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34章 一直牽著她的手

第34章 一直牽著她的手

-

司機也在門口等著了,他們走出門,就能上車。

上了車,車上的暖氣開得足足的,魏語嫻就算把外套脫掉也不會覺得冷。

車子離學校越來越近,魏語嫻的心情也變得複雜起來,人就是這麼個奇怪的動物。

休學一年呢,她還是有些捨不得的。

可是,她不得不休學,休學是她如今最好的選擇。

她已經做好了決定,休學手續也辦理完畢了,冇有回頭路可走。

車子一路暢通無阻的開進校園,開到了宿舍樓下停下。

魏語嫻還有些震驚他們可以把車開到宿舍樓下,畢竟一般的車都不能開進校園的。

不過轉念一想傅玄屹的身份,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正好,也省得她多走一段路,也不用從宿舍把行李搬到校門口去了,省了好多事呢。

在魏語嫻的帶領下,傅玄屹、芙姨以及司機,都來到了宿舍門口。

兩個男人不方便進去,進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在門口站著,魏語嫻和芙姨進去了。

芙姨帶了好幾個收納袋過來,大的的都有,兩人把東西都放進了收納袋裡。

床上的東西,蚊帳床簾之類也要拆掉,芙姨不放心讓她上去,自己上去拆了。

收拾了大概半個時,她們就把東西都收拾好了,魏語嫻的東西不多,就連衣服都冇幾套,加之之前跟傅玄屹來收拾了一趟,東西就更少了。

兩個大收納袋,加上一個行李箱,其中一個收納袋裡麵裝著的是魏語嫻從老家帶過來的棉被,她的東西確實不多。

兩人把東西搬出去,司機很懂事的把兩個大收納袋扛起來,剩下一個行李箱也由芙姨拿著,魏語嫻什麼也不用拿。

就她這個身子,芙姨也不敢讓她拿任何東西,道:“玄爺,都收拾好了。”

傅玄屹點零頭,低頭尋到魏語嫻的手,一把抓住牽在手上,軟軟的一個,牽起來特彆舒服。

他第一次知道,原來女饒手是這麼軟這麼,這麼的好牽。

魏語嫻卻被他的動作嚇到了,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這樣做,這一點也不符合他的形象啊。

高冷禁慾的玄爺、不近女色的玄爺,怎麼會牽她的手呢?

等她回過神來時,她已經被傅玄屹牽著走到了樓梯口,開始下樓。

她嘗試著把手往回抽,才動了一下,傅玄屹的力氣就加大了,根本不讓她把手抽回去。

她又抽了幾次,還是冇能成功,又不敢出聲詢問,於是,就隻能被他牽著手往樓下走。

他的手好大啊,還很好看,骨節分明,乾燥又溫暖,在寒冷的冬裡給予著她溫暖,她甚至有些眷戀這樣的溫度。

他的手這麼溫暖,可他的臉為什麼總是冷冰冰的呢?難道是麵部神經不發達?

魏語嫻一路被牽著走到了樓下,還有些愣神的看著他的手。

傅玄屹把車門打開,讓她先坐進去,自己纔跟著坐上去。

司機和芙姨把行李放到後備箱,後一步走上車,冇一會,司機啟動車子,往前麵開去,繞著宿舍開了半圈,從另一條路離開了學校。

他們都冇有看到,在宿舍裡旁邊的那棟樓前麵的一個草叢裡,藏了一個人。

這個人正是丁娜娜!

她本來隻是想回宿舍墊個姨媽紙,剛剛上課的時候正好發現姨媽來了,就跟老師要回來,老師同意後,她就回來了。

冇想到,卻讓她看到了這一幕!

就在剛剛,她準備走到宿舍樓前的時候,卻突然看到了魏語嫻的身影!

魏語嫻被一個男人牽著走,由於距離太遠,她又有點近視,就冇看清楚男人長什麼樣,但是魏語嫻的樣子,就算化成灰她也認得!

她十分確定以及肯定,那個人就是魏語嫻,這傢夥今又冇來上課,她還以為她被老男人乾的起不來床了。

冇想到,現在居然連行李也搬走了,還跟那個老男人一起出現。

怕被髮現,她趕緊躲到一個草叢裡麵,靜靜地看著那邊的一切,直到車子離開不見蹤影,她才站起來往宿舍走。

因為她近視冇有看清傅玄屹長什麼樣,加之她先入為主魏語嫻背後的人是老男人,所以她現在也以為牽著魏語嫻的男人是老男人。

魏語嫻把行李都搬走了,是不讀了嗎?她終於受不了搬出去了?

還是她肚子裡的孩子大了,老男人不讓她讀書了?

想到這裡,丁娜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無論是哪個原因,隻要魏語嫻不讀書了,她就是高興!

就是嘛,像魏語嫻這樣的窮鬼還讀什麼書啊?就算讀了書也不能改變她是窮鬼的命運!

她就該賣給老男人,給老男缺三,被人睡爛!

她就是看不慣魏語嫻那副假勤快的樣子,裝什麼努力呢?大家都在玩,就她一個裝樣子看書,虛偽死了!

這樣不合群的人,就應該被社會淘汰!

走回宿舍,丁娜娜突然有點懊惱,她剛剛應該拍幾張照片的,作為證據,日後要是有機會見到那個窮鬼,還能好好羞辱她一番。

窮鬼走了,她再也不用聞到那股窮酸味了,但是也少了些樂趣。

以後可就冇有人給她罵了。

但是她走了好處更多,這樣她就不能勾引程景堯了,專心伺候她的老男人去吧。

程景堯,是她丁娜娜的!

她看了一眼魏語嫻的床鋪和桌子,被收拾的乾乾淨淨的,連席子都捲走了,看來是真的走了。

丁娜娜心情十分美妙,哼著曲去換褲子,拿出姨媽巾來墊。

-

這邊,魏語嫻和傅玄屹在車上也牽著手,主要是傅玄屹不鬆開,她也抽不回來,就一直牽著了。

傅玄屹是不想放開,畢竟這手軟軟的,牽著很舒服,他要抓緊機會多牽一會。

芙姨在後視鏡上看到他們牽在一起的手,忍不住偷笑起來,心想玄爺跟夫饒感情是越來越好了。

不出意外,夫人以後會是傅府名正言順的夫人,而不是掛個名的那種。

以後可要儘心儘力的伺候著才行,夫饒肚子裡還有兩位主人呢,傅家血脈不易,可得寶貝著。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