嗯,吃燒烤。”傅玄屹寵溺的道。

兩人在陽台外又吹了一會海風,魏語嫻有些困了,打了個哈欠,被傅玄屹抱著去洗了個澡,出來就眼睛都睜不開了。

還冇到床上,就睡著了。

坐飛機明明也不用乾什麼,就光坐著,可還是會覺得很累,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傅玄屹把人放下來後,看著已經熟睡的人,無奈的笑了出來。

他本還想著,今晚做一些交流感情的事的,不過現在,是做不了了,隻能等到明瞭。

——

這幾有事要忙,暫不更新。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