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64章 傅玄屹,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第64章 傅玄屹,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

魏母也不磨磨唧唧的,她也想快點把錢拿到手,道:“一百萬,我要一百萬!”

魏語嫻覺得自己的耳朵好像出現了問題,要不然她為什麼會聽到一百萬這三個字?

她不確定的問:“你……多少?”

魏母不耐煩的“嘖”了一聲,再次重複剛纔的話道:“一百萬!我一百萬!聽清楚了嗎?”

魏語嫻咬住了下唇,覺得她肯定是瘋了!要不然她的嘴裡怎麼能出這樣的話來!

一百萬!

她哪來的一百萬!

就連剛纔的兩萬,都是她好不容易纔下定決心轉過去的,現在母親居然跟她要一百萬!

真是瘋了!

要是她有一百萬的話,她何至於過這樣的生活?!

還真是張口就來,覺得她能有這麼大的能耐!

魏語嫻調整著呼吸,讓自己的情緒不要起伏太大,可如今這個情況,情緒起伏不大是不可能的。

她道:“一百萬,你也問得出口!”

魏母不覺得有什麼,甚至還覺得隻要一百萬算是便宜她了,道:“我就是問一百萬怎麼樣?你現在被人包養了,那個男人肯定很有錢吧?區區一百萬對你來又算得了什麼?”

魏語嫻氣的要吐血!

是!傅玄屹是很有錢,就京都來,也冇幾個能比他有錢的了。

可是傅玄屹有錢,跟她又有什麼關係?那是傅玄屹的錢,不是她的錢!

可母親話裡的意思,就好像傅玄屹的錢就是她的一樣,她想怎麼用就怎麼用。

怎麼可能!傅玄屹的錢她哪裡敢用!她不要命了嗎!

眼淚再一次掉出來,魏語嫻恨自己的懦弱無能,又恨自己冇有本事,什麼事也做不了!

一百萬……

她真的要轉一百萬給母親嗎?用傅玄屹的卡?

她要是不轉的話,那她的名聲?

可是轉了,又太便宜她了,正如了她的意!

那……還有什麼辦法呢?到底還有什麼辦法!

魏語嫻著急的想著,眼淚也越掉越多。

忽的,她的腦海裡跳出了一個麵容,一張冷峻的臉,冷漠的讓人害怕的臉!

是傅玄屹,是那個男人。

魏語嫻在這樣的關頭想起了他,隻有他,才能幫自己解決這件事!

就像是當初被丁娜娜欺負了一樣,她第一個想起的人,也是傅玄屹。

後來,傅玄屹給她辦理了休學,她也不用再看到丁娜娜等人醜惡的嘴臉。

可那時,是傅玄屹先提出要她休學的,她才能這麼順利的離開學校。

如今,她要是向傅玄屹求助,他會不會看在她肚中孩子的份上,幫幫她呢?

魏語嫻心中生出一股陌生的衝動來,想立刻把這件事告訴傅玄屹,讓他來幫自己,解決所有的事情!

畢竟住在一起這麼久,她肚子裡又有兩個他的孩子,即使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也會幫自己的吧?

魏語嫻已經顧不上這麼多了,她現在隻知道,這一百萬,她不能轉給母親,她必須要尋求幫助!

就算那個人是傅玄屹,就算傅玄屹最終不幫她,她也要試一下!

魏母見她不話了,又惡狠狠的威脅了一通:“趕緊的賠錢貨!你趕緊把錢給我轉過來,要不然你的名聲可就真的不保了!”

這話一出,更加堅定了魏語嫻要求助的心,她道:“我現在冇辦法拿出這麼多錢,你給我點時間。”

她拖延著時間,好等會向傅玄屹求助。

魏母也知道一百萬不好拿出來,心想她應該是要找老男人問錢,道:“行,我就給你一個下午的時間,今晚上七點鐘之前你不把錢轉給我,你就死定了!”

魏語嫻一句話也不想,把電話掛掉了,眼淚掉的更加凶狠!

腦海裡迴盪著母親的所有的話,就冇有一句是好聽的!

不是威脅她的,就是辱罵她的!

而這樣的日子,她過的不僅僅是今,一直過了十九年!

魏語嫻沉浸在悲傷之中,傷心的不能自已!

過了一會,她覺得自己不能再沉浸在這樣的狀態裡,得趕緊給傅玄屹打電話才行,便大口大口的深呼吸著,以此來平複心情。

眼淚終於不再湧出來,她也控製住了一些悲贍心情,至少不會傷心到連話都不出來。

她拿出手機,找到傅玄屹的電話號碼,手指懸在撥打鍵上,遲遲不肯按下去。

她還在做心理建設,向傅玄屹出這樣的事,她需要很大的勇氣!

她雖然跟傅玄屹住在一起好幾個月,也有過最親密的接觸,但是她跟傅玄屹,還是形同陌生人。

的話不多,見麵的時間加起來也算不上多,加上她對他的懼怕和敬畏,就更像是陌生人了。

但是此刻,她要是不給他打電話的話,就隻能轉錢給母親……

傅玄屹,是她唯一能想起,可以幫助她的人了。

猶豫了大概有一分鐘,魏語嫻咬著下唇,嚥了一下口水,鼓起勇氣按下了撥打鍵。

她心跳劇烈跳動起來,緊張的,內心惶惶不安。

-

這邊,傅玄屹坐在回家的車上,前麵的司機把車速開到最快,就為了能快點把人送回到傅府!

自芙姨打電話告訴他魏語嫻的情況不對勁後,他就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立即趕回家,如今,還有十分鐘到家。

在離開公司前,他還吩咐了特助,讓他查一查魏語嫻最近發生的事。

也是在這時候,他想起以前的一些細節,魏語嫻情緒失落的細節,才品出一些不對勁來。

之前,他一直以為她是孕期情緒不穩纔會出現大幅度的情緒波動,加之他認為她不會欺騙他,纔信了她的那些話。

如今看來,讓她心情低落的,另有原因!

傅玄屹坐在車上,臉色低沉的可怕,腕上的佛珠也被取了下來,放在手上一下一下的轉動著,壓抑著心中的戾氣!

一想到白兔向他隱瞞了事情,他的心情就變得暴戾起來!

調查她的事還需要時間,他不能在第一時間得知她到底瞞了他什麼事,隻讓他心情更差起來!

也是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趁著臉拿出來一看,正是他一直在想著的人打過來的。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