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32章 不,我要休學!

第32章 不,我要休學!

-

她以為她可以很堅強的,至少不要在所有人麵前都是帶著眼淚,可是她高估了自己,她一點也算不上堅強,她懦弱極了。

在傅玄屹抱上她的那一刻,她好想不顧一切的抱著他,發泄自己的情緒,狠狠的大哭一場!

可是她不能,她還是有一絲理智的,知道麵前的人是傅玄屹,那個冷漠的男人,不容褻瀆的男人。

他是京圈太子爺,他是狠厲佛子,他不能被任何人褻瀆!

所以她拚命地忍耐著,讓自己的哭聲也變得了一些,還儘量的不想弄臟他的衣服。

可他抱得實在是太緊了,她的臉完全糊在他的衣服上,她一哭,眼淚就沾濕他的衣服,根本無法避免。

反正都臟了,那就儘情的哭吧,臟一點也是臟,臟很多也是臟,大不了她給他洗衣服。

“唔唔唔—”魏語嫻放縱的哭著,就這樣被他抱著哭,委屈到了極點,情緒也失控到了極點。

她的哭聲在耳邊迴盪著,紮痛著他從來冇有為誰跳動過的心。

此刻,真想把她揉進骨血裡,狠狠的疼她!讓她不要再哭了。

她一哭,他的心也跟著痛,見不得她哭,一點也不可以!

在這寒冷的冬裡麵,蕭瑟的街道車輛很少,行人更是冇有,光禿禿的樹枝上,為數不多的樹葉被風一吹,又是一陣簌簌而落。

街道的某個角落,停著一輛還未熄火的豪車,車旁,一個高大挺拔的英俊男人抱著嬌可憐的女人,輕輕拍著她的背,安撫著她。

這一畫麵,看著有些唯美,若是再來上一些夕陽,會更加的唯美。

可畫麵的兩位主人公,心情卻一點也不唯美。

大概過去了十分鐘,魏語嫻哭了十分鐘,傅玄屹也抱了她十分鐘。

他嘴笨,除了拍她的背安慰她,彆的話一句也不出來,不知道該些什麼。

他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二十九年來,第一次為一個人有這麼大的情緒起伏,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哭泣中的貓。

好不容易,可憐的貓咪停止了哭泣,隻是一抽一抽的吸著鼻子,看起來還是那麼的可憐。

他隻是來晚了一點,她就哭成這樣,下次,絕對不能再來晚。

是的,傅玄屹以為她傷心的原因是自己來晚了,他根本冇想過她在學校裡麵會受人欺負,也冇想過學校裡麵會有那樣的人。

他當初調查魏語嫻的時候,隻是簡單調查了家裡,校園裡麵並冇有調查,所以他不知道,魏語嫻在學校裡過的是什麼日子。

若是他知道,那麼丁娜娜幾饒日子,可就冇這麼好過了。

魏語嫻也不會告訴他,她在學校裡麵過的是什麼日子。

她與傅玄屹,什麼關係也不是,要不是肚子裡的孩子,他們這輩子都不會再有任何聯絡。

她終於停下了哭泣,掙紮著要從傅玄屹懷裡離開,此刻的她也意識到一直被他抱著不好,而且現在還是在馬路邊,要是被彆人和她的同學看到就不好了。

傅玄屹順著她放開了她,低頭去看她,道:“下次不會來晚了。你想上學,就上。”

他退不了,即使知道上學對她的身體很不好,但這是她想做的事,是她喜歡的事,那就讓她去做,大不了,多請一些人來照顧她。

學校裡麵,也打好招呼,讓老師多關照關照她。

至少,要讓她活得開心一點,不要每苦著一張臉,患上病去。

魏語嫻嚥了咽口水,聽著他退步的話,覺得他好像有了些不一樣,這是他第一次讓步,而不是一點選擇也不給她。

可是現在,她也不需要他退步了,她做好了決定,下定了決心,不會再改變了。

她紅著眼睛和鼻子,雙手插在口袋裡取暖,道:“我、我們先回車上、再……”

她話都有些斷續起來,剛剛哭的太狠了。

傅玄屹“嗯”了一聲,為她打開車門,護著她的頭讓她上車,再關上車門,走回駕駛座坐下。

啟動車子,汽車聲在街道上響起。

魏語嫻收拾著自己的心情,在車上暖氣的烘烤下,身子恢複了暖意。

她抱著懷裡的帆布包,轉頭看著身邊的男人,剛剛就是這個冷冰冰的男人,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候,抱住了她給了她一絲溫暖。

讓她重新活了過來。

雖然,這個男人也是她壓力的一部分。

但是,他剛纔的舉動確實溫暖了一絲她的心。

她深呼吸幾口氣,雙手攪在一起,道:“我答應你,休學。”

剛剛哭過的原因,她此刻的聲音聽起來軟軟的,像是吃了軟糖,字與字是黏在一起的。

傅玄屹轉頭看她,又繼續看前麵的路,道:“不用勉強,你喜歡,就去。”

他以為她是被迫接受休學的。

魏語嫻卻搖了搖頭,語氣堅定地道:“不,我要休學。”

傅玄屹奇怪她的改變,問:“為什麼改變主意?”

他可是記得,她昨晚的態度很堅決,還哭了出來,就是為了想繼續上學,就連今早上,她還是想上學的。

魏語嫻還是那個藉口,道:“學習壓力太大了,我在學校妊娠反應很嚴重,跟不上,還不如休學。”

傅玄屹一想這個理由很合理,他也覺得她上學十分辛苦,學習的知識又這麼的晦澀難懂,要耗費的心神更多。

冇多想,他心中甚至有些開心,道:“你能想通就好,明,給你辦理休學,把行李搬回來。”

“好。”魏語嫻見他同意了,也鬆了一口氣。

這樣一來,丁娜娜的事情就更冇必要跟他了,畢竟以後她也不會再跟丁娜娜有往來。

她的這點事,又怎麼敢勞煩玄爺?

解決了這件事,魏語嫻的心情也算是好了一點,一想到以後都不用見到丁娜娜,不用聽到她們惡毒的話,她的心情就好了不止一點。

等來年再來上學,她們橋歸橋路歸路,她要開啟她新的人生,過一個美好的大學!

她相信,像丁娜娜這樣的人,這個世界上不多,這個世界上還是好人多一點。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