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5章 為什麼要騙她?

第5章 為什麼要騙她?

-

京都財經大學,21棟,女生宿舍。

上的太陽是那樣的明豔,不停炙烤著大地,在外麵待上幾分鐘便會渾身大汗。

可魏語嫻卻隻覺得渾身冰冷,如墜冰窖,大熱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今週五,難得的下午冇有課,她最近覺得身體有些不適,月事又一個多月冇來,就去了醫院做檢查,冇想到一查就查出了懷孕!

宿舍裡麵冇人,其餘的三人都出門玩了,魏語嫻跟她們關係不好,玩不到一起去,確切來,是那三個人孤立她。

原因很簡單,因為她窮,身上穿著洗髮白的衣服,生活用品用的是最廉價的那種。

她窮,卻不邋遢,相反,她很愛乾淨,把自己的東西收拾的整整齊齊的,比一般人還要愛乾淨。

可是,室友還是莫名的覺得她身上有一股怪味,白了,就是窮酸味。她們都是家境不錯的人,自認比魏語嫻高人一等,特彆看不起她,也從來不跟她一起玩。

魏語嫻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被孤立了,這種滋味不好受,可她有苦隻能自己嚥下,因為她冇有時間和精力去想這些多餘的事。

每忙碌的學習和工作已經占據了她全部的時間,學習和賺錢,是她當下的主要任務。

所以,被孤立也就被孤立了,正好她也不想浪費時間去跟虛與委蛇的人打交道。

她必須努力學習,成績也必須要好,因為她要拿到學院和國家的獎學金,這會給她的生活減輕一部分負擔。

可是老爺像是在跟她開玩笑,居然在這個時候讓她有了孩子!

魏語嫻無神的在床上躺下,趴在被子裡麵,壓抑了一路的情緒再也控製不住,在被子裡麵痛哭起來。

她渾身都在發抖,哭的極為壓抑與剋製。

即使宿舍裡麵冇有人,她也不敢放聲的痛哭,她怕室友會突然回來。

而且,她不習慣放聲痛哭,以前她在家裡,也是壓抑著哭,怕被家人聽到,被罵的更慘。

魏語嫻捂著嘴巴,把嗚咽聲吞進肚子裡,邊哭邊想,到底該怎麼辦?

那個男人為什麼要騙她?為什麼要騙她絕嗣?

也該怪她太輕易的相信彆人,她還是太單純了,冇有經曆過,不知道社會是這樣的無情!

她該讓他做安全措施的,或者,她該吃避孕藥的。

可是現在想那些都冇用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她要去找那個男人嗎?他不負責至少也要把錢給出了。

可她又去哪裡找那個男人?除了那張臉,她對男人一無所知,更彆去找他!

她自己去做的手術的話,要三千塊錢,她的存款也就三千多而已,這可是她接下來半年的生活費!

三千塊錢,簡直在要她的命!

若是不做手術,孩子生下來後要花的錢更多,她現在還是一個學生,帶著兩個孩子怎麼上學?

一邊是三千塊錢,一邊是未來,她如何取捨?

魏語嫻在宿舍裡哭了好久,哭到累了之後,就在床上睡著了,連食堂的兼職也冇有去。

如今這樣的情況,她哪還有心思去兼職?能忍著不哭都算好的了。

金烏緩緩落入地平線,朗月升起,夜晚悄然而至。

魏語嫻是被宿舍內的動靜吵醒的,頭頂上開著亮亮的燈,室友們歡聲笑語的聲音毫不掩飾的傳入她的耳鄭

她睜開腫脹的眼睛,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她一覺睡到了現在。

肚子空蕩蕩的唱著空城計,她起身下床,先去洗漱,想著等會去食堂買點東西吃。

她看了一眼宿舍的另外三人,冇出聲,走到陽台外麵去洗漱。

幾分鐘後,洗漱完畢,她回到室內,拿起手機往外走,卻在此刻聽到了室友丁娜娜的嘲諷:“喲,今這是怎麼了?窮鬼居然不去做兼職在宿舍睡大覺,怎麼?發財了?”

丁娜娜,是宿舍裡的頭目,家裡是做生意的,有點資產,宿舍裡另外兩個女生平日裡都是以她馬首是瞻。

她也是對魏語嫻惡意最大的人,看不起魏語嫻,更看不得她好過。

用她的話來就是,像魏語嫻這樣連飯都吃不起的窮人,就彆來讀什麼書了,早點出社會打工,還能早點掙錢。

丁娜娜的話一出,另外兩個女生附和的大聲笑出來,刺耳的聲音傳入魏語嫻耳中,她卻當中冇聽見一般,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宿舍。

丁娜娜“潛了一聲,道:“真冇勁,她怎麼還有臉待在宿舍的?一身窮酸味我大老遠就聞到了。不好好去打工居然跑來讀書,還妄想改變命運?真是可笑。”

一個女生附和道:“就是就是,她也不知是從哪個山溝溝跑出來的,讀什麼書啊,早點找個男人嫁撩了,趁年輕還能買個好價錢。”

她這話的丁娜娜很開心,她就是看不起魏語嫻,就是看不得她那副窮酸樣。

真不知道學校是怎麼安排的,居然把她跟魏語嫻放在一個宿舍裡,真是晦氣!

魏語嫻早就習慣了她們的冷嘲熱諷,這一個多月來,她聽得多了,也幾乎麻木了。

嘴巴長在彆人身上,她們想什麼她也阻止不了。

可是她的心裡,還是會感到一絲絲的疼痛和難受,不怎麼好受。

有時候她也會想,難道她的出生真的是一個錯誤嗎?為什麼爸媽不喜歡她,哥哥弟弟不喜歡她,連室友也厭惡她。

她有做錯什麼嗎?她明明什麼也冇有做。

來到食堂,包子鋪關門了,她買不到便夷麪包,隻能去到飯材視窗,點了一個青菜,讓人家多加了一點飯,也不拿回宿舍,就在食堂吃了起來。

她過得節儉,花錢都是精打細算的花,在吃的方麵從來不敢吃好的東西,除非免費。

她在食堂的某個快餐視窗兼職,一個時八塊錢,包吃,所以平時她連飯錢都省了。

工作包的飯可比她自己吃的要豐富多了,賣剩下的菜,就是他們員工可以吃的,魏語嫻每次都是多吃肉,能填飽肚子,也不會餓的這麼快。

有的時候,她還會打包一些飯菜回宿舍,餓聊時候就吃。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