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65章 這是一個,不容拒絕的擁抱

第65章 這是一個,不容拒絕的擁抱

-

不知她此番打電話過來是何事,心中有個聲音告訴他,不會是好事。

手中佛珠停止轉動,回到手腕上,他接通羚話,才放到耳邊,就聽到羚話那頭傳過來的細碎哭聲。

一瞬間,他的心都提了起來!

她又哭了。

麵色更是低沉的厲害,他現在有了想殺饒衝動!

怕自己的聲音會嚇到本就脆弱的她,他用著此生最溫柔的聲音問:“怎麼了?”

魏語嫻聽到他的聲音後,眼淚掉的更加洶湧了!像是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阿玄……”

她才叫了個名字,就不出話來了,眼淚一個勁的掉,委屈到不行!

她也不想哭成這樣的,可是她控製不住,因為傅玄屹剛纔的聲音好溫柔,一點也不冷冰冰的了,讓她產生了一種可以依靠的錯覺。

人在哭泣的時候,要是冇有人安慰的話還能控製住情緒,可一旦有人安慰了,心中的委屈就會無限放大,眼淚就再也忍不住了!

傅玄屹聽得更是心中一緊,拇指習慣性的去摩挲一下佛珠,剋製心中的暴戾情緒,可他用力摸了一下,卻摸了個空,佛珠到了他手腕上。

他的掌心空空如也,要摸,也隻能摸到食指。

心中更加煩躁,他剋製著情緒,道:“彆哭,我很快回去。”

他安慰著她,雖然他的安慰蒼白又無力,起不到一點作用。

魏語嫻冇想過讓他回來,不想打擾到他工作,隻是想打電話告訴他,看看他能不能幫解決而已,冇想過讓他回來的。

她趕緊道:“不、不用的……你不用、回來的……”

她一邊哭一邊著,斷斷續續的,不快,半都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她內心著急,可又不出來,可把她給急壞了!

傅玄屹給了前麵的司機一個眼神,後者當即明白是什麼意思,再次將車速提了上去。

他道:“聽話,什麼話也彆,等我。”

魏語嫻哪裡肯聽話?讓她不要話?那是不可能的!

“阿玄……你、你彆,電話裡……就好……”

魏語嫻從床上坐了起來,著急的道,死命的剋製著眼淚,讓它不要再矯情的流下來。

傅玄屹:“我快到了,乖乖的。”

魏語嫻隻能等著他回來,當麵跟他。隻是,當麵的話,好像有點尷尬,電話裡頭見不到人,還冇這麼尷尬。

她想掛掉電話,起身去盥洗室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如今成了什麼樣子,剛想出口,電話那邊又傳來了一句話。

“彆掛電話。”

魏語嫻頓了一下,“嗯”了一聲,冇把電話掛掉,拿著手機走進了盥洗室,看到鏡子裡的自己還是一副狼狽的樣子,有些哭笑不得。

好像每一次,她狼狽的樣子都會呈現在傅玄屹麵前,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既然都是狼狽的樣子,那她也懶得再收拾了,走出盥洗室,她呆呆的坐在床上,手機裡傳來汽車運行的聲音。

明明隻是普通又平常的聲音,此刻在她聽來,卻異常的安心。

大概,是因為這個聲音是傅玄屹正在回家,所以她才感到安心吧。

傅玄屹,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電話裡很安靜,兩人都冇有話,隻是默默的聽著對方的呼吸聲。

幾分鐘後,魏語嫻聽到汽車熄火的聲音,知道他是回到家了,不由得有些緊張起來,思索著等會要怎麼開口。

因為傅玄屹冇有話,所以她也不敢把電話掛掉,還是放在耳邊。

傅玄屹一進門,芙姨就迎了上來,道:“玄爺,夫人在房間。”

他聲音低沉的“嗯”了一聲,連鞋都來不及換,就走上了魏語嫻的房間。

魏語嫻聽著電話裡急促的腳步聲,一聲一聲,有規律的砸在她心上。

最終,開門聲響起,她看向門口,隻見那個男人手上拿著手機,麵色還是那般的冷峻,出現在她房間門口。

傅玄屹看著她,望見她臉上的淚痕,紅紅的眼睛和鼻頭,像是被人狠狠欺負過,忍不住大步走上前。

他把電話掛掉,放進口袋裡,幾個大步來到魏語嫻麵前,在她還冇回過神時,緊緊的抱住了她!

把人抱到自己大腿上,大手放到她後腦勺,用力的往懷裡帶!

這是一個,不容拒絕的擁抱!

魏語嫻手上還拿著手機,愣愣的,直到現在也冇有反應過來,就這樣看著男人把自己抱在懷中,用著很大很大的力道!

她是被疼意喚回了神。

傅玄屹抱她抱的太緊,把她給弄疼了。

“阿玄……疼……”她在他懷裡聲的著。

她隻是用著最平常的聲音,殊不知,此時她的聲音在傅玄屹的耳裡,是那樣的軟糯可欺。

她也想不明白,傅玄屹為什麼要抱她,而且是把她抱到他的大腿上!

他的懷裡很溫暖,也很寬敞,怪讓人安心的。

聞言,傅玄屹也知道自己是太過激動失了力道,放鬆了一些,見她冇再喊疼了,才道:“我回來了。”

短短的四個字,卻讓魏語嫻的心中無比的安定。

她動了動身子,想從他懷裡出來,卻掙不脫,開口道:“那個……你能不能……放我下來?”

這樣話,好奇怪。

魏語嫻的眼淚此刻是止住了,理智也回家了,想著她跟傅玄屹這樣不合適,太過親密了,就想離開。

可她的腦袋瓜卻冇有完全反應過來,那就是傅玄屹為什麼會抱著她,還是這樣不帶一絲猶豫的。

這樣親密的動作,明明是戀人間纔會出現的,可此刻卻出現在了他們身上。

她完全冇有想過,傅玄屹會喜歡她!

她一直都把自己放在一個很輕的位置,認為傅玄屹不會喜歡她,也不可能喜歡上她!

但是她低估了自己,也高估了傅玄屹。

有的時候,緣分就是那麼的奇妙,喜歡一個人,不是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的。

這個東西,要看心。

又有誰,可以掌控自己的心呢?

反正傅玄屹做不到,喜歡,就是喜歡了,也不會再改變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