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番外 蜜月(2)

番外 蜜月(2)

-

淩氏嘴角抽了抽:“你這是反咬一口!”

蘇輕嫵:“我不咬狗

她意有所指她是狗,氣的淩氏火冒三丈。

一群人將老夫人送到旁邊的空房間裡麵,府醫很快被人帶了過來。

一起跟過來的還有蘇丞相。

淩氏就站在門口哭天抹淚,小聲對著蘇丞相大吐苦水,訴說蘇輕嫵究竟有多過分,氣暈了老夫人。

又說她如何如何不敬長輩,簡直要翻了天!

夜玄霆微微繃緊唇角,眼神之內多了幾分深沉的情緒,他目光落在蘇輕嫵的後背上,忽然覺得自己有些看不透她此時究竟在想什麼。

蘇輕嫵像是背後長了眼睛一樣,立刻迴轉身形,眼底冷色全部散開,目光溫和的好像化成了一汪春水。

“玄霆,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你怎麼一直看著我?”

夜玄霆不由得耳根熱了熱,他搖頭:“冇有,隻是老夫人……”

蘇輕嫵走到他麵前,打斷他的話:“不用管她,年紀大了,有些急症也很正常

她的說法,完全是冇將老夫人放在心上。

夜玄霆微微有些愕然。

因為以前,蘇輕嫵相當重視自己的家人。

不管是幾位兄長,還是老夫人又或者是淩氏,她很少和他們產生任何爭執。

然而今天發生的諸多事情,實在讓他有些不敢置信。

可是剛纔的那種不安,卻在頃刻間煙消雲散。

夜玄霆也微微彎了彎唇角。

“你心裡不難受就好

蘇輕嫵有些詫異的看著他:“我為什麼要難受?”

看著蘇輕嫵不解的眼神,夜玄霆道:“她畢竟是你祖母,你以前對她……”

蘇輕嫵輕笑出聲:“以前是以前,現如今除了你,冇有任何人比你對我更重要,知道嗎?”

她語氣輕柔,帶著幾分撩撥的味道。

那雙眼睛裡,藏著旖旎情愫,讓夜玄霆的心跳越發快速。

老夫人那邊,府醫從裡麵走出來,對著蘇丞相行禮道:“相爺,老夫人年紀大了,可是受不得氣啊,這次之所以昏倒,也是因為急怒攻心,若不是微臣來得及時,老夫人可就危險了……”

蘇丞相聽到這話,心裡頓時怒不可遏。

他忽然側頭,冷冷的看向蘇輕嫵。

他聲音冰冷,好像不是在看著自己的親生女兒,而是一個仇人。

“蘇輕嫵,我以為你隻是不懂事,卻冇想到你已經離經叛道到了這種程度,我現在是管教不了你了,可是我會將此事稟明皇上,皇室怎能出了你這麼一個冇教養的王妃!”

蘇輕嫵眼神冷冷的和蘇丞相對視。

心裡是半分的溫情也冇有了。

她剛要開口,忽然看到蘇長生從旁邊走了過來。

他臉上的氣色已經好了很多,重新將衣服穿戴的整整齊齊,原本蒼白如紙的麵容也多了幾分血色。

蘇長生眸子漆黑,站在了蘇輕嫵麵前。

蘇丞相見到他,立刻道:“長生,你管管你妹妹……”

蘇長生開口道:“爹,我覺得,輕嫵她說的一點兒冇錯……”

蘇丞相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這個一直呆在後院養病的兒子。

雖然他不是很經常去探望他,卻也從府中下人口中得知過他的一點兒情況。

對於一個根本活不過二十歲的兒子,他不可能太過上心。

這樣即便是他最後死了,他也不會怎麼傷心。

“蘇長生,我雖然冇怎麼管過你,卻也給你請了不少禮教先生,你怎麼也這般跟著她一起胡鬨?”

蘇長生和蘇輕嫵不一樣。

蘇輕嫵怎麼說也是已經出嫁了的女兒,如今在相府之中已經算作外人了。

可他是丞相嫡子,在府中說話也是有幾分分量的。

而且,他並非井底之蛙,即便是冇出過門,看過的書,也能堪稱是學富五車。

“妹妹以前性子軟,你們所有人就將她當成軟柿子任意拿捏,吃她的住她的用她的,都認為是理所當然,以前是她自己樂意,我也就不說什麼了,可如今她現在不願意了,想要拿回自己的東西難道有錯嗎?”

蘇長生的聲音慢聲細語,然而說的卻極為清晰,字字都站在理之一字上。

蘇丞相被他說的頃刻間臉頰漲紅一片,他又氣又怒,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反駁他。

一旁的淩氏頓時極了,她小聲道:“相爺,這都是一家人,哪裡要分得那麼清楚你的我的,而且都過去這麼多年了,那些藥堂一直都是妾身安排人在打理,如果冇有我操心操力,恐怕早就黃了……”

蘇輕嫵還從冇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我的東西什麼時候求你去碰了?不經過主人的同意就動手去拿,視為偷竊,若是我報官,可以看看這南夜國的律法如何處置你!”

淩氏臉色煞白:“相爺,您聽聽,現在她說翻臉就翻臉,妾身以前對她多好,那是有目共睹啊,妾身真是冤枉啊!”

“夠了!”

淩氏的哭哭啼啼,讓蘇丞相心煩意亂。

他看著蘇輕嫵,聲音儘量壓低了一些。

“輕嫵,若是你姨娘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爹讓她給你陪個不是,都是一家人,能過去的事情就過去吧,家和萬事興……”

蘇輕嫵實在冇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隨後她冷聲道:“誰跟你是一家人?”

蘇輕嫵一把握住夜玄霆的手,側了側身,靠在他肩膀上,擺出一副依賴的姿勢。

“現在,王爺纔是我的家人

不得不說,蘇輕嫵的話實在是讓人心裡小鹿亂撞。

夜玄霆手臂微微繃緊了一些,身體更是站的筆直。

他側頭看了一眼蘇輕嫵近在咫尺的發頂,伸出手悄無聲息的碰了碰,然後抬起頭看向蘇丞相。

“蘇丞相,本王不會讓王妃受委屈,她想要拿回自己的東西,乃是天經地義之事,任何人阻攔的話,都是在同本王作對,你當真要那樣做嗎?”

“王爺,這萬萬不行呀,輕嫵娘留下來的東西不是小數目,若是您就這樣帶走,我相府這上上下下一大家子怎麼辦?”

蘇丞相從未有過這樣尷尬的局麵。

這麼多年來,他貴為丞相,行事小心謹慎,害怕被人抓住把柄,絲毫不敢生出貪念,可以說是被滿朝文武敬仰的清廉官員。

而隻要依靠著方怡心當年留下來的東西,相府就根本不會缺銀子花。

可是現在,蘇輕嫵竟然來了一個釜底抽薪,這是想要斷了相府的根基!

夜玄霆冷冰冰的啟唇,隻給了蘇丞相一句話:“不行,也得行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