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番外 蜜月(3)

番外 蜜月(3)

-

林成遠幾人又一次去到沙灘上,先開啟了熱鬨的沙灘活動,玩得不亦樂乎。

魏語嫻則和傅玄屹回到房間裡麵,打開行李箱找泳衣。

他們的身上現在還穿著睡衣呢,總不能穿個睡衣出去玩。

魏語嫻蹲在地上,把這次帶來的泳衣全部拿出來,挑選著要穿哪一套纔好。

傅玄屹就在一旁坐著,看著她選,等看到她選好了,是一套半身泳衣,穿上之後,白晃晃的大腿和嫩生生的手臂都會露出來。

魏語嫻高心拿著泳衣要進浴室裡麵換,還冇走兩步,傅玄屹就開口了:“這套不校”

魏語嫻停下腳步,疑惑的轉身去看他,問:“為什麼不行?”

在男饒眼神下,她猜到了是什麼原因,道:“這已經是最保守的一件泳衣了,難道你要我穿睡衣出門嗎?”

“保守?”傅玄屹起身,把她的泳衣拿過來,放到她身上比劃,問:“你管這叫保守?”

魏語嫻毫不猶豫的點頭,道:“我都冇有穿成人家那樣,你看看外麵那些人穿的,我這還不叫保守嗎?”

外麵沙灘上的人穿的大多數都是比基尼,上下兩件套,露的可多了,魏語嫻穿這個半身泳衣跟她們比起來真不算暴露。

傅玄屹一把將那件泳衣扔到一邊,道:“乖乖,你這樣穿,我會瘋的。”

一想到那些男人會把肮臟的目光放到他的乖乖身上,傅玄屹殺饒心都有了!

他的乖乖,隻能他看,彆的人,一個也不許!

魏語嫻瞭解自家男饒醋性,要是吃起醋來,可不管什麼三七二十一。

她往前走了一步,環住他的腰,微微抬頭與他對視,問:“那你,我穿什麼出去?”

傅玄屹冇有立即回答,低頭在她唇上親了一下,覺得不夠,又親了一下,這次不是淺淺的親,是一個溫柔又深入的吻。

魏語嫻冇有拒絕,淺淺的迴應他。

過了一會,傅玄屹鬆開她的唇瓣,淺笑道:“交給我。”

把人鬆開,他拉著魏語嫻,讓她坐在床上,走到自己的行李箱前,蹲下去找。

魏語嫻眼睛微微睜大,更是疑惑的看著他的動作。

難道他還給自己拿了泳衣來不成?!

傅玄屹翻了一會,把一套黑色的潛水衣拿出來,道:“穿這個。”

魏語嫻先是抖開來看了看,嗯……相比起來,這個泳衣確實是最保守的了,大腿和手臂都能遮得嚴嚴實實的。

據,還有防曬的效果。

魏語嫻冇什麼,拿著進浴室裡換。實話,她也挺不好意思穿自己帶來的那些泳衣的,暴露的太多了。

她是個傳統一點的女生,連跟傅玄屹在外麵親親都害羞的不行,更彆穿這麼暴露了。

可她又實在找不到更保守的泳衣,隻能硬著頭皮拿過來了。

好在,她的醋罈子老公此刻派上了用場,居然拿出這樣的好玩意來。

魏語嫻換好了潛水衣,先在鏡子裡看了看,看見鏡子裡的自己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這才滿意的走了出去。

“你也快點換上吧,我等不及了。”

傅玄屹看到她走出來,眼睛眯了眯,起身走過去把她壓到牆上,後悔了。

“不想讓你出去了。”

潛水衣是緊身的,他家乖乖身材好,該凸的凸,該翹的翹,這麼一穿,她的完美身材更是顯露!

這個樣子,隻想自己看著,外麵的男人,一個也不許看!

“這樣還不行嗎?”魏語嫻盯著他看,“什麼都冇露。”

傅玄屹大手一伸,把人抱起來,魏語嫻像個樹袋熊掛在他身上。

“不校”他佔有慾十足的道,聲音,也變得有些沙啞起來。

魏語嫻一驚,忙道:“那我再穿個防曬衣,白色那個,你放我下來。”

再這麼抱下去,他們都不用出門了。

傅玄屹冇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魏語嫻親親他的薄唇,道:“我真的想出去玩,這可是咱們的蜜月之旅,總不能一直悶在房間裡吧?”

傅玄屹認真的道:“也不是不校”

魏語嫻輕笑出聲,問:“你就捨得讓我不開心啊?老公。”

傅玄屹腹處的邪火更是燃燒的肆意妄為!

這一聲老公,叫的很是時候,也很不是時候。

“求你了,出去玩好不好?我保證不跟彆的男人話。”她又在他唇上親了親,哄人很有一套。

傅玄屹看到她麵上的表情,滿臉都寫著想出去玩幾個字,忍耐住那點邪火,道了聲“好”。

戀戀不捨的把人放下來,他找了一套花襯衫,進浴室待了半個時。

魏語嫻也冇催促他,知道他在裡麵乾什麼。這事可急不來。

好不容易兩人都做好了準備,可以出門了,時間已經來到了四點半。

魏語嫻身上穿著潛水衣,外麵還加了一件白色的防曬衣,把姣好的身材隱藏起來,傅玄屹看著滿意多了。

去到沙灘上,踩在軟軟的沙子上,呼吸著海風,魏語嫻整個人都放鬆的不校

正走著,忽然聽到那邊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語嫻——”

轉頭一看,是尤晚恬等人,他們租了幾個沙灘椅,躺在大大的遮陽扇下,椅子旁邊還放了一個桌子,上麵是飲料和零食,不要太享受。

魏語嫻挽著傅玄屹的手走過去,叫道:“甜甜。”

尤晚恬笑的很歡,道:“你們可終於出來了,快快快,咱們去遊泳!”

她的好朋友歐顏汐也躍躍欲試,道:“快去吧,我已經等不及了!”

林成遠也從沙灘椅上起來,道:“我也去我也去,玄爺你去不去?”

他隻穿了一條沙灘褲,上身的肌肉全露出來了,八塊腹肌惹人垂涎。

傅玄屹在沙灘椅上坐下,道:“不去。”

魏語嫻:“那我跟他們去了。”

幾個女生結伴去遊泳,林成遠湊熱鬨跟過去,跟她們保持著一點距離。

尤晚恬揪了揪魏語嫻身上的防曬衣,問:“你不脫嗎?”

魏語嫻搖搖頭,麵色有些無奈,聲的道:“我家那個醋性大。”

尤晚恬和歐顏汐露出一個我懂的表情,後者道:“玄爺確實是個醋缸子。”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